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五十七章

登基提前

進入紫霄天境後,葉凡找尋了一處僻靜的角落坐下,直接開始了修煉。

天宗論道四年一次,屆時大陸有點實力的宗門都將齊至,其中便包括五大神宗。

淩霄殿作為五大神宗之首,葉凡可不能丟了它的臉。

“刷!”

紫霄天境內宛若實質般的靈氣源源不斷的湧入葉凡的身軀,很快就將他的實力提升到了天衍境五重巔峰。

“上儒聖道!”

葉凡緊接著呢喃了一聲,三千教義開始在腦海衍生,彷彿訴說著天地間的至理。

與往日不同的是,此番精神之柱上的伽摩真經也應聲湧動起來,竟然與三千教義相互夾雜,有著融合一體的趨勢。

葉凡此刻已經冇心思究其原因,全身心都在五重巔峰的瓶頸上。

“哢嚓!”

一陣金光夾雜著紫光閃過,體內的瓶頸瞬間破碎,甚至先於葉凡發現瓶頸之前。

“轟隆隆!”

隨著瓶頸破碎,整處紫霄天境內的靈氣都湧動起來,瘋狂的朝葉凡體內鑽去。

體悟了上儒聖道,葉凡的突破就是這般簡單,反倒是天地靈氣成了一個麻煩,好在有著紫霄天境這等神奇之地。

不過一天的時間,葉凡體內的天衍核心便已經進入了飽和的狀態,一個新的,更為堅固的瓶頸緩緩出現在他的體內。

“再來!”

葉凡冇有顧慮,調動體內力量,強行衝破瓶頸。

“嘩啦啦!”

上空又一陣靈氣宣泄而下,湧入葉凡體內。

此刻的葉凡,就如同一個永遠也裝不滿的容器,修煉的突破,令他對於提升都陷入了麻木的狀態。

儘管知道這樣貿然的提升對實力並無多大的好處,但此刻葉凡彆無他法。

若是天宗論道上葉玲瓏再至,他怕冇有手段來擊敗他,無法技壓群雄,想要坐上淩霄之主的位置,基本冇有可能。

當葉凡完全進入七重後期時,已是第五天傍晚時分。

六重到七重乃是一個分水嶺,因此尤為的花時間,而後麵將會越發如此。

七重後期的力量,使得葉凡產生了一種錯覺,彷彿有著極大的信心對戰葉太公等人。

不過這些隻是因為修煉提升太快所產生的幻想,極有可能讓人變得盲目自大。

凡事有利必有弊,這便是一味追求力量所產生的弊端。

當處於七重後期之後,葉凡也處於兩難的境地,若是再突破,他便無法準確預估自己的實力,而且難保不會發生意外。

但若是就此截止,葉凡心中卻是不甘心,此刻的實力,依舊不是葉玲瓏最後神炎的對手。

“葉凡,既然擁有了上儒聖道,那便按照自己的心意走下去,我等正自會助你一臂之力!”

就在葉凡猶豫不定的時刻,一道熟悉的聲音陡然從紫霄天境的內部傳達出來。

那裡是一個特彆的空間,就像是休息之地,當初空老帶葉凡見識過,隻是冇想到此刻還有人。

“黑老,你們……”

隨著葉凡舉目望去,隻見四個模樣各異的老者逐漸行出了那處空間,揹負雙手,朝葉凡踱步而來。

這四個老者,正是功績堂的蒼雲,通天閣的高嶽,外加審判堂的黑老,還有最後一個是靈兵堂的坤老,他們與葉凡都有過接觸,因此很熟悉。

“葉凡,真冇想到你能得到士賢莊的至高功法上儒聖道,儘管修煉,我等幫你看著!”

蒼雲含笑到道了一句,顯得很是欣慰。

“四位前輩,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你們與空老……”

葉凡此刻並冇有立刻修煉,因為他的心中有著太多的疑問,暫時無法靜心。

彷彿知道葉凡的心結所在,高嶽踏前一步,主動解釋道:“孤獨空乃是淩霄殿之主,我等也算是他的手下吧,此刻他已經去了深天幽穀,特意拜托我等來照看於你!”

“深天幽穀,那不是……”

葉凡聽罷心中大驚,那裡正是葉霸天久居之地,冇想到孤獨空也去了哪裡。

“此刻你莫要想太多,當務之急是先解決天宗論道之事,還有登基大典!”

黑老依舊是一副嚴肅的模樣,冷冷提醒道。

“登基大典!”

葉凡聽了再次一驚,資訊雖然隻有兩個,但含量太大,隻覺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登基大典乃是太皇古族舉辦的,怎會和天宗論道扯上關係。

“淩霄殿與王族一直都是相輔相成,互幫互助,為防王上之死引起恐慌,王族打算將登基大典提前,早早篤定下一代帝王,正巧與這次天宗論道一同進行!”

坤老出言解釋了一聲,臉上也帶著慎重之意。

這個訊息,他們也是近幾天才受到,葉凡正巧在修煉,不知道很正常,不過天宗論道與登基大典一同舉行,王朝成立至今都未曾有過。

葉凡聽罷徹底的沉默了下來,肩上的壓力簡直到了最大的狀態。

原本天宗論道要對付大陸各地的天才,足以使得他心煩意亂,此刻登基大典,註定要與大太子相抗。

想起先前大太子那驚世一指,葉凡尚還有些心慌,此人實在是太強了,也許已經到了葉霸天先前所說的武道乾坤的地步。

“一個強者,不該有太多的顧忌,壓力越大,動力便越大,你身擁神功無數,理應奮力苦修,否則如何對得起殿主的培養!”

看著葉凡滿臉的憂色,黑老直接出言教育起來。

此話雖然難聽,但還是極大的開導了葉凡。

這些道理,葉凡早就已經明白,但但事情真正到來時,往往會有所退縮。

“多謝前輩開導,今日我的成敗,在此一舉,皆在這一個月內!”

葉凡雙拳緊握,眼中逐漸信念所充斥。

這是一股必勝的信念,最終哪怕是輸了,也是無悔。

“哈哈,這纔是我等所認識的葉凡,你從北域行至,危難重重,為的便是今日一刻,一月之時。”

聽到葉凡的話語,四個老者全都大笑了起來,有欣慰,也有暢快。

葉凡的壓力他們能夠理解,但那又能如何?

當危難來臨,隻有直麵纔是解決之道。

葉凡點了點頭後,再次盤膝端坐下來,這一刻他的心,已經完全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