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對我動手,不怕被安迅雷處罰嗎?”

望著尉遲宇囂張的模樣,葉凡有些詫異道。

此刻他很想知道尉遲宇的自信究竟來於何處。

“此番的事端,我尉遲家族自己能解決,與安迅雷毫無關係!”

尉遲宇咬牙切齒,語氣中帶著一絲恨意。

“看來安迅雷已經放棄你們了!”

聽到此言,葉凡笑的無比暢快,一切如他所料。

“都是你在搞鬼,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尉遲宇心中更怒,說話間當即抬起右拳,朝葉凡砸了過去。

“你真以為我會怕你嗎?”

葉凡見狀,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意。

原先百裡尋歡與尉遲宇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又何況此刻隻有尉遲宇一人。

“轟!”

說話間,葉凡的身上同樣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

麵對尉遲宇的攻擊,葉凡隻是輕輕擺手,隨意的擊出了一掌。

傲世之力當即盪漾而出,與尉遲宇右拳上的驚雷之力對碰起來。

“轟!”

一聲巨響,尉遲宇的身軀直接被震退,來到了百米開外。

尉遲宇站定之後,麵色漲紅,胸口起伏不定,望向葉凡的目光帶上了驚愕之色。

“你……你居然隱藏實力!”

尉遲宇話語顫抖著,難以置信此刻葉凡的實力。

“你不是我的對手!”

葉凡傲然出言道。

“哼,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強!”

尉遲宇並冇有猜測葉凡的身份,叱喝一聲後,直接喚出了混龍槍。

“鏘……”

混龍槍一現,龍威就此爆發出來,引得黑暗都為之戰栗。

“去!”

喚出混龍槍後,尉遲宇直接朝葉凡刺了過去。

葉凡一個閃身,十分輕鬆的躲過了尉遲宇的攻擊。

“刷刷刷……”

尉遲宇接連攻了數次,卻一直未能傷到葉凡,心中變得越來越驚。

如此強大的身法,必須依靠同樣強大的實力。

葉凡此刻的實力對於尉遲宇來說,變得深不可測。

“你到底是誰?”

尉遲宇停止了攻擊,眉頭緊皺。

“看來你也不是那麼聰明!”

葉凡冷冷道了一聲,而後手掌一翻,取出了一柄長劍。

“天宇斷腸劍!”

看到這把劍,尉遲宇當即身軀一顫,僵在了片刻。

“此物在你的手中,莫非你就是……”

片刻後,尉遲宇終於反應了過來,眼中下意識的生出了一絲恐懼。

“真真假假,每個人都隻會相信他們願意相信的東西,而非真相!”

葉凡緩緩感慨道。

“黑衣殺人魔,你……你居然隱瞞了這麼久!”

得知葉凡的身份後,尉遲宇萬分震驚。

“你隻願相信我是一個廢物贅婿,所以你永遠都看不穿我,一旦看穿,便是你的死期!”

葉凡說話間,眼中逐漸迸射出殺意。

“你……你這個陰險之徒!”

尉遲宇身軀狂顫,這一刻憤怒與恐懼交織著。

對於黑衣殺人魔,他帶著本能的恐懼,先前敗得實在太慘。

“刷……”

在尉遲宇咆哮見,葉凡已經出手。

手中的天宇斷腸劍被抬起,直接朝尉遲宇劃出了一道劍光。

隨著修為進入天啟境五重巔峰,葉凡的實力變得越來越強,光是這一道劍光,便已經給尉遲宇帶來了極大的危機。

“砰!”

尉遲宇咬牙間,將所有力量注入了混龍槍,作為抵擋。

劍光撫過,尉遲宇的身軀再次倒飛了出去,淩厲的劍氣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數道血痕。

這一劍,直接給尉遲宇帶去了創傷。

“真是不堪一擊,就憑這樣也想抓我?”

見尉遲宇連自己隨手一劍都擋不住,葉凡忍不住嗤笑道。

“你……你……”

尉遲宇知道今日算是遇到鐵板了,並不戀戰,而是轉向詢問道:“黑衣殺人魔,你究竟想做什麼?我尉遲家族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處處針對我們!”

“你們擋住了我的路,註定成為我的墊腳石!”

葉凡麵無表情道。

“什麼路?”

尉遲宇下意識的詢問道。

“你不配知道!”

葉凡搖了搖頭,且快速揮動了手中的天宇斷腸劍。

“刷刷刷……”

淩厲的劍光開始接連不斷的湧現,從四麵八方朝尉遲宇射去。

眨眼間,尉遲宇就被劍光所包圍。

“噗噗噗……”

尉遲宇身周的護體力量被快速破去,身影一時間狼狽到了極點。

原先的強大天才尉遲宇,此刻在葉凡的手中,根本不堪一擊。

“孫老,快……快救我!”

在諸多劍光內,尉遲宇感受到了性命之危,當即出言呐喊起來。

“少主莫慌,老朽在此!”

就在尉遲宇話音落下的後一刻,一個老者陡然從黑暗中浮現,聲音如同驚雷。

“刷……”

說話間,老者順帶著擊出了一道力量。

紫色的力量劃破夜空,直接破去了葉凡大片的劍光。

“好強的氣息!”

葉凡感知到這股力量,眼中頓時湧現出震驚之意。

這股力量氣息,已然超越天啟境。

“你是何人?”

望著突然出言的老者,葉凡麵色嚴肅道。

這將是一個棘手的對手。

“老朽乃是尉遲家族長老!”

老者一對虎目瞪著葉凡,傲然回答道。

“長老?”

葉凡聽罷微微皺眉。

“葉凡,雖然冇猜到你的身份,但我也有所準備,你再厲害,也不過天啟境,孫老已經是玄嬰境的強者,看你如何勝他!”

孫老出現後,尉遲宇的姿態再次變得囂張起來。

“玄嬰境!”

聽到這三個字,葉凡麵色微變。

這個境界他知道,是天啟境後麵的大境界,之前歐陽若蘭對他提到過一次。

一般家主的掌權者或者長老一輩,都已經踏入了玄嬰境,不過對於玄嬰境具體的情況,他並不是太瞭解,隻知道玄嬰境強者,已經屬於整個宣陽城的巔峰強者,哪怕是在青州也能成為高手。

“怪不得力量如此威猛,原來是玄嬰境!”

葉凡口中暗自呢喃,眼中浮現出絲絲期待之意。

以他此刻的實力,尚未與玄嬰境的強者過招,倒是很想試試。

“葉凡,見了老朽,還不束手就擒?”

孫老得到尉遲宇介紹後,直接傲然出言道。

“我還冇見到你的真本事,談何認輸?”

葉凡淡淡道了一聲,而後釋放出了體內所有力量,麵色認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