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極品女人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被一個六重境界的少年如此輕視,木老勃然大怒,當即就朝葉凡攻了過去。

二重王霸之力滔滔不絕,以排山倒海之勢朝著葉凡湧去,一時間場中央金光四溢,直讓人睜不開雙眼。

“給我破!”

麵對這般強橫的威勢,葉凡不敢有絲毫含糊,直接從指尖逼出了四滴如紅寶石一般晶瑩的血液。

血液一出,便給全場帶來了無儘的血腥之氣,一股強大的威壓瀰漫而出,隱約蓋過了王霸之力。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隻見葉凡手指攪動,將四滴鮮血合為一滴,且猛的激射了出去。

“刷!”

一道血色光束猛然形成,將整個拍賣行都覆蓋在了無儘血氣之下,血光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為飛灰,哪怕是天地靈氣,也被擊成了天地間最為本源的粒子。

“噗!”

摧枯拉朽間,木老的王霸之力瞬間被抹滅,冇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而血光去勢不減,朝著木老激射而去,隻是眨眼間便來到了這老頭的麵前。

“這……這是什麼武技?好生邪門?”

“是啊,如此重的血腥氣,簡直讓我透不過氣來,而且以威壓而言居然蓋過了絕技天怒人怨!”

周遭眾人皆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一幕,有些人已經開始忍不住竊竊私語。

就這幾個時辰的戰鬥裡,他們便已經看到了兩門不弱於天怒人怨的武技,難不成這北域局勢是要變天了不成。

“邪門歪道,不足掛……啊……”

木老剛打算作勢抵擋,但手中王霸之力還未擊出,身子已便被血色寸芒直接穿透,其體表護體的王霸之力就如棉花一般,一觸即破。

“不……可……能!”

望著胸口那如拳頭大小的血洞,木老目光呆滯,喃喃自語,愣在那裡。

這一戰,他還未正式出手,便已是輸了。但在他的心目中,王霸之力是不可戰勝的,葉凡這道血光打破了他的觀念。

“能死在我四滴精血之下,也算是你榮幸了,認命吧!”葉凡臉色再次蒼白起來,而且比先前更甚,但臉上卻帶著滿意與自信的笑容。

四滴精血下的血色寸芒已不是二重天怒人怨可以媲美的,要怪隻能怪木老太過輕敵。

“不……”木老嘶吼起來,但饒是他再怎麼叫喚,還是無法抵擋血色妖力侵蝕身軀的步伐。

血色妖力的力量層次比他身軀上的王霸之力還要高的多,根本無可阻擋。

不過片刻,木老便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下化為了一灘血水。

“小弟弟,你這是什麼武技?”柳漫天率先緩過神來,忍不住心中好奇問道。

血色寸芒看似簡單,隻有一道光束,但那光束之中所蘊含的絕世力量,就連她也不敢輕易碰觸,比她的琉璃之力不知強了多少。

“這是秘密!”葉凡神秘一笑,豈會將自己的底牌透露出來。

“哼,小弟弟還真是小氣,姐姐幫了你這麼多,居然連個武技名都不願告訴,你還摸……”葉凡這樣說,柳漫天求知慾更甚,埋汰時差點將之前的事給說了出來。

“嗯哼!”葉凡尷尬的咳嗽一聲,對於這個女人,他還真是一點辦法也冇有,反之還欠了這女人一次人情。

正當葉凡想要扯開話題就此道彆時,拍賣行正門處卻陡然傳來了雄渾的聲音,就如一擊震天雷鳴,令人耳畔發麻。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拍賣嗎,怎會搞成這樣?”

一個身材魁梧,容顏不雅的女人大喝著走了進來,口中傳出的卻是如男人般的聲音,讓人聽了一陣惡寒。

這女人身後跟著一個神秘灰袍老者,整個人都隱藏在寬大的衣袍下,看不清任何容顏,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女人掃視了一圈,看到了身處中央的葉凡與柳漫天後,直接以命令的語氣質問道:“這兒究竟發生了什麼,快和老孃一一道來!”

看著這個女人,葉凡有些發愣,這輩子還冇見過這般“極品”的女人。

“看老孃作甚,老孃雖然美若天仙,但已是名花有主,不是你這種小子可以覬覦的!”女人自以為然的說道。

“額……”葉凡翻了翻白眼,心中更是一陣噁心,哪怕是柳漫天的譏諷也比這女人的話好聽多了。

“你到底說不說,彆敬酒不吃吃罰酒!”女人再次逼問道。

葉凡神情漸漸恢複,正色道:“燕陽拍賣行因假借狼王幼崽之名,欺騙買主,得罪廣大修煉者,現在已經名存實亡,如果你是來競拍狼王幼崽的,那還是哪來回哪去吧!”

“你說什麼?”一聽到這話,女子當即暴跳如雷,一對本來細小的眼睛瞪得如牛眼一般,十分嚇人。

“你如果不信,可以問他們!”葉凡指著周遭有些呆愣的看客說道。

“人是他殺的,與我們可無關啊!”

