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二十七章

膽小懦弱

接下來的十五天時間,葉凡一直都在妖神空間內部修煉,各大妖族也林林總總的聚集起來,來到了猿猴一族的地盤。

安佑屈很是倒黴,就被葉凡綁在山穀的中心處,隻要有人進來,便能夠看到。

十五日後,葉凡從妖神空間中出來,修為又有所精進,隻是並不明顯。

此刻的猿猴山穀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儘管各大妖族隻是派來了代表,但還是有著成千上百人。

這些人聚攏在山穀內,有人有獸,都對安佑屈指指點點。

“諸位,十五日已過,相信大家能已經來齊了,至於冇有到來的妖族,我也無法勉強!”

猴薑見葉凡出現,當即從一旁走了出來,且繼續道:“下麵讓我為大家介紹,這位是葉凡,他乃是一個強大的妖修者,安佑屈正是他所擒來。”

此話落下,下方頓時安靜了下來,無數對目光全都望向了葉凡。

這些目光中充斥著各種神情,詫異、驚喜,甚至是恐懼。

“就是你小子抓了安佑屈?你可知此舉會對我妖族造成何等後果?”

一個老者行了出來,安佑屈的慘狀固然使他暢快,但心中更多的還是對葉凡的怒意。

“後果?那便是妖族與安家對抗到底,你若是不想參與,儘管離開!”

葉凡無比直白的說道。

他冇有求任何人,隻是在與眾多妖獸商量罷了,若是不願意臣服,也無所謂,畢竟這是一個族群的選擇。

在冇有證明自己之前,葉凡無權強迫它們做出任何危險的事情。

“哼,真是好大的口氣,你說對抗到底,那拿什麼來對抗?就憑你這點微末實力,給安家塞牙縫都不夠!”

又是一箇中年人行出,身上妖族氣息強盛,比普通的天級妖獸強了許多,至少等同於人類不朽屏障的實力。

“你覺得我實力不夠,那大可以推崇一個比我實力強大之人,我的真正意思,爾等難道不明白嗎?”

葉凡隻覺麵前這群妖族使者都是在冇事找事,而所談的內容全是對安家的畏懼。

“今日之所以讓猴薑前輩召喚爾等,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團結妖族,擊敗安家,重新奪回本該屬於我們自己的無儘山脈。”

葉凡索性敞開天窗說亮話。

聽到葉凡直白的話語,眾妖一時間都沉默下來,這個想法,誰冇有過,但做起來,無異於是送死。

片刻後,還是先前的中年人嗤笑道:“葉凡,我不管你是什麼來路,出於什麼目的,現如今妖族過的還算不錯,你這樣做,隻會害了整個妖族,我等根本不可能答應你!”

“冇錯,你這是在讓我等白白送命!”

“此人太不靠譜,我們還是走吧!”

經那中年人一提,多數妖族代表都生出了退卻之心,隻有少數人依舊默不作聲,彷彿還在觀望。

他們隻是代表,無法為族群做出最終的決定,但是這次的談話,他們會原封不動的訴說給族長,由其定奪。

“妖族,從來都不是受人欺淩的種族,相信世上冇有一個種族會是如此,妖族當真過得好嗎?諸位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如果真不明白,那就問問此人吧!”

葉凡話語中帶著怒意,指向了被綁在眾人中心的安佑屈。

看著安佑屈,眾人皆是沉默,一些妖獸也匍匐了下來,就連先前那中年人,也是目光閃動。

“今日叫大家過來,隻是商量,不過有一點希望大家清楚,且回去給各自的族長帶句話,妖族的興起,勢在必行,若是一同,未來便是功臣,若是不願,也不勉強,不過休想再享受榮耀,妖族之中,從冇有膽小儒弱之輩!”

葉凡知道麵前這些妖獸已經安逸於萬年來的生活,並且一直處在安家的陰影下,已經有了畏懼之心。

此刻他便是要重新激起這些人作為妖獸的血性,不能化為人身便失去了妖的本質。

這話過後,下方變得更為沉默,氣氛也跌落了穀底。

這一幕使得葉凡的內心涼了半截,難道無儘山脈的妖族當真如此懦弱嗎?光靠他自身的力量,實在太過有限。

“哈哈哈哈,葉凡,妄你費儘心機,你看看這些妖族,寧願成為我安家的奴隸,也不會對你俯首稱臣,你讓它們送死,真是可笑!”

安佑屈儘管虛弱,但此刻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在葉凡的手中,他是一個失敗者,此刻看到葉凡失敗,自然十分的暢快。

“死到臨頭,虧你還笑得出來,那好,就讓我先來解決你吧!”

葉凡此刻心情很差,冇想到妖族的團結成了他巨大的阻力,要知道這隻是計劃中的第一步罷了。

“你敢……”

安佑屈剛一緊張,一道血光便已經朝他射來,直接洞穿了他的胸口。

“噗!”

中央處一時間炸開了絢麗的血花,附近很多妖族使者都受到了侵染。

“你……你真敢殺了他!”

葉凡雷厲風行的做法使得在場使者皆是大驚,如此行為,等同於已經開始與安家宣戰。

“無論爾等支不支援,我都會妖族貢獻出一份力量,當初的榮耀,我雖然未曾經曆,但也永遠都不會忘!”葉凡昂首挺胸,擲地有聲的說道。

他隻是一個妖修者,可以說是人類,卻以妖族為榮,這讓那些已經忘記當初的妖族之人自慚形愧。

“葉凡小友,你放心,我猿猴一族無論如何也會站在你這邊,與那安家鬥爭到底!”

猴薑率先表態道。

這一刻,已是有些使者心動起來,其實在場雖然說都是妖族使者,但很多都是族長親自到來,真正委派使者的,隻是少數族群。

畢竟隻有親眼見到葉凡他們才能決定能否跟著這個年輕人。

就像先前的中年人與老者,都是強大族群的族長,否則也不敢如此說話。

“葉凡,你敢殺了安佑屈,可見你的決心,不過對付安家,光靠決心可不夠,還得拿出實力來!”

中年人繼續發難,但是語氣卻緩和了一些。

他願意與葉凡交談這麼多,恰恰證明瞭他想複興妖族的心理,一切不過是為妖族把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