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二人說話間,元興已經看向一旁的賀雲,催促道:

“還愣著做什麼,快把那幾個人帶過來!”

“是,大人!”

賀雲點了點頭,當即離開了城主府。

很快,賀雲的身影再次出現,並且帶來了五名弟子。

“大人,他們全都姓葉,您請甄選!”

元興見到這五名弟子出現後,當即出言道。

老者聽罷微微皺眉,目光一一掃過這五名弟子。

“還不見過這位前輩!”

趙毅這一刻叱聲教育道。

“見……見過前輩!”

五名弟子還未明白狀態,隻覺老者的目光淩厲非凡,彷彿能勘破他們的前世今生。

“就隻有他們五位嗎?”

老者目光收了回來,出言質問道。

“回稟大人,隻有這五人符合您的條件,難道這有什麼不對嗎?”

元興見老者不太滿意,趕忙探問道。

“趙毅,你覺得他們哪個像本座要找的葉氏才俊?”

老者冇有搭理元興,而是看向一旁的城主趙毅道。

“這……這鄙人眼拙,不過他們都是高等虛空弟子,修為皆是不錯!”

趙毅很是緊張,趕忙解釋道。

“高等虛空弟子?本座有提出這個要求嗎?”

老者聽罷有些詫異,出言質問道。

“這……常理上您要找的人,肯定是高等虛空弟子啊!”

趙毅變得更加緊張了,隻能硬著頭皮道。

“前輩是要甄選天才嗎?我們一定不會讓前輩失望的!”

此刻五名弟子隻覺明白了狀況,當即出言道。

“就憑你們,也配稱之為天才?”

老者聽罷,頓時嗤了一聲,臉上滿是失望之色。

“也罷,既然來了,也許那個人真在你們之中,那便試上一試吧!”

就在趙毅與元興二人萬分尷尬之際,老者突然改口,眼中帶著一絲期盼。

“前輩是想給我們考驗嗎?”

五名弟子聽罷全都眼前一亮道。

“本座想看看諸位的拳法?”

老者點了點頭,同時淡淡出言道。

“拳法?”

此言一出,五名弟子皆是一愣,對於老者的要求有些不解。

按照常理,老者應該測試他們的飛昇之力纔對。

他們身上雖然有所武技,但與飛昇之力比起來都顯得有些無力。

“你們全都不會?”

老者麵色微沉道。

“怎麼會呢?大人誤會了,這些人皆從高等虛空而來,拳法也是很擅長的!”

趙毅此刻趕忙打了個圓場,生怕老者不滿意。

“你們,還不快展現一下你們的拳術!”

趙毅緊接著瞪了五名弟子一眼,催促道。

“是!”

五名弟子臉上浮現出錯愕的神情,但還是點了點頭。

“前輩,這是我在21823號虛空習得的踏浪蝴蝶拳,請您過目!”

一名弟子踏前一步,雙拳緊握,開始起勢道。

“可以了!”

然而未待他舉拳,便已然被老者打斷道。

“前輩,那不如看看我的!”

又一名弟子行了出來,臉上帶著一絲驕傲之意道:

“這是我祖傳的拳法,威力不亞於我的飛昇之力!”

“是嗎?”

老者聽罷眼中浮現出了一絲微光。

“排山雲霄拳!”

弟子輕喝了一聲,這一刻打出了一套拳法,姿勢卻有些古怪。

“夠了!”

聽到這名字,老者便再次打斷了這弟子的動作。

“是晚輩的拳法不符合前輩的要求嗎?”

那弟子此刻還略帶不服道。

畢竟此刻的他還未真正展露出祖傳拳法的威力。

“本座不想浪費時間,現在由本座來施展一套拳法,你們誰能識得,便是本座要找的人!”

老者乾脆出言道。

“還請前輩賜教!”

五名弟子當即點頭道。

無形中,他們之間已經形成了某種競爭。

今日誰能被老者選擇,未來必然是飛黃騰達。

一旁的賀雲望著這五名弟子嫉妒不已,巴不得此刻也改個姓氏。

“大人要親自出手,你們都給我看仔細了!”

趙毅聽到此言後,當即叮囑五名弟子道。

“拳,乃人之天地,可得威猛之蘊,故,人之拳,亦可破現實天地!”

老者口中緩緩出言,同時右手成拳,直接朝前砸了出去。

“轟!”

一股磅礴的拳威從老者的右拳上爆湧而出,重擊在了城主府的上空。

城主府的天穹,一時間彷彿變暗了下來,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縫。

老者一拳,直接將天穹崩碎。

緩了許久,天穹才緩緩恢複,光明重現。

“好強!”

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的臉上全都浮現出了驚歎之色。

至於葉凡,則是完全驚住,暗自呢喃著:

“這一拳,居然能有如此威力!”

“說說看,這是什麼拳法!”

老者很快收起了自己的力量,淡淡出言道。

“前輩之拳實在是強大,讓我等歎爲觀止啊!”

一名弟子下意識的出言道。

“本座無需你們的誇讚!”

老者麵色威嚴,直接打斷道。

“這……這應該是天地神威拳,不,應該叫蒼穹破碎拳!”

一名弟子帶著唏噓之意,當即出言道。

“你是在猜謎語嗎?”

老者聽罷,目光頓時一冷道。

“不……不是,晚輩隻是感慨!”

那弟子頓時變得慌張起來。

“本座不要你們的猜測與點評,隻問你們,這是什麼拳法,回答不出來,就給本座閉嘴!”

老者叱喝了一聲,威嚴的目光一一掃過五名弟子。

聽到此言,五名弟子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搖了搖頭,不敢再開口。

“你……你們冇人知道這是什麼拳法?”

元興與趙毅看到這一幕頓時傻眼了。

“趙毅,你如此無能,看來這城主之位,需要調動一下了!”

老者見五名弟子沉默,當即將怒火對準了趙毅。

趙毅萬分緊張,這一刻直接跪倒在地,剛想解釋,卻被一個聲音打斷道:

“好一招拳破天地,晚輩佩服!”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的目光紛紛望向了尚被銀甲護衛壓著的葉凡與常永。

“葉凡兄弟,你可千萬不要胡說八道啊,這……這前輩已經動怒了!”

常永在一旁瘋狂的拉扯葉凡的衣服,帶著恐懼道。

方纔的話語,正是葉凡所說。

“混蛋,你想害死本城主嗎?給我閉嘴!”

趙毅在後一刻反應了過來,直接叱罵道。

此刻老者本就在氣頭上,葉凡的話語,在趙毅看來完全就是在搞破壞。一旦真的惹怒麵前的老者,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