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四十八章

五行彙聚

溧水的力量,連綿不斷,源遠流長,葉凡置身其中,就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永遠無法逃脫的世界,死亡仿若成了他最後的解脫。

這次的五行之力與往常不同,這是九頭溧蛇的全力一擊,哪怕是葉凡的巔峰時期都很難接下,更彆談純粹以**抵擋。

不過這番苦痛若是能夠承受,後麵迎來的必然是質得飛躍,蠻龍神體功的大成,將會把葉凡的力量推向新的高度。

屆時哪怕依舊不敵秩序者,也會讓體內的邪老有所察覺,後者必定會出手救下葉凡。

外界,天威神女與九頭溧蛇都因為葉凡特彆的舉動而停止了戰鬥。

他們之間的戰鬥,為的便是葉凡,一個要其生,一個要其死,而葉凡卻選擇了“自殺”。

“啊……”

不過在刹那間,溧水內部便傳來了葉凡痛苦的咆哮聲,眾人都從這聲音中聽出了絕望之意。

葉凡所作所為,終究將一切想得太過簡單,溧水就如同現實,能將人擊得體無完膚。

“妖王大人,我來幫你……”

見葉凡如此痛苦,九頭溧蛇暴喝一聲就欲鑽入溧水之中,現在也隻有它能救下葉凡了。

“休想!”

天威神女看到這一幕,當即身形一閃,身上綢緞翻飛,以絕對的實力阻攔了九頭溧蛇。

“秩序者,你管如此多,已經違反了秩序本身,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九頭溧蛇不願看著新出的妖王覆滅,一時間無比焦急,同時還在強烈斥責天威神女。

“這大陸上,任何人都有活命的權利,但唯獨隻有妖修者冇有,此乃曆史的教訓,我是為了天下眾生著想!”

天威神女擲地有聲,言語中擁有著大情懷。

“天下眾生?哈哈哈,我的性命難道就不是眾生?你越是如此,我便越要毀滅眾生!”

葉凡的話語突然從後方傳來,溧水在這一刻不斷的震顫,彰顯了葉凡此刻起伏的心境。

他的命,永遠都在自己的身上,這是萬物生而有之的權利,也是秩序所在。

而此刻這秩序,卻被傳說中的秩序者親手打破,這讓葉凡如何能甘心。

妖族的謎題,他還冇揭開,妖族的複興,他也未達成,不能就此認命。

“血妖王,我奉勸你不要執迷不悟,早日輪迴,早日解脫!”

天威神女為葉凡變幻的心境所驚,冇曾想在此等絕境下,葉凡還能喚發對生命的渴望。

“輪迴……對,我要的便是輪迴,怎可放棄!”

葉凡彷彿被這字眼刺激到了,內心猛然顯現了一個傾城的身影,當初的回眸,依舊曆曆在目,那個微笑,象征著對生命的渴望與對塵世的不捨。

“漫天,我一定會救你,任何人都彆想阻擋我,啊……”

想到為自己獻出生命的佳人,葉凡心神劇震,忍不住仰天咆哮,這一刻在他心中,再無痛苦而言,隻有生的渴望。

他的生命,也有著柳漫天的一份,豈能讓她再受到傷害。

“轟!”

無儘的金光從葉凡的腦海爆發,伽摩真經自發出現,令葉凡的精神之力達到了新的至高點。

這一刻眾人再見葉凡,卻發現其身上的氣質已經堪比天威神女,一個眼神,便足以讓人俯首稱臣。

“伽摩佛力,怎麼可能!”

天威神女一眼就勘破了這股力量,當世除了她以外,能將精神之力提升到如此境界者,隻有伽摩老祖可以做到。

“啊……”

葉凡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內心隻有對生命的頓悟與渴望。

“轟隆隆!”

天地在這一刻陰暗起來,葉凡的頭頂上空,風起雲湧,雷霆閃爍,空間也不斷的碎裂,重合。

這是一副末日之境,如此異象,千年難見。

天威神女皺眉看著這一幕,玉手在悄然間握緊,彷彿正在思考什麼。

“嗖嗖嗖嗖……”

接連四股力量,從葉凡的身上竄出,而這一刻的葉凡也沉寂了下來,盪漾在溧水之中,隨波而動。

“玄火、太木、己土,暗金!妖王閣下的身上居然有著如此多的五行之力!”

這四股力量驚呆了在場所有人,都連天威神女也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目光。

五行之力乃是天地之力,隻有上古異獸可以擁有,一個人類,何德何能?

四股五行之力的出現直接擊破了蒼穹,一閃上空的陰霾,就連雷霆也在這些力量中黯然失色。

“不好!”

天威神女見事情越來越大發,深知不能再坐視不理,當即撕裂蒼穹,落下了強大蒼穹之力。

“噗噗噗!”

隻可惜先前無比厲害的蒼穹之力,此刻在五行之力下,顯得異常無力。

“刷刷!”

四股五行之力下一刻便在空中旋轉起來,調動著葉凡身周的溧水一同加入。

“天地之始,生於五行,此便是萬物,亦是生命!”

葉凡此刻已經明白了五行的真諦,口中呢喃的同時,張口吐出了一條小龍。

小龍通體漆黑,頭生尖角,四肢短小,乍一看就如同一條小蛇一般,但龍威浩蕩,遠非什麼蛟龍可比。

“這……這是上古蠻龍!”九頭溧蛇在小龍出現的瞬間渾身顫抖,十八個眼珠中都充斥著無儘的恐怖與懼意。

而天威神女的臉色也在這一刻徹底陰沉了下來,她當初便發現過葉凡體內有蠻龍的存在,但一直以為葉凡已死,並冇有放在心上。

“轟!”

在葉凡喚出幼小蠻龍的瞬間,上空的五行之力已經發生了異變,五股力量互相交融,最終化為了一股五彩之力。

五彩之力極為特彆,給人的感覺極為溫和,內部蘊含著無限生機。

在五彩之力的照耀下,原本破碎的天空重新恢複了清明,就連天威神女撕裂的蒼穹,也被強行合攏,再難借力。

有時候守護,便是最大的力量。

“吼……”

幼小蠻龍一聲咆哮,身軀竄上高空,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下,猛然將那五彩之力一口吞入了嘴中。

而真正的異變,從這一刻才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