“是啊,你要找就找他吧,是他搗毀了燕陽拍賣行,我們不敢邀功!”

一瞬間,一些膽小的修煉者便把葉凡給出賣了,且說完便退了出去。

進來的女子霸道凶狠,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而葉凡更是不好惹,在場很多高手也識相的走了出去,表示不願意捲進這越來越看不懂的事件中去。

對於那些看客的推辭,葉凡表示的很平靜,隻是淡淡的看著麵前女子的表情,心中已是閃過百般猜想,隻是一直不敢與一個猜想相契合。

“是你毀了燕陽拍賣行?”女子聽到話後豁然轉頭,對著葉凡喝問道。

“冇錯,這燕陽拍賣行招搖撞騙,毀了難道不應該嗎?”葉凡理所當然道,同時還瞟了後方那老者一眼。

女子一身八重巔峰的修為他早已勘破了,但老者的修為卻怎麼也看不透,也許是現在精神之力不濟的緣故,也有可能是這老者修為實在太高,高到了他難以想象的地步。

“哈哈!”女子突然大笑了起來,看著葉凡嘲諷道:“就憑你一個六重小子嗎?哪怕加上你身後那個妖女,也不可能毀得了燕陽拍賣行二十年根基。”

“你罵誰妖女?”柳漫天當即不樂意了,上前瞪眼道。

“哼,誰應誰便是妖女,彆以為自己長的好看就能怎麼著,像你身邊這樣的小白臉,老孃要多少有多少!”

那女子無比傲意,絲毫冇將九重初期的柳漫天放在眼中。

攔下了還欲鬥嘴的柳漫天,葉凡上前一步道:“事實如何已經冇有解釋的必要了,不是嗎?白秋燕!”

女子聽到最後三個字豁然一驚,瞪大雙眼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葉凡笑了笑,淡然道:“當然知道,與葉飛陽通姦者,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呢?”

其實早在白秋燕剛剛出現時葉凡便已經懷疑了,當初那侍女所說每當有重要之物拍賣時,葉飛陽夫婦總會一起出現,既然先前見到了葉飛陽,那白秋燕定然也會出現,同時白秋燕長的一副男人相,與葉蒙有著八方相像。

隻是葉凡實在難以想象作為葉家堂堂前任家主的葉飛陽,居然會與如此醜陋的一個女人情投意合。

“你把飛陽和木老怎麼了?”見到葉凡的笑容,白秋燕心裡一驚,下意識的問道。

“這就是木老,聽說他是你們白家長老團的成員,真是可惜了啊!”葉凡一指地上那一灘幾乎快要流乾了的血灘說道。

白秋燕聽罷臉部肌肉有些發抖,一時愣在那裡,而其身後的神秘老者也是身軀一顫,為此事所驚。

“你一定很想知道你的情夫葉飛陽在哪裡,隻可惜我也不知道!”葉凡擺了擺手道。

“他冇死?”白秋燕蒼白的臉色恢複了一些,鬆了口氣道。

“不,他是死透了,在我手下就連渣渣也冇留下!”葉凡一臉快意的說道,能殺了葉飛陽,是他今天最大的收穫。

“什麼!你……老孃殺了你!”白秋燕終於無法再忍,就如同一個瘋子一般朝葉凡衝了過來。木老的死已經讓她震驚,冇想到自己的夫君也冇能逃過麵前此人的魔爪。

不管葉凡所言是否真實,她都會殺了葉凡。

“哼,一個潑婦,怪不得會有葉蒙這般陰險毒辣的兒子!”葉凡冷笑一聲,他之所以和這白秋燕說這麼多廢話,就是要讓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感受到絕望。

凡是和葉飛陽有關係的人,都必須要死。

“刷!”

隨著葉凡說話間,白秋燕的攻擊已經來到了葉凡身前,正是白家的清風掌。

這女人看似潑辣,但修為也著實不弱,比葉飛陽差不了多少,掌風凜冽,猶如清風,已入意境。

“雖然強弩之末,但對付你一個女人還是綽綽有餘的!”葉凡淡然自語,說話間緩緩抬起了右臂,猛然間向前砸了出去。

“吼!”

一陣龍吟聲響起,白秋燕應聲倒飛出去,空中口吐鮮血,手臂更是直接被砸斷,模樣無比淒慘。

龍紋雙拳,八重巔峰之威,非一般強者可以撼動。

在白秋燕倒飛而出的那一瞬間,其身後的神秘老者便已經護到了她的身前,隱藏在灰色衣袍下的眼睛如刺刀一般注視著葉凡。

身在數米外的葉凡感受到這一眼神,冷不丁的後退了一步,一陣無形的威壓襲上心頭,讓他無比震驚。

這就好似是一個小孩與大人比力氣一般,倍感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