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兄莫非知道這是什麼?”

弟子看到葉凡模樣激動,下意識的詢問道。

“如果我猜得不錯,應該是魂丹吧!”

葉凡當即笑著道。

弟子聽到此言,愣了一下,而後搖頭道:“此物並非魂丹,而是兩儀蘊魂散!”

“兩儀蘊魂散?”

聽到這個名字,葉凡當即鎮定了下來。

“冇錯,這可是至寶,價值不亞於玄嬰丹,大人讓我將此物轉交給你!”

弟子點了點頭,鄭重其事道。

“有什麼作用嗎?”

葉凡出言追問道。

見不是魂丹,他的心中還是有些失望的。

“兩儀蘊魂散可以瞬間修複你的任何靈魂傷勢,同時暫時提升你的靈魂力量,用以震懾那些靈魂天才!”

弟子出言解釋道。

“她上麵的手段,已經把那些人震懾的差不多了,這兩儀蘊魂散,有些多餘了吧!”

葉凡聽到這番話,當即出言道。

暫時提升,在他看來有些浪費。

“大人也是為了保險起見,那些靈魂修煉者若是甘心臣服,此物自然不用,但也可以作為大人的保命之物!”

弟子出言解釋道。

“好,那我就收下了,替我多謝曹蘭!”

葉凡當即點頭,將兩儀蘊魂散收入了囊中。

如此寶物,不要是不可能的,隻是葉凡並不希望在魂修院弟子的身上浪費了。

“還有什麼要轉告的嗎?”

收好東西後,葉凡出言追問道。

“葉凡師兄可是要參加狩獵大賽?”

弟子突然抬起了頭,雙眼微眯,看著葉凡道。

“你怎麼知道?”

葉凡聽罷身軀一震,參加狩獵大賽,是他決定不久的事情,還冇有向任何一人外傳。

“大人聽聞了有關青衣行者的訊息後,猜到的!”

那名弟子輕笑了一下道。

“曹蘭那女人還真有本事,我確實要參加狩獵大賽,廣峰師兄上不了,隻能我上!”

葉凡點了點頭,承認下來。

“大人讓我提醒大人,狩獵大賽,很有可能是擊殺蕭達的好機會,但是你也得萬般小心,這同樣是蕭達滅殺你的最佳時機!”

弟子一臉嚴肅道。

“這些我明白,我會注意的!”

葉凡聽罷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狩獵大賽給予他的挑戰和危機都很大,當然也有機會。

“還望葉凡師兄可以順利收服那些人,在下要轉告的隻有這些,告辭了!”

弟子道出了一句祝願,而後轉身朝外行去。

“等一下,我該如何聯絡你?”

葉凡突然叫住了這名弟子道。

“葉凡師兄,恕我不能告知這方麵資訊,抱歉!”

弟子搖了搖頭,而後快速消失在葉凡的麵前。

“居然還向我隱瞞,這曹蘭還真夠謹慎的!”

葉凡聽罷忍不住吐槽了一聲,但並冇有真正生氣。

“現在,該看我的了!”

葉凡手中緊握紙張,眼中陡然迸射出了必勝的信念。

隻有征服那些弟子,他才能在狩獵大賽上大放光彩,特彆是天修院的天才,他必須要成功。

天修酒樓一處房間,葉凡來到此地不久後,一個身影也緊隨而至,行禮道:“韓宇,見過葉凡師兄!”

“韓宇,速速通知韓文斌,讓他約那些天才前往試煉坊!”

葉凡乾脆出言道。

“天才?試煉坊?”

聽到此言,韓宇愣了一下,眼中儘是不解。

“你隻管通報!”

葉凡落下一句話後,便直接離開了天修酒樓。

葉凡的下一站,自然是廣峰的居所。

“葉凡師弟,你怎麼來了?”

對於葉凡的突然造訪,廣峰有些不解。

“廣峰師兄,我想讓你幫我召集名單上的弟子!”

葉凡乾脆出言道。

“你想行動了?”

廣峰聽罷,麵色頓時一正道。

“對,我希望在狩獵大賽開始前能收服他們,如此將有助於我為師門爭光!”

葉凡重重點頭,帶著滿腔熱血道。

“如果真能收服,也是好事,但是你得做好失敗的準備,畢竟那些人,個個心高氣傲,都不簡單!”

廣峰出言提醒道。

“我知道,一切都要試試才知道!”

葉凡笑著點頭,早就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也罷,明日我會把他們召集於此地,屆時有我在,就算他們不願,想來也不敢欺你!”

廣峰出言保證。

“不,不能在這裡見麵,我們去試煉坊!”

葉凡聽罷當即搖頭,轉移地點道。

“試煉坊?為何要去那裡?”

對於這個地名,廣峰聞之色變。

“天修院內見麵,勢必被蕭達等人察覺!”

葉凡帶著謹慎的心理道。

“那就去魂修院,也比試煉坊要好啊!”

廣峰繼續出言道。

“這次還會叫魂修院天才一起,魂修院太小,那裡並不適合我收服他們!”

葉凡聽罷緩緩搖頭道。

天修院天才,去了魂修院,隻會變得更加高傲,而葉凡最主要的身份又是魂修院弟子,必然會引起天修院天才內心的反抗。

一箇中立的地方,纔是此番天才聚集最佳的地方。

“你兩邊的天才一起叫?是瘋了不成?”

廣峰聽罷,著實被嚇了一跳。

“師兄放心,這次我是有所準備的,可以兩邊通殺!”

葉凡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

“罷了,我隻幫你叫人,後麵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明日,我會把人帶到試煉坊與天修院的交界處等著你!”

廣峰歎了口氣,隻覺自己的思維有些跟不上局勢。

“多謝師兄,明日我會在那裡等著師兄!”

葉凡淡淡一笑,而後告辭離開了廣峰的居所。明日,必將是瘋狂的一天,今夜,葉凡將為瘋狂做好所有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