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曉生,看來我要讓家族失望了,應該讓你去的!”

歐陽一飛罕有的冇有反駁葉凡的話語,而是走到前方道。

“算了算了,強扭的瓜不甜,咱們還是看看公孫家族有冇有漂亮的妹子吧!”

歐陽曉生搖了搖頭,這一刻也不再做夢。

幾個時辰後,一行人終於回到了歐陽家族。

當看到葉凡的模樣時,歐陽若蘭與小於都異常的吃驚。

“你怎麼搞成這樣!”

歐陽若蘭出言驚呼道。

葉凡將雀靈脩煉閣的事情簡單解釋了一遍,引起了歐陽若蘭與小於的憤怒。

“這群人真是太不要臉,不過也算是自作自受!”

歐陽若蘭恨恨出言道。

“我找了個偏僻的地方修煉了七天,同樣有所收穫,現在已經進入造化境八重巔峰了!”

葉凡緩緩出言,同時特意呈現出自己的修為氣息。

主動交代,比之讓歐陽若蘭查探更有說服力。

“提升了將近兩重,很不錯!”

歐陽若蘭聽罷點了點頭,滿意道。

“明日就要前往宣陽山脈了,你們有做什麼準備嗎?還有,需要我做什麼!”

葉凡出言詢問道。

“我們依舊會堅守原先的那片玄礦之地,不過此番可能會困難一些,現在我還不確定百裡尋歡會不會與尉遲宇聯手,一旦聯手,抵擋就會很艱難!”

歐陽若蘭道出了心中的擔憂。

“他們聯手,我們也可以聯手啊!”

葉凡當即出言道。

“你是說公孫策嗎?此人很慫,不一定真會為了我們與兩大家族撕破臉皮,畢竟我不是他的什麼人!”

歐陽若蘭搖了搖頭,略顯尷尬道。

“這次公孫歐將我擠兌出去,公孫家族其實已經背叛了我們,你將此事告訴公孫玉林,看看公孫家族什麼態度,若是要認錯,幫助我們便是最好的機會!”

葉凡趁勢出言道。

“小姐,這倒是可以一試,隻要公孫玉林發話,公孫策必然會照做的!”

小於眼前一亮,當即出言道。

“恩,那就試試吧,有公孫策幫助,多少會好一點!”

歐陽若蘭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其他冇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先去休息了,為明天的戰鬥做準備!”

葉凡逐漸告辭,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

“等一下,這是父親賞賜給你的武技,柳葉飛箭,雖然隻是二級下品的武技,但用來對付同等級的人,應該不成問題!”

歐陽若蘭攔住了葉凡,取出了一本古籍。

“多謝!”

葉凡象征性的翻了翻,而後收了進去。

“有什麼不懂的,就來問我!”

歐陽若蘭補充了一句,而後離開了庭院。

“葉凡,小姐對你越來越好了,你可得努力修煉,武技連我都冇有!”

小於眼中帶著羨慕之意道。

葉凡聽罷輕笑了一聲,逐漸行入了自己的房間。

盤膝坐在床榻上,葉凡取出了柳葉飛箭,仔細翻閱了一番。

與五方飛龍印相比,這柳葉飛箭顯得相當簡單,根本冇有什麼深奧的內容。

葉凡隨便翻閱了一番,就將內部的關鍵儘數掌握,想要施展必然也是不難。

之所以學,是為了到時候好交差。

“宣陽山脈,必然會有人殺我,不過現在,我倒想看看誰能殺得了我!”

床榻上,葉凡的身周盪漾著天啟境五重的氣息,自信非凡。

天啟境五重,輔以傲世之力,二重的五方飛龍印,縱然是安路,他也有信心一戰。

“尉遲家族,等這件事結束,也該對你們下手了!”

葉凡暗自呢喃,這一刻已經將尉遲家族恨到了極點。

這是一個危險的家族,時時刻刻都想著殺葉凡。

第二天一早,歐陽家族的年輕人全都彙聚在大殿門前。

歐陽霸天等一眾長輩也來到了大殿,正給眾多晚輩激勵。

玄礦區域的搶奪,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一旦冇守住好的玄礦區域,這一年所得的資源差距將巨大。

“諸位,你們都是家族的未來與最優秀的人才,我們歐陽家族一直以來守的都是四號礦山,但願你們這次也能成功!”

歐陽霸天振聲出言道。

“父親放心,我一定帶他們完成任務!”

歐陽若蘭帶頭回答道。

“若蘭,辛苦你了,家族危難,玄礦絕不能出現問題!”

歐陽霸天上前拍了拍歐陽若蘭的肩膀,眼中又心疼,又無奈。

歐陽家族,一直都靠著歐陽若蘭一個女子來衝鋒陷陣,著實心酸。

“出發!”

歐陽若蘭點了點頭後,當即朗聲道。

“刷……”

聽到命令後,眾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歐陽家族,朝著宣陽城的東部行去。

宣陽山脈屹立於宣陽城的東方,乃是宣陽城一切資源的根基。

而宣陽山脈的掌控權,一直都在城主府與十大家族的手中,如若人人可前往那裡,宣陽城必將混亂。

“若蘭姐,這次我前往了最好的位置修煉,不僅修為提升了兩重,還和皇甫思拉近了關係呢!”

路途中,歐陽一飛像個孩子,正和歐陽若蘭炫耀。

“是嗎?那曉生豈不是被你追過了?”

歐陽若蘭有些喜悅,罕有的露出了輕鬆的笑容道。

“哼,追是追過,但能否戰勝我就不知道了!”

歐陽曉生嗤了一聲。

“這次結束,我要和你比劃比劃!”

“誰怕誰……”

歐陽一飛二人有來有往,倒也是不亦樂乎。

而另一邊,葉凡卻毫無聲響,彷彿在思考什麼。

“葉凡,你有心事?”

歐陽若蘭很少見到葉凡這樣,出言詢問道。

葉凡聽罷看了歐陽若蘭一眼,冇有回答。

“他能有什麼心事,在害怕唄,到時候若蘭姐你保護好他就行了!”

歐陽一飛的聲音傳了出來。

“放心,雖然尉遲宇很想殺你,但是我們這麼多人在,肯定護你周全!”

歐陽若蘭出言保證道。

葉凡聽罷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在苦笑。

此刻他考慮的,與歐陽一飛猜測的恰恰相反。

葉凡在思考如何保護歐陽家族之人,同時保住四號礦山。歐陽家族大廈將傾,葉凡必須讓其重新傲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