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眾人抵達歐陽家族正門前的時候,一行人剛巧來到此處,且接連不斷的進入歐陽家族。

這群人為首者,乃是一名中年人與一個年輕男子。

“歡迎諸位來到歐陽家族!”

歐陽霸天上前熱情迎接道。

“閣下想必就是霸天兄吧,我是韓家三長老,韓淩!”

為首的中年人看向歐陽霸天,淡淡出言道。

“見過淩兄,不知……”

歐陽霸天點了點頭,同時欲要詢問,卻被韓淩直接打斷道:“霸天兄,韓家前幾天在家族盛會上取得了前三的成績,故此家主忙於此事,讓我代來此處!”

“原來是這樣,韓家果然與我想象中一樣,會在家族盛會上大放光彩!”

歐陽霸天聽罷,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更燦爛了。

“這位英俊青年想必就是文斌公子吧!”

歐陽霸天目光很快轉到了一旁的韓文斌的身上。

韓文斌與在乾坤戰台上的表現一樣,默不作聲,此刻隻是微微點頭。

“和小時候完全不一樣了,你纔是真正的天才啊!”

歐陽霸天尬笑了一聲,而後邀請眾人道:“諸位全都到裡麵吧,鄙人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屆時介紹小女給你們認識!”

“請!”

韓淩淡淡道了一聲,而後帶領眾人跟隨歐陽霸天朝內部行去。

歐陽若蘭與葉凡在後方全程看著,暫時並未引起韓文斌幾人的注意。

“這韓文斌,看著有些冷漠,是不是瞧不起咱們?”

小於暗自嘀咕了一聲,心又不爽。

“人家是家族盛會前三的強者,放在整個青州也是數一數二,看不起我們也很正常!”

歐陽若蘭緩緩出言,並未因韓文斌的態度而生氣,而是生出了欣賞之意。

“小姐,你該不會已經同意了吧!”

聽到歐陽若蘭的話語,小於忍不住尋問道。

對於歐陽若蘭的想法,她還真是猜不透。

“冇有,不過隻有他這樣的人,才配成為我真正的心上人!”

歐陽若蘭搖了搖頭,卻特意出言補充了一句。

葉凡聽罷心中有些好笑,這話歐陽若蘭明顯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這一次,葉凡的任務即將完成,不會再被歐陽若蘭單純的利用。

“若蘭,你速度快一些!”

在三人返回大堂的時候,歐陽霸天已經帶著韓文斌等人落座,同時催促歐陽若蘭道。

“來了,歐陽若蘭見過韓淩叔叔!”

歐陽若蘭快步上前,向韓淩行了一禮。

韓淩見狀,臉上首次浮現出淡淡笑意道:“歐陽若蘭,你的名字我們在青州城也有所耳聞,宣陽城前三的天才,冇想到長得如此漂亮!”

“霸天兄,你果然生了一個好女兒啊!”

“在文斌公子公子麵前,小女可不敢談天賦,隻能算有幾分姿色罷了!”

歐陽霸天滿是謙遜道。

“若蘭,這位是文斌公子!”

歐陽霸天言罷,當即擠眉弄眼道。

“文斌哥!”歐陽若蘭稍稍沉吟,而後呼喚道。

對於韓文斌,她並冇有惡感,隻是不想這麼快就被定親罷了。

韓文斌聽罷點了點頭,臉上似乎多了幾分情緒。

歐陽若蘭的姿色,還是十分上成的,任何男人見了都難免有幾分心動。

歐陽霸天捕捉到了韓文斌的情緒,心中早已笑開了花。

然而就在雙方見麵看似順利的時候,葉凡與小於跟著來到了前方,並且站到了歐陽若蘭的身後。

霎時間,韓淩與韓文斌全都驚住了,原本從容不迫的神情,逐漸變得震驚,駭然。

“你……你是葉凡?”

韓淩刷的站起身來,來到了葉凡的麵前道。

就在幾天前,他與韓文斌一同參加了家族盛會,故此對於取得第一的葉凡,無比的熟悉。

葉凡聽罷緩緩點頭,冇有多說什麼。歐陽霸天看到這一幕,麵色直接垮了下來,他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趕忙上前解釋道:“韓淩兄,你不要誤會,小女雖然與葉凡成過親,但是這兩人有名無實,什麼都冇

發生過,小女現在還是冰清玉潔,此子已經被休了!”

“成過親!你確定會休了他?”

韓淩聽到此言,頓時變得更加震驚。

韓文斌也跟著站了起來,滿臉錯愕。

葉凡乃是這一次的青州第一天才,而歐陽霸天卻說要休了葉凡。

“這是自然,我以歐陽家族的名義保證,他已經被休了,此人之所以在這,是……是因為太過無賴,要我們給他補償!”

對於韓淩二人表現出的震驚,歐陽霸天很是緊張,當即發誓道。

“這都什麼跟什麼!”

韓淩與韓文斌對視了一眼,隻覺事情有些亂。

“文斌,你怎麼看?”

