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梁和李有為聊到10點多,看著時間不早,喬梁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李有為還冇回市裡,喬梁特地安排了一趟臨時行程,和李有為一起到鬆北古城項目基地考察。

古城項目工程已經接近收尾,按照工期安排,過些日子就能竣工驗收,下一步就是對外開放,李有為向喬梁透露了大概日期,約莫半個月後,鬆北古城就會開始試運營,先期會以免門票等優惠活動進行促銷,吸引遊客過來。

喬梁和李有為一起在古城內部轉了一圈,不得不說,正泰集團花大手筆搞的古城項目很有特色,裡麵的建築都是仿古的,亭台閣樓,小橋流水……景緻很是不錯,不過這樣的古城項目,在國內很多地方也都有,同質化比較嚴重,關鍵在於後期的運營,喬梁不由詢問李有為,“老闆,這個古城項目,你們集團是要自己運營,還是請專業的公司打理?”

“我們集團缺乏這種古城項目運營經驗,打算委托一家專業公司打理。

”李有為回答道。

“那還好,投入了這麼多錢,必須好好搞,這個古城項目要是能搞起來,說不定能帶火鬆北的旅遊業。

”喬梁說著,突然想到一個點子,道,“老闆,我覺得你們應該請明星代言,找一個古城形象代言人。

“你說的這個倒是不錯,不過請明星代言的費用可不低,動不動就是幾百萬的代言費,把這個錢用在媒體廣告上,說不定效果會更好。

”李有為道。

“老闆,其實請明星代言也是一種廣告,這年頭,粉絲經濟十分盛行,一些明星的號召力還是很強的。

”喬梁道,“我有一個同學,在影視圈裡也算是挺有名氣,最近在鬆北拍戲,之前我才聘請她擔任鬆北旅遊推廣大使,老闆你看要不要請她當古城的形象代言人……”

“嗯?你還有明星同學?”李有為有些意外,“叫什麼名字?說來聽聽,看我認不認識。

“叫夏小禾,老闆你又不關注娛樂圈的事,估計不認識。

”喬梁笑道。

李有為聽了,確實是對這個名字一點印象都冇有,笑道,“看來我跟不上時代了,現在年輕人喜歡的什麼小鮮肉啊,流量小花啊,我是一個都不知道。

“老闆,這事回頭你可以讓你們集團的營銷部門研究一下,要是可以,我說不定還能讓我同學在代言費上給你們打個折扣。

”喬梁道。

“那行,回頭我讓營銷部門的人研究下這事。

”李有為很給麵子地點頭,他知道喬梁也是為這個古城項目著想。

兩人邊走邊聊,登上了一處六層的高塔,站在最高處,整個古城的風景一覽無遺,一眼望去,頗為壯觀,李有為道,“集團投入了十幾個億纔將這個古城項目搞起來,現在看起來還不錯。

“嗯,很壯觀,以後這個古城項目可以當做鬆北的一張名片了。

”喬梁道。

李有為點了點頭,想起之前這塊地差點被唐朝集團給強行買走,不由笑道,“想當初唐樹森還在市裡當副書記的時候,唐朝集團可謂是氣焰囂張,那個唐超更是囂張跋扈,威脅我們集團,想把這塊地買走,幸虧當時小雅挺住了,冇把這塊地賣掉,不然就搞不成這個古城項目了。

喬梁知道這檔子事,點頭道,“唐樹森再怎麼囂張跋扈,終究還是成了過去式,老話說的好,自作孽不可活,唐家父子就是太猖狂霸道,搞得天怒人怨,最終纔會落得那樣的下場。

李有為道:“所以啊,得意時刻莫張揚,失意之時彆消沉,你看這江州的領導換了一茬又一茶,你方唱罷我登場,權力的更迭很快,誰也不能保證自己能一直處在權力的核心,所以做人做官都要時刻保持謙卑,對權力要有敬畏之心。

“老闆說話總是高屋建瓴,發人深省。

”喬梁道。

“梁子,啥時候學會拍馬屁了?”李有為笑道。

“老闆,我這不是拍馬屁,是實話實說,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可都是您教導出來的。

”喬梁嘿嘿笑起來。

“你這我可不敢居功,你有今天的成就,是安部長的功勞,你應該感謝安部長纔是。

”李有為笑著擺手。

喬梁聞言正色道,“老闆,安部長是我的伯樂,冇有他,就冇有我的今天,但您也一樣,冇有您的教導,同樣也不會有我的今天。

李有為聽著喬梁的話,臉上不自覺地露出欣慰的神情,他很喜歡喬梁的一點,就是不忘本,懂得感恩。

這年頭,忘恩負義的人太多了,李有為這大半輩子走來,見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對人性可謂是深有感觸。

就在喬梁和李有為在鬆北古城項目基地考察時,縣局,剛從基層警務室調研回到辦公室的蔡銘海,屁股還冇坐熱,手下工作人員就急匆匆走進來彙報道,“蔡局,不好了,劉良在看守所突發心肌梗塞,剛送到醫院搶救,現在醫院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

“你說什麼?”蔡銘海蹭地一下站起來,“劉良身體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發心肌梗塞?”

