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百九十七章

鷸蚌相爭

“轟轟轟!”

兩方實力本就所差無幾,那袁野也是三重巔峰的強者,與達飛鬥了個不相上下。

在激烈的戰鬥之後,兩個隊伍的人基本都已經身負重傷,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天獅獸造成的。

達飛與袁野二人知道這樣下去肯定是同歸於儘的下場,不約而同的停下了戰鬥。

既然武力相當,那他們隻能另尋他法了。

“畜生,滾開!”

兩人對這星辰玄島的規矩都很清楚,先是一同出手逼退了一直帶給他們麻煩的天獅獸,而後正式的對峙起來。

“這位道友,看你們的裝扮,應該是烈焰門的人吧,這礦藏早就是我們的,還望不要爭奪!”袁野雖然是後至,卻是先發製人的說道。

“真是笑話,這原石礦藏明明是我師兄先找到的,你們還要不要臉!”那女子此刻衣衫襤褸,莫名的戰鬥已經讓她鬱悶至極,此人對麵這幾人還想著先入為主。

“我們五人就在這附近不遠,等待同門師弟到來,好一同開發礦藏,你們乃是竊賊,再不離開,可就冇機會了!”袁野說著假話,卻是毫不臉紅,這等時刻,拚的是智慧,若是能將對麵嚇住,那就最好。

“哼,你以為我烈焰門好欺負不成?我師兄也在趕赴的路上,到時候我們再決一死戰!”達飛臉上儘是冷笑,自然不可能被此言嚇到。

為了高效率的找到礦藏,他們都是兵分兩處,對於這樣的情況,自然有著處理的辦法。

“既然如此,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再戰吧,讓你看看我天武門的絕技——幻武大陣!”袁野一言不合再次出手,同時其四個師弟也開始站好了身形,明顯是決定最後一搏。

先前那些幫手到來的話,都不過是嚇嚇對方罷了,哪怕同門真得得到訊息,也無法如此快速的趕至。

“原來是天武門,一群宵小之徒!”

看到幻武大陣的施展,達飛臉上浮現了一絲不屑,在宗門實力的排位上,天武門比之烈焰門差了幾分。

“烈焰神掌,給我破!”

達飛五人臉上都是拚儘一切的神情,在這等時刻,不是對麵死,就是他們亡。

兩方使出的宗門絕技都極為強大,令天地變色,星辰也在霎時變得黯淡起來。

“好厲害!”

遠處的葉凡看到這一幕,不由又後退了一段距離。

“幻武大陣,滅武神槍!”袁野五人全力以赴,聯手之下,身前逐漸浮現了一杆通天絕地的長槍。

長槍通體金色,正散發著無上的威嚴。

“咻……”

長槍隻是在天空停留了一瞬,下一刻便朝對麵的達飛等人射去。

此乃終極的對碰,動靜極大,袁野等人最能以最快的方式結束戰鬥,否則到頭來兩方誰也得不到這礦藏。

另一邊,已經燃起了熊熊天火,將整處空間都給點燃,達飛五人沐浴在天火之中,皆是怒髮衝冠的模樣。

“去……”

在長槍到來之際,達飛五人同時發出了怒吼,下一刻隻見五個巨大的掌印從熊熊天火中盪漾而出,朝對麵的長槍印去。

“轟!”

兩大鎮派絕技瞬間撞擊在了一起,幻武大陣瘋狂運轉,使得長槍不滅,而熊熊天火也燃燒的越發旺盛。

葉凡雖然站在遠處,但卻能明顯感受到地下正在微微顫動,心中也變得警覺起來。

他必須要找機會出手了,如此劇烈的戰鬥,很快就會吸引玄島上其他的宗門弟子到來。

“噗噗噗……”

兩大絕技的對碰,最終誰也冇能占得上風,達飛與袁野皆都吐血倒飛了出去,而他們身後的弟子更是淒慘,全都奄奄一息,受到重創。

望著麵前的對手,達飛與袁野都冇有說話,全都正在積蓄最後的力量,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原石礦藏的爭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從冇有平分一說,大家來到了這星辰玄島,隻會相信同門弟子。

甚至有許多同門弟子為此也會反目成仇。

“哈哈哈,真是精彩,多謝兩位,今日讓我看了一場好戲!”

局勢最為緊張的時刻,遠處卻陡然傳來了一道笑聲,引得達飛二人紛紛警覺與側目。

笑聲自然來自葉凡之口,此刻隻見他從遠處行了出來,閃身便來到了達飛二人麵前。

“是你?你還有膽回來?”達飛見到葉凡後,當即臉色一沉道。

“這礦藏是我發現的,我自然得回來!”葉凡理所當然道。

“小子,報上名來!”袁野皺眉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弟子,雖然對方實力不強,但這等關鍵的時刻,必須要有充足的警覺。

“飛雲門,葉凡!”葉凡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哈,原來是飛鳥門的人,就憑你也想和我們搶東西不成?實話告訴你,我的師兄正在急速趕來,你現在用你那飛鳥之術逃命也許還來得及!”

聽到葉凡的身份後,袁野先是一愣,隨即放聲大笑起來,話語儘顯不屑之意。

達飛沉重的神情稍稍有些放緩,也感覺葉凡對他們造不成威脅。

“遠處確實有五個與你服飾一樣之人,不過卻在萬裡之外,想要到達這裡,至少還需要一個時辰!”

對於對方的嘲笑,葉凡顯得很淡定,話語卻是驚人道。

“你……你怎麼知道?”袁野的笑容當即僵在了臉上,不敢置信的望著葉凡。

萬裡之外的蹤跡都能感知,這人是怎麼做到的?

“我知道的可不止這些,達飛,你真以為我會那麼愚蠢的白白告訴你原石礦藏的下落嗎?”葉凡冷冷一笑,隨即看向達飛道。

如果先前冇有背叛他,葉凡也許還會動些惻隱之心,正與他平分礦藏也不一定,隻可惜星辰玄島將人性的貪婪暴露無疑,葉凡自身也是如此。

這是一個你不殺彆人,彆人就會殺了你的地方。

“你……你是想讓我們兩敗俱傷?但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蹤跡的?”達飛心中陡然明白了什麼,卻有些難以置信。

要知道葉凡算計的不隻是他們,其中還包括了天武門弟子,將兩個宗門的弟子玩弄於鼓掌之間,正常情況下幾乎不太可能,除非對他們的蹤跡瞭如指掌。

“我過來可不是替你們解答疑惑的,隻是想告訴你們一句話,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葉凡搖了搖頭,望著麵前兩人的目光逐漸變得無情與充滿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