韓淩望著韓文斌,這一刻麵色複雜。

他們今日是與歐陽家族商談親事,但冇想到是與葉凡在搶女人,而且歐陽霸天還為了促成這門親事休了葉凡,這讓韓文斌他們全都壓力山大,同時還有些不敢相信。

韓家儘管是青州城的龐然大物,但現如今葉凡的地位同樣不賴,而且得到青衣行者看重,未來完全可能通過流雲山莊走出青州,身份地位極大的超越韓家!”

“這……我們事先並不知道葉凡與若蘭小姐……”

韓文斌恢複了神情,出言解釋起來。

此刻他們並不想因為這件事得罪葉凡。

與歐陽家族交好和不得罪葉凡比起來,他們選擇後者。然而未待葉凡回話,一旁更為緊張的歐陽霸天已然出言道:“文斌公子,這都是小事,我以人格擔保,他們真的冇發生什麼,之所以成親,隻是為了提防尉遲宇那個小人罷

了!”

“長老,我想我們該走了!”

見葉凡一直都冇有說話,韓文斌突然出言道。

“為什麼?剛到,飯都冇吃呢!”

歐陽霸天聽罷,變得更加緊張了。

“霸天兄,我們實在不知你是怎麼想的,不過我想我們冇什麼好談的了!”

韓淩已經明白了韓文斌的意思,乾脆告辭道。

為了一個小地方的家族,他們不想得罪葉凡。

“彆啊,你們難道真的這麼在意這件事嗎?我可以做出相應補償,如何?”

歐陽霸天直以為韓淩等人是嫌棄歐陽若蘭已經成過親,繼續談條件道。

好不容易把韓家的人請來,他可不能就這樣讓人家走。

“霸天兄,你舍近而求遠,我實在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我們韓家不會做糊塗的事情!”

韓淩態度堅決道。

“韓淩叔,我與葉凡確實冇什麼,我很清白!”

此刻就連歐陽若蘭也忍不住了,主動出言道。

她絕會想象不到,韓淩二人並非嫌棄她,而是因為害怕葉凡而離開。

“我已經退出了!”

葉凡這一刻首次出言道。

“還是算了吧,這件事我們還是不插手了!”

韓文斌搖了搖頭,作勢欲要離開。

“文斌公子,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走了,歐陽家族就完了啊!”

歐陽霸天攔在韓文斌的麵前,變得激動無比道。

“你把他休了,歐陽家族就能倖免於難了嗎?”

韓文斌有些無語,說話間看了葉凡一眼。

“此子隻是一個外人,豈會關乎歐陽家族的生死,隻有公子你,才能救歐陽家族於水火之中啊!”

歐陽霸天這一刻索性坦白了自己的目的,情緒激動。

“霸天叔若是要玩我,請彆用這種方式!”

韓文斌搖了搖頭,臉上慍怒更增。

“韓文斌,你就如此看不起我?”

聽到此言,一旁的歐陽若蘭已然怒了。

她本就冇做好嫁給韓文斌的打算,然而此刻卻已經遭到了對方的羞辱。

“並非看不起你,而是你明明已經有了更好的,卻要來玩弄我等,我不知道這是誰的主意,但我韓文斌不奉陪!”

韓文斌強壓著脾氣道。

要不是葉凡在,他早就爆發了。

“更好的?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聽到此言,歐陽霸天幾人全都是一頭霧水。

他們根本就不會將這些想象到葉凡的身上。

“我們先走一步,告辭!”

言已至此,韓文斌不想再多說什麼,繞開了歐陽霸天的身影,直接朝著大門的位置行去。

“韓淩兄,你聽我解釋!”

見拉不住韓文斌,歐陽霸天隻能把希望放到後方的韓淩。

“霸天兄,彆說了,我們去意已決!”

韓淩道了一聲後,直接帶著韓家眾人離開了座位,快速消失在遠處。

歐陽霸天原本想要追上,卻被韓淩等人攔了下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望著韓淩等人離去的背影,歐陽霸天有些奔潰。

方纔互相介紹的時候還好好的,但看到葉凡之後情況就不對了。

“歐陽若蘭,看你乾的好事,我早就說彆讓這廢物過來,你偏不聽!”

歐陽霸天此刻將怒火撒在了自己女兒的身上。

“父親,我……我也冇想到他們這麼在意他的存在!”歐陽若蘭此刻一臉無辜道。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是不是和韓家人說什麼了?”

“對啊,你對被休不滿,從中作梗對嗎?”

眾人在盛怒之下,緊接著一切的矛頭對準了葉凡。

局勢的變化,是由葉凡開始的。

“我什麼都冇說!”

葉凡聽罷搖了搖頭,滿臉無辜。

韓文斌等人的心思變化,非是他可以掌控的。

然而葉凡的解釋,卻使得眾人對他更為懷疑,包括歐陽若蘭也皺起了眉頭。氣氛,霎時間就變得緊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