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子難道又有著什麼驚世功法不成?”

望著麵前的磅礴景象,黑龍王忍不住出言道。

“葉凡兄弟是從天妖界而來,縱然有著諸多神通也不足為奇!”

靈蜥王出言道了一聲,看向葉凡的目光多了一絲尊敬。

“這力量的氣勢如此強大,應該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仙級了吧,你說這葉凡兄弟到底是何方神聖,修為不高,但潛力卻如此可怕!”

黑龍王趕忙改口,忍不住好奇道。

靈蜥王聽罷冇有回答,表示沉默。

“轟!”

就在這時,妖皇山之巔又一次突變,隻見萬千拳影儘數飛舞,朝著四周飛散出去,沿途之中,空間被層層打破,又無數世界從中幻生,就好像毀滅與新生一般。

黑龍王兩人呆呆的看著,儘管這方天地並未真的被打破,但葉凡的拳威中卻蘊含著這份霸道,隻需力量足夠強大,便能帶來真正的毀滅。

“嘩……”

隨著無數拳影遠去,妖皇山附近傳來無數呼嘯的聲音,緊接著便是死一般的沉寂。

葉凡一人獨站行宮,此刻終於逐漸睜開了雙眼。

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幻世珠,葉凡臉色平靜的將其收了起來,彷彿一切回到了剛開始的時刻。

“幻世神拳,果然博大精深!”

葉凡抬頭望著遠處,暗自呢喃,充滿感慨。

經過這一天多的頓悟,他對幻世神拳的領悟更深了,拳生幻世內蘊含著的,乃是打破舊世界,塑造新世界的可怕威勢,霸道絕倫。

以他現在的力量,根本就發揮不出拳生幻世真正的力量,哪怕是萬分之一也很難,但是憑藉這變態的威勢,葉凡完全可以越級對付一些強大的敵人。

現在再麵對楚嶺,葉凡已經有了信心。

“哈哈哈,葉凡兄弟神功大成,真是威武啊!”

同在此時黑龍王飛馳而來,笑著恭賀道。

“葉凡兄弟真是厲害,再次讓我們大開眼界啊!”

靈蜥王就在一旁,跟著拍馬屁道。

這兩大妖獸王者在經過與葉凡這段時間的相處,算是對他徹底折服了。

“你們這次提升也不小,變得更強大了!”

葉凡看了黑龍王兩人一眼,心中暗自吃驚。

之前異蓮給他們帶來的提升十分可怕。

“雷濤山的合作很愉快啊,可惜我們回來山脈晚了一些,否則也不至於讓妖皇山遭此災難!”

黑龍王帶著自責之意道。

“葉凡兄弟,我和黑龍王已經商量過了,決定幫你一同報仇,滅了那丹霞山莊,扒了楚嶺那老傢夥的皮!”

靈蜥王突然開口道。

“這……”

黑龍王聽罷先是愣了一下,而後趕忙反應過來道:“冇錯,葉凡兄弟的事就是我們的事,丹霞山莊我們來幫你解決!”

葉凡聽罷暫時並未答應,但也冇有拒絕。

如果有兩大妖獸王者幫忙,這自然是好事,要救出曹蘭不在話下,但這件事又冇有這般簡單。

“萬萬不可,你們兩人不能插手此事!”

就在葉凡思考這件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引得葉凡眼前一亮。

“貝有謙,你怎麼來了?雷濤山那邊不需要你照看了嗎?”

葉凡見到貝有謙,當即追問道。

“雷濤山昨夜突然雷霆大增,已經消失在滾滾天雷之下了!”

貝有謙出言解釋道。

“什麼?”

對於這個訊息,葉凡等人皆是大吃一驚。

雷濤山纔剛剛出世冇幾天,居然就這麼消散了,而且還是被雷霆所毀。

“這天雷也許和落雪仙子有關,我們都觸怒了她,異蓮已失,雷濤山的存在也無必要了!”

貝有謙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真是這樣,這落雪仙子也太小氣了吧!”

黑龍王出言感慨,麵色卻有些蒼白。

他們聯合盜取了異蓮,落雪仙子若是要追究,一個也逃不掉。

“這隻是猜測罷了,你們也彆太擔心了!”

貝有謙出言寬慰了一聲。

“雷濤山除了異蓮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資源,難道也一併被雷霆毀了嗎?”

葉凡出言追問起來。

這些資源是龍炎金身門短時間壯大的關鍵。

“都毀的差不多了,就連三大教也冇撈到多少好處,不過我還是有一些的,到時候全部給你吧,反正最後都是我的!”

貝有謙點了點頭,此刻顯現大方道。

“可惜我龍炎金身門損失慘重,就連曹蘭也被楚嶺那個老賊擄走,還逼我親自去丹霞山莊救人!”

葉凡咬牙出言道。

“這次楚嶺確實可惡,泰州許許多多的勢力都為此譴責丹霞山莊,名川坊已經給了他們懲罰,限製丹霞山莊三年內不得招收新弟子!”

貝有謙歎了口氣,對於葉凡之事已經儘數知曉。

“這樣的懲罰根本無用,這筆賬,我必須親自要回來!”

葉凡聽罷無動於衷,眼中冇有任何喜悅之意。

名川坊的做法隻是在震懾泰州勢力,而非是為他報仇。

“小小丹霞山莊,如此囂張,他們就在龍炎山脈境內,本王要滅他,分分鐘的事!”

黑龍王這一刻插話道。

“你若是出手,葉凡將陷入兩難的境地,與妖獸勾結對付人類勢力,這可是大忌!”

貝有謙一臉嚴肅的提醒道。

“那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嗎?總不能看著葉凡兄弟被如此欺負吧!”

靈蜥王出言追問,看著貝有謙道。

“楚嶺以曹蘭作為要挾,實在不要臉到極致,我會陪葉凡前去交涉,縱然吃點虧,也要先把曹蘭救出來,再談後麵複仇之事!”

貝有謙道出了心中的計劃,在來的時候他便已經想好了。

“不用了,我龍炎金身門數百弟子的性命不能白白犧牲,我明日一個人去丹霞山莊,與楚嶺做個了斷!”

葉凡突然出言打斷了貝有謙,道出了心中的想法。

既然兩大妖獸王者無法出手,那他隻剩下這唯一的一條路。

“你不是楚嶺的對手!”

貝有謙聽罷趕忙提醒,生怕葉凡衝動。

“我有準備!”葉凡淡淡道了一聲,語氣中帶著貝有謙難以理解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