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二十四章

推演天劍

上達仙山後,葉凡一個人回到了傲世宮中,柳月兩女都去往了皇城幫忙打點關係,偌大的宮殿,隻剩下了葉凡一人。

修煉了兩日,鞏固新的境界後,葉凡於第三日一早便去往了穀中興等人暫住之地。

天衍境剛剛晉升,修煉講究循序漸進,境界對於葉凡而言暫時帶來的實力增幅並不是很大。

此刻葉凡將全部的重心都放在天劍上,同時還有荒古劍訣的修煉。

其實光是這一技一劍,便足夠葉凡馳騁天地。

重耀上古劍閣的光輝,這是劍崖當初的期盼,葉凡並冇有忘,並且正在北域賦予實施。

“葉凡殿下,你來了!”

骨翼剛剛收起,穀中興等人便已經迎了出來,個個紅光滿麵,恢複的很好。

“穀門主,該如何開始,全憑吩咐!”

葉凡對著穀中興拱了拱手,尊敬道。

“要推演天地事物,除了天璣鏡外,還需要很多詳細的資訊,不知葉凡殿下能否將天劍取出來,供我等一探!”

穀中興詳細的解釋道。

推演事物要求極高,當初他們尋找畫地為牢第五重時,都是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才得以成功。

“好!”

葉凡很是配合,應話間已然掏出了天劍,遞給了穀中興。

先前生死之難後,兩人關係匪淺,葉凡對穀中興有著足夠的信任。

“真不愧為天下第一靈兵,果真非同凡響!”

穀中興與一眾長老小心翼翼的接過了天劍,細細的觀摩起來。

天劍上的淩厲劍氣使得他們臉色微變,先前天劍的威能,大家都看在眼裡。

“此劍雖然強大至極,但終歸還不圓滿,希望穀門主幫忙!”

葉凡再次請求了一句,對於天劍滿是期盼。

“葉凡殿下放心,我等必然會全力以赴,請隨我來!”

觀摩了天劍後,穀中興並冇有交還,而是領著葉凡朝更深處行去。

走出了一段距離後,葉凡來到了一處清幽之地。

這裡清水潺潺,山清水秀,而在一處草地的中央,已然擺上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組成一個奇怪的圖案,應該是某種陣法。

而在陣法的中心處,放置著一麵鏡子,正是天璣鏡。

葉凡一臉驚訝的看著麵前的景象,冇想到為了推演天劍,穀中興等人已經做了這麼多的準備。

像陣法周遭的一些東西,都是穀中興先前提到過的陣法之物,彌足珍貴,這個佈置不久的大陣使得葉凡很是感動。

穀中興兀自走到了大陣的中心處,直接將天劍插在了天璣鏡的後方,下一刻又行了出來。

“既然所尋之物來自天劍,那便以天劍為引,再藉助天璣鏡的力量,相信可以有所收穫!”

穀中興在葉凡的身旁輕聲解釋,語氣中蘊含著很大的自信。

“那我需要做什麼?”葉凡追問道。

“天劍威力強盛,自需要最為強大的陣法之力來催動,而陰陽神圖正是陣法之源,我們需要你使用陰陽之力來催生這個占天陣法!”

穀中興繼續解釋道。

“占天陣法!”

葉凡聽罷再次看了一樣地上的大陣,已是知道了它的名稱,同時點頭答應了下來。

施展這些推演陣法要求最高,哪怕是穀中興等人親自出手,也甚是吃力,想要推演天劍,必須藉助陰陽之力才行。

“陰陽之力,現!”

葉凡答應後立刻就行動了起來,丹田內的太極圖急速轉動,盪漾出黑白相間的陰陽之力。

陰陽之力擁有兩色,絢麗非凡,一經出現便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現如今這大陸上,能使用這股力量的,怕也隻有葉凡了。

“去!”

葉凡手掌完全被陰陽之力所覆蓋,下一刻就朝著身前的大陣擊了出去。

太極圖難以掌控,但使用陰陽之力不在話下,因此葉凡並冇有忌憚之意。

“轟隆隆!”

隨著陰陽之力的注入,整張占天大陣都距離抖動了起來,大地上裂開了數道有規則的縫隙,從內隱約透出微光。

“嗤嗤嗤!”

在微光的照耀下,最中央的天璣鏡懸浮於半空中,瘋狂旋轉,帶動了後方的天劍一同飛躍起來。

“刷!”

刹那間,劍威爆發,化為一輪輪的劍氣朝外盪漾開去,逼得葉凡等人也不得不倒退開來。

天劍的威能,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穀門主,這……”

見天劍越來越強,葉凡不由的有些擔心起來。

此刻的天劍已經擁有了本體三分之一的威力,具體的威力,葉凡暫時也冇能搞清楚。

平常時刻在他的手中便已經厲害非凡,此刻在陰陽之力的注入下,威力簡直冇有儘頭。

“無妨,看我們的!”

讓葉凡繼續加註陰陽之力,穀中興攜著一眾長老來到了占天陣法的周遭,身上也逐漸顯現出同樣的微光。

方纔的景象,不過是占天陣法剛剛被激發罷了,接下來,纔是真正的推演過程。

能否成功,全看穀中興等人了。

“天道渺渺,變幻萬千,無窮奧秘,儘在眼前。”

穀中興等人口中默唸不斷,雙手打著奇怪的法印,將身上的力量都注入了占天大陣之中。

“嗡嗡嗡……”

陣法之力與陰陽之力相結合,全數湧入天璣鏡,使得這麵巴掌大小的小鏡子急速顫動,就彷彿要破碎一般。

“葉凡殿下,心神進入天璣鏡,快!”

大地震顫,一束微光沖天而起,仿若穿透了天穹,與此同時穀中興急迫的聲音隨之而來。

葉凡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當即將心神浸入了天璣鏡之中,此刻呈現在他麵前的是不斷變幻的場景,有些地方見到過,但有些也甚是陌生。

“嗖……”

終於,畫麵在一瞬間定格,這是一處葉凡所未知的地方,但是於門口看到的三個字卻甚是熟悉。

“砰!”

畫麵的顯現隻是刹那間,下一刻整麵天璣鏡彷彿力量耗儘,逼出了葉凡的心神,掉落在地。

“士賢莊!”

葉凡此刻已經清醒過來,臉上儘是激動之意,嘴中正不斷的呢喃著這三個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