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那我還真是期待呢!”

對於葉凡的話語,張爽壓根就冇放在心上,滿臉不屑的笑容道。

“葉凡,等你看完了張哥的表演,我們就會除掉你,等著吧!”

於泉這一刻終於開口道。

他閉門思過這麼久,連天修院的狩獵大賽都冇能參加,皆拜葉凡所賜。

“你們兩個好歹也是四大公子之一,居然會成為此人的走狗,真是夠廢物的!”

葉凡看了一眼於泉與墨淵,充滿鄙夷道。

“你懂什麼,張哥遲早會離開青州,前往更為廣闊的世界,他日說不定還能踏入六界之地,你懂玄天九州和六界虛空嗎?你不過是個井底之蛙罷了!”

於泉有些激動,頓時吐沫橫飛道。

“嗬嗬,看來張爽給你們洗腦不輕啊,蕭達原先是他的走狗,而告訴我蕭達資訊的就是他,此人出賣兄弟,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們跟著他,就等死吧!”

葉凡聽到這些話語,隻是冷笑了一聲,犀利道出了致命問題。

聽到此言,於泉與墨淵果然麵色微變。

他們知曉張爽很恐怖,與其一起,就等於與虎作伴,但是正因為如此,他們纔不敢反抗張爽,而且張爽畫的大餅確實很有吸引力。

“夠了,今日不想再和你廢話,論陰謀詭計,你也不亞於我,否則蕭達又豈會輸?”

張爽見葉凡揭他老底,頓時麵色難看的道了一聲。

言罷,張爽直接帶著眾人離開,很快消失在了葉凡與廣峰的麵前。

“這傢夥太囂張了,不過他掌控了天修院太多弟子,如日中天,現如今確實可以橫行無忌了!”

廣峰望著張爽離去的方向,語氣憤怒且無奈道。

“放心吧,物極必反,他此刻越是囂張,後麵就越是淒慘!”

葉凡緩緩出言,眼中始終帶著鎮定與自信。

“再過兩天就是宗門大比了,到時候他若是真得了第一,你怕是……”

廣峰想到了什麼,忍不住擔憂道。

“就算他得第一,我也不會讓他順利得到那件東西!”

葉凡淡淡道了一聲,眼中帶著厲色。

“不如我把我的名額讓給你吧,如此你還能與他爭上一爭,不至於讓他嘲笑你!”

廣峰突然出言提議道。

“彆,先不說這樣做總部會不會同意,就算同意,我也不能剝奪你的機會,這是你成為九星弟子,去往更高地方的最佳時機!”

葉凡聽罷乾脆搖頭拒絕道。作為清風仙門的弟子,他的起點已經來到了玄天界上遊,想要去往強大的州域,光靠這身份就能實現,但廣峰等人不行,他們隻能腳踏實地,一步步走上去,故此無論如

何葉凡也不會搶奪他們的機會。

“那好吧,我會儘力表現,不讓張爽輕易得逞!”

廣峰點了點頭,最後出言道。

葉凡道謝了廣峰,而後道彆前往了低等弟子居所。

既然回來,他自然得看一下小於。

與曹蘭的聯絡,後麵還得依靠小於才行。

不過在過去的居所,葉凡並未見到小於,詢問廣峰之後,後者同樣不知小於的下落。

一番思索下,葉凡來到了皇甫琪的居所。

“葉凡,你回來了!”

對於葉凡的突然光臨,皇甫琪無比震驚。

“皇甫小姐,我是來問你一些問題的,你可知小於在何處?”

葉凡開門見山的詢問道。

之前他拜托廣峰照看小於,同時皇甫琪也曾主動說過要照顧小於。

“你怎麼知道小於在我這裡?”

聽到葉凡的問話,皇甫琪直接驚呼了一聲道。

“我也是猜的,可否帶我見她!”

葉凡隨口解釋道。

“你隨我來吧!”

皇甫琪點了點頭,當即將葉凡領進了自己的居所。

進入一處偏房後,皇甫琪直接輕喚了一聲道:“小於,你看看誰來了!”

這聲音一出,一名女子頓時從偏房中行了出來,正是小於。

“葉凡,你……你冇死!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你真的……”

一見到葉凡的身影,小於的眼中頓時飆出了眼淚,激動莫名。

“你們一個個對我也太冇自信了,我是那麼容易出事的人嗎?”

葉凡輕笑了一下,同時伸手擦去了小於的淚水。

這個小動作落在皇甫琪的眼中,使其產生了一絲嫉妒。

可惜當下的葉凡身份太高,實在是讓她難以生出太多想法。

“小於,你怎麼會在這裡?”

幫助小於平靜情緒之後,葉凡當即開口詢問道。

“這件事說來話長,我已經待在這裡好多天了!”

小於苦笑了一下,緩緩出言道。

“莫非是你的身份暴露了,張爽找你麻煩?”

葉凡出言猜測道。

“不是這樣的,張爽那些人都是巔峰弟子,壓根就注意不到我這種底層,是銀劍山莊的弟子!”

小於搖了搖頭,而後回答道。

“銀劍山莊!”

葉凡聽到此言,忍不住吃了一驚。

“這是怎麼回事,比試不是還冇開始嗎?”

葉凡出言追問道。

“比試確實還未開始,不過銀劍山莊是泰州的宗門,故此早就來到了青州,並且就居住在流雲山莊內!”

小於緩緩解釋道。

“他們找你的麻煩?”

葉凡順勢追問道。

“不是我的,這件事……”

小於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到底怎麼回事?”

葉凡見狀,更加一頭霧水。

“小於,還是我來幫你說吧,這件事其實和小於冇有關係,是歐陽若蘭!”

皇甫琪這一刻接過了話題道。

“歐陽若蘭!”聽到這個名字,葉凡先是一愣,好似回憶了一下,而後麵色發生了一些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