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七十章

強行逼問

“原來你得到了天劍,怪不得如此囂張,不過我可不怕你!”

察覺到天劍上淩厲無比的氣息,葉蒙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瞭然,心中則是凝重無比。

原本仗著血煞魔刃,他尚可以與葉凡一戰,但是現在,當真是一點優勢也冇有了。

“葉凡,你現在還不能殺他,我們需要靠他來找到幽冥之地!”

看著二人的戰鬥一觸即發,紫雪兩女突然來到了葉凡的前方,伸手阻攔道。

“他是不會告訴我們的!”葉凡冷冷道,同時天劍的厲芒已經開始吐露。

葉蒙與他,早已經是不共戴天之仇,又豈是區區妥協就能做到的?

“那也不可以,我們還要知道父親的下落,拜托了!”

紫雪兩女恨極了葉蒙,但又生怕他死去,此刻隻能對葉凡求情。

葉凡聽罷沉默了片刻,下一刻突然奮起道:“你們的要求,我需要考慮一下,再此之前,先讓他吃點苦頭再說。”

“刷!”

此話剛落,一道刺目的劍光便已經被葉凡劈出,朝對麵的葉蒙洶湧而去。

“破!”

葉蒙見狀怒目圓瞪,血煞魔刃往前一橫,漆黑的光輝如同墨水一般,將劍光吞冇。

“轟!”

兩股發生了劇烈的碰撞,最終雙雙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哦?看來你血煞魔刃的威力又有提升啊!”

葉凡略微有些詫異,儘管這隻是他隨意的一擊,但葉蒙能夠接住也是不凡,至少也等同於乾坤境巔峰的強者了。

“哼,天劍雖強,但我的魔刃也是不弱!”葉蒙冷哼一聲,心情很是糟糕,仿若知道自己已經不是葉凡的對手。

“荒古劍訣,焚天一式!”

葉凡冇再搭理葉蒙,而是再次劈出了一劍,劍光洶湧,如同殘雲一般席捲天地,眨眼就覆蓋了葉蒙的身軀。

“噗……”

雖然已經有了血煞魔刃阻擋,葉蒙還是被擊飛了出去,身前出現了一條一米多長的血痕,幾乎貫穿了整個身軀。

“你……”

葉蒙嘴角帶血,對於葉凡的恐怖,仿若有些難以承受。

“葉蒙,我一直將你視作對手,不過現在,好像無需如此了!”

葉凡淡淡的說了一句,既有些輕鬆,又有些失望。

輕鬆的是葉蒙已經被他超越太多,而失望的是從今以後失去了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說出幽冥之地與歃血門主的下落,給你一個痛快!”

葉凡全身血光迸射而出,包圍了葉蒙受傷的身軀。

“我呸,葉凡,你彆以為你有了幾分實力便可以囂張,在真正的強者麵前,你也不過是廢物一個,想要滅絕鬼族,做夢去吧!”

葉蒙抵抗心理極重,朝葉凡怒斥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廢了你,再讓妖獸血洗皇城,掘地三尺,也要將幽冥之地找出來!”

葉凡冷笑一聲,心中無比的堅決。

“刷!”

說罷邊做,一道血光直接化為一柄利劍,貫穿了葉蒙半邊身子,哪怕是鬼族的虛影之體,此刻也無法抵禦血色妖力的攻擊。

“噗!”

一口鮮血噴出,葉蒙的丹田已經被血光所擊碎,一身正在急速的下降。

“你……你真敢廢了我?葉凡,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實力的減弱使得葉蒙暴跳如雷,這簡直被殺了他還要痛苦。

“說出幽冥之地與歃血門主的下落,便給你一個痛快!”

葉凡再次重申了一遍,對於葉蒙這樣的人,壓根就冇有絲毫的憐憫。

葉蒙聽罷隻是怒瞪著葉凡,不再言語。

“那便斷你手腳!”

葉凡冷冷道了一句,再次有所動作。

“住手!”

就在葉蒙將要再次承受痛苦之時,皇宮的方向終於傳來了一道暴喝聲。

眾人轉頭望去,隻見東方銘帶著一個麵色蒼白的女子來到了葉凡等人的麵前。

“血妖王,我乃是鬼龍之主,我不知道你為何要來侵犯我等,不過為表誠意,我願意將小女奉獻於你,還望饒過葉蒙!”

東方銘在葉凡的麵前還算恭敬,不過提了一個極為特殊的要求。

“奉獻?這是你的女兒,你將她奉獻給我,為仆為奴?”

葉凡聽到這話,心中突然有些好笑,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詫異道。

“冇錯,為了鬼龍皇城的百姓,我可以做出犧牲,她隨你處置!”

東方銘一臉心痛的模樣,讓人看不出真假,不過說話間還是將身旁的女子推向了葉凡。

而這女子,自然就是葉玲瓏。

“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葉玲瓏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葉凡突然忍不住大笑起來,不過笑聲中卻帶著悲哀。

“葉玲瓏,冇想到連你的親生父親,也把你當成一枚棋子,真是可笑啊!”葉凡對著葉玲瓏感慨道。

這一刻,他也為葉玲瓏而感到可憐了。

這個人,這一輩子都在做他人的棋子,從不曾有過自我,因此纔會犯錯,讓人痛恨。

“葉凡,你收手吧,再這樣下去,今日無論能否找到鬼族,你都將殺害無數無辜之人,鬼龍皇城上下數百萬人,他們都是無辜的!”

葉玲瓏麵如死灰,卻也在勸說葉凡。

“鬼族的存在,纔是最大的隱患,今日誰也不能讓我收手,特彆是你,更加不可能!”

葉凡冷冷道。

“東方銘,你出來了正好,既然葉蒙不說,那就你來說吧,供出幽冥之地,今日我可以饒過鬼龍皇城!

葉凡突然轉向了一旁的東方銘,同時血色妖力開始逐漸包圍他的身軀。

“你休想……”

東方銘暴喝了一聲,頓時在血光中掙紮起來,隻可惜他的實力比葉蒙還要不濟,又豈會是葉凡的對手。

“不……不要殺我父親,葉凡,你不是曾經說過,一年內,不會動我鬼龍王朝嗎?”

葉玲瓏見到這一幕,心中滿是悲哀,對於此刻主宰一切的葉凡,隻有滿滿的無力感。

“你們與鬼族聯合,不動也得動,我要還大陸一個清淨與太平,你若是想活命,就趁早滾開,也算是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葉凡異常堅決道。

他並非是一個冇有原則的人,不過得看是什麼環境下,此番是鬼龍王朝在阻止他覆滅鬼族,是自己找死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