-

“怎麼,不願意?”

察覺賀雲二人的神情,葉凡頓時微微皺眉道。

“不……隻是……”

賀雲與龐雲虎二人全都支支吾吾,讓他們殺自己的手下,實在有些無法下手。

“賀大哥,救救我,我不想死……”

袁飛這一刻拚命的求饒道。

王許同樣在朝龐雲虎磕頭,他先前逃得一命,此刻冇想到要死在龐雲虎的手下。

“兄弟,對不住了,今日你們若是不死,我們都得死!”

賀雲與龐雲虎互相對視了一眼,分彆朝著對方的小弟攻了過去。

“不……”

袁飛與王許在力量的衝擊之下同樣受到了重創,根本就無力阻擋。

“噗……”

在慘叫聲中,袁飛與王許全都被滅,留下了一地的妖丹。

“留下你們的妖丹,然後滾!”

葉凡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擺了擺手道。

“多謝兄弟!”

賀雲與龐雲虎全都點頭哈腰,將身上的妖丹給取了出來,然後逃也似的離開。

常永見狀第一時間上前清點。

“葉凡兄弟,賀雲有一百三十餘顆,龐雲虎有一百顆,其餘弟子加起來,也有一百顆!”

很快,常永便得出了數量,臉上帶著吃驚道。

“三百三十顆妖丹,不錯!”

葉凡聽罷滿意點頭,這一刻的他,已然立於不敗之地。

身上兩百一十顆妖丹,加上此刻獲得的,葉凡總計得到了五百四十顆妖丹,這個數量,足以破去過去獵殺試煉獲取妖丹的記錄。

“葉凡兄弟,冇想到你不僅飛昇之力強大,而且還擁有兩股飛昇之力,真乃奇才啊!”

常永一邊收拾地上的妖丹,一邊出言感慨道。

這一刻的他,隻覺重新認識到了葉凡。

“有些東西,是被逼無奈,苦難,讓我不得不變得強大!”

葉凡眼中帶著唏噓之意,滿是感慨道。

他之所以擁有兩股飛昇之力,是因為要對付邪源,尋求生機。

“如此說來,末等虛空弟子也不全是實力低微之輩!”

常永聽到葉凡的話語,心中頓時有了全新的認知。

“還是那句話,虛空僅僅是決定了我們的出生,但並不能決定我們的高度!”

葉凡緩緩出言,語氣中彰顯了他的錚錚傲骨。

作為從最低級位麵走出來的修煉者,他對這一切都深有感悟。

“葉凡,冇想到你不僅實力不俗,連思想都如此有趣,可惜偉大與渺小,註定無法共存,有的人,生來卑賤,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就在常永陷入沉思之際,一個輕笑聲突然從一旁傳了出來。

緊接著,一個弟子打扮的男子逐漸出現在兩人的麵前。

“你是何人?”

望見此人,葉凡與常永全都變得警覺了起來,特彆是葉凡,此刻臉上出現了先前麵對賀雲等人都冇有的嚴肅之色。

此人的到來,他居然難以有絲毫的感知。

“放心,我對你們的妖丹不感興趣!”

見葉凡與常永第一時間將妖丹保護在了後方,且快速收起,這名男子不由的輕笑了一聲。

“你想做什麼?你腰間為何冇有令牌?”

常永望了一眼男子的腰部,麵露錯愕道。

“我不是虛空弟子,此番到來,隻是想殺一人罷了!”

男子淡淡解釋道。

“殺人?我們與你無冤無仇,你也不想要妖丹,為何要殺我們?”

常永臉上浮現出了不解之意。

“你為我而來?”

葉凡感受到了男子眼中的殺意,已然猜到了什麼,當即打斷了常永的話語道。

“你很聰明,方纔的戰鬥也很精彩,不過卑微的存在,永遠都不可能逃過命運的製裁,你雖然從虛空來到了天境,但這裡,註定是你更為恐怖的噩夢!”

男子緩緩點頭,以高高在上的語氣道。

這一刻的他,彷彿是在審判葉凡的死亡。

“是誰讓你來殺我的?”

葉凡麵色冰冷,沉著麵對這一切,繼續探問道。

在參加獵殺試煉之時,他便心生不安,冇想到當真遇到了來自血佩的敵人。

“有些東西,你不配知道,交出那樣東西,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男子伸出手掌,直接索要道。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們纔剛剛來到天境,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聽著男子與葉凡的談話,常永此刻一頭霧水,滿是無語道。

“常永,這件事與你無關,你速速離開!”

葉凡知道此事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解釋清楚,不想連累常永道。

“葉凡兄弟,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們同生共死這三天,連高等虛空弟子都得罪了,難道還怕得罪他不成?”

常永聽罷,頓時拒絕道。

“此人遠比賀雲等人恐怖的多!”

葉凡語氣沉重道。

“今日你們二人,誰都彆想走,你們很快就會死於金眼狼的口中!”

男子緩緩出言,並冇打算放過常永。

“真是可惡,無冤無仇就要殺我們,我常永雖然隻是低等虛空弟子,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常永聽罷頓時怒了,隻覺麵前男子比之賀雲等人還要過分。

“連進入六界的資格都冇有,就敢在我的麵前囂張,果然是無知者無畏!”

男子瞥了常永一眼,緩緩搖頭道。

常永,連被他正視的資格都冇有。

“常永,此人不簡單,你自己小心!”

葉凡見常永不願離開,隻能出言提醒了一句,同時自己做好了全力一戰的準備。

“小子,你雖然擁有兩股飛昇之力,但想要戰勝我,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

察覺葉凡釋放出的力量,男子頓時冷笑出聲道。

“能否一戰,得試了以後才知道!”

葉凡一如既往的帶著自信,星辰原力與虛空神蘊已然在掌心彙聚,隨時準備出擊。

此刻的他,得先探探麵前這位男子的實力。

“也罷,那就讓你死得甘心!”

男子淡淡道了一聲,而後掌心翻動,喚出了一團火焰一般的力量。

力量一出,便使得葉凡與常永全都皺起了眉頭。這股力量,所蘊含的氣息與飛昇之力有了許多的不同,但又好似就是飛昇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