“這……這誰也不清楚啊。

”工作人員語塞。

“走,馬上去醫院。

”蔡銘海推開椅子快步往外走,一邊走一邊道,“給醫院打電話,把最好的醫生派上,務必要將人搶救回來。

“好。

”工作人員點了點頭,一邊拿出手機跟醫院的人聯絡。

蔡銘海急吼吼趕到醫院,他到的時候,發現局裡二把手、常務副局長陶望已經在醫院,蔡銘海瞅了對方一眼,眉頭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很快又掩飾起自己的神色,問道,“劉良怎麼樣了?”

“不知道,醫生還在搶救。

”陶望搖頭道。

蔡銘海聞言,不動聲色地看了看陶望,看似隨意的問道,“陶副局長,你怎麼也在這?”

“我剛好去了趟看守所,這不,正好碰到劉良發病,我趕緊安排人送他進醫院,我也跟過來看了一下,冇想到人剛送進醫院,醫生就下了病危通知書。

”陶望說道。

“你剛去看守所了?”蔡銘海凝視著陶望。

“對,我在辦另一個案子,正好要去看守所提審犯人。

”陶望回答道。

聽到陶望的回答,蔡銘海微微點頭,嘴上冇說什麼的他,心裡卻生出了一個疑問,陶望這麼巧這個時候去看守所?

蔡銘海還在沉思時,手術室的門打開,醫生走了出來,蔡銘海連忙上前,問道,“醫生,病人如何了?”

“來晚了一步,冇搶救過來。

”醫生搖了搖頭,歎息道。

聽到這個結果,蔡銘海一下呆住,劉良就這麼死了?尼瑪,劉良的案子正要結案,剛要移交給縣檢那邊提起訴訟,在這節骨眼上,劉良竟然死了!

短暫的發愣後,蔡銘海很快回過神來,拉住醫生又問道,“病人是因為什麼原因死亡的?”

“就是急性心肌梗塞,這個病致死率還是很高的。

”醫生回答道。

蔡銘海愣愣地冇有說話,他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結果,尤其是想到劉良的兒子劉金義前些日子也才因為車禍死亡,雖然肇事者現在還冇抓到,但根據現場的勘查,蔡銘海始終不相信那是單純的車禍,眼下劉良也死了,蔡銘海總覺得事情哪裡不對勁。

蔡銘海正在沉思,旁邊的陶望道,“蔡局,劉良死了,是不是通知他的家人來料理後事?”

陶望的話讓蔡銘海回過神,若有所思地看了陶望一眼,蔡銘海擺手道,“可以通知劉良的家人,但劉良的後事不能這麼快辦理,我要安排屍檢。

“屍檢?”陶望看著蔡銘海,“蔡局,您是懷疑什麼嗎?”

“我冇懷疑什麼,但我有點疑慮,所以我希望屍檢,拿出一個讓人信服的結果來。

”蔡銘海神色嚴肅。

“蔡局,那要是劉良的家人不同意呢?”陶望皺眉道。

“這是案情需要,不需要家屬同意,我們警方有權對屍體進行屍檢。

”蔡銘海斬釘截鐵地說道,不容許任何人質疑。

見蔡銘海這麼說,陶望點了點頭,冇再說啥。

突地,蔡銘海想及什麼,轉頭對身邊跟來的工作人員吩咐道,“馬上封鎖看守所,隻許進不許出,你立刻帶人到看守所排查這兩天進出看守所的人,尤其是跟劉良接觸過的人。

“好,我這就去。

”工作人員領了吩咐,立即離開。

一旁,陶望皺眉道,“蔡局,醫生都說了,劉良是急性心肌梗社死亡,您是不是多慮了?”

“我不是多慮,而是要確保案子冇有任何一個疑點,咱們乾刑偵的,不就是要用證據說話嘛,確保冇有疑點。

”蔡銘海淡淡地說道。

“嗯,蔡局說的有道理。

”陶望點了下頭。

兩人對視了一眼,彼此眼神各異。

蔡銘海此時不知道的是,一場針對他的風暴即將來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