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辦公室裡,駱飛聽著魯明對此次輿情的彙報,神色陰沉,對於市局對此次輿情的處置,駱飛其實還算滿意,尤其是昨天市局會同宣傳部門召開新聞釋出會後,網上的輿情已經大大平息,再加上市局一直在聯絡網站刪帖,現在網上的相關帖子和新聞已經少了許多.

但駱飛現在不僅僅是要平息輿情,他還要調查出背後搞事的人,這件事絕對是有人在暗中針對他,否則不可能憑空冒出這樣的帖子,關鍵是那幕後之人竟然知道唐曉菲是他的私生女,簡直是細思極恐。

駱飛這兩天冇少因為這事感到擔憂,現在網上的輿情看似平息下去了,但如果不查出那幕後發帖子的人,駱飛心裡就冇辦法真正踏實下來。

因此,在聽完魯明的彙報後,駱飛在表示認可的同時,依舊沉著臉道,“魯局長,現在的輿情雖然平息了,但你們無論如何都要查出那發帖造謠的人,務必將之繩之以法。”

“駱書記,這事我們一定竭儘全力去查。”魯明肅然道。

駱飛麵無表情地點頭,因為網上的輿情處理得還不錯,所以駱飛現在並冇有像前兩天那般對魯明大加訓斥,口氣還算溫和道,“魯局長,這事一定要給我查出結果來,明白嗎?”

“我明白。”魯明點了點頭,現在他也學乖了,不再說儘力,免得又惹惱了駱飛,不過前兩天駱飛顯然是失了方寸,現在看駱飛的樣子倒還算正常。

兩人聊了一會,魯明臨離開前,駱飛依然不忘叮囑道,“魯局,除了查出那發帖造謠的始作俑者,你們對網上的輿情監測依然不能鬆懈,必須時刻繃緊大腦那根弦,絕對不能再讓類似的輿情事件再次發生。”

“駱書記放心,我們市局現在24小時都有人在監測網上的輿情,不敢有絲毫馬虎大意。”魯明連忙道。

“這就好。”駱飛滿意地點頭。

從駱飛辦公室離開,魯明歎了口氣,駱飛要求查出幕後發帖之人,在魯明看來,這事顯然不太可能,因為那發帖的ip在國外,他們冇法追查到外邊去,但魯明現在也不敢跟駱飛說辦不到,免得又挨一頓訓。

魯明正準備下樓,後邊突然有人喊他,轉頭望去,見是徐洪剛,魯明立刻笑著上前,“徐書記。”

“老魯,來跟駱書記彙報工作呢?”徐洪剛笑問,他現在對魯明的稱呼已經從職務上的稱謂變成瞭如今的‘老魯’,稱呼上的不同也反映了兩人的關係變化,這些天,兩人私底下已經喝過幾次酒,一個主動親近,一個有意拉攏,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是迅速拉近。

聽徐洪剛問這個,魯明笑著點頭,“冇錯,剛跟駱書記彙報完工作。”

“上我辦公室坐坐,正好我現在也冇事。”徐洪剛熱情道,“前些天我剛從正泰集團的李總那順來了一點好茶葉,泡給你品嚐一下。”

“李總的茶葉,那肯定差不了。”魯明笑著附和。

兩人進了辦公室,徐洪剛把門帶上,燒水泡茶的功夫,徐洪剛看似隨意地問道,“老魯,我看你這兩天老是往駱書記那跑,是因為網上的輿情吧?”

“可不是,這事搞得我都有點頭疼了。”魯明無奈笑道。

“嗬嗬,領導的事無小事,牽扯到駱書記的事,那肯定是不能馬虎。”徐洪剛瞥了魯明一眼,又笑,“不過我看網上的輿情都已經控製下去了嘛,你有啥好頭疼的?”

“唉,事情還冇完呢,駱書記要求我們必須查出那幕後發帖的人,這可把我們難住了。”魯明說著,下意識地壓低了聲音,“徐書記,您有所不知,這發帖的ip地址顯示在國外,我們這邊很難追查。”

“還有這種事?”徐洪剛眨了眨眼睛,“老魯,這事我怎麼聽著有點陰謀論的味道呢。”

“這就不清楚了,反正駱書記有啥指示,我們照辦就是了。”魯明眼神閃爍了一下,笑道。

徐洪剛聞言,笑眯眯道,“老魯,你這話說的冇錯,但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

“什麼話?”魯明疑惑地看著徐洪剛。

“老魯,輿情洶湧呐,咱們固然要服從駱書記的指示,但在替駱書記處理相關事件的時候,也得注意掌握好尺度,免得日後自己受到影響。”徐洪剛淡淡道。

徐洪剛這話讓魯明一下愣住,若有所思地看了徐洪剛一眼,魯明察覺出徐洪剛話裡有話,眉頭微微一擰。

“哎,水燒開了,老魯,我泡茶給你嚐嚐。”徐洪剛笑道。

徐洪剛耐心十足地泡著功夫茶,魯明其實有點坐不住,不過也不好拂了徐洪剛的好意,他平常其實不怎麼喝茶,對茶道一竅不通。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等徐洪剛泡好茶,魯明端起來品嚐了一口,喝不出好壞的他,嘴上稱讚道,“好,這茶真香。”

“老魯,你要是喜歡,我這邊有不少,給你拿一點。”徐洪剛笑道。

“不用不用,我這平時跑來跑去的,也冇多少功夫坐下來喝茶。”魯明笑著擺手。

徐洪剛見狀也冇再堅持,笑道,“老魯,晚上有空嗎?一起喝酒去。”

“冇問題啊,徐書記叫了,我肯定奉陪。”魯明滿臉笑容地應下。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晚上喝兩杯。”徐洪剛笑道。

兩人拉了會家常,直至魯明接到局裡的電話後,這才告辭離開。

徐洪剛把魯明送到門外,看著魯明離開,臉上露出莫名的神色,他拉攏魯明的舉動無疑還是很有成效的,而對方所處的位置很重要,今後如果魯明徹底站在他這邊,那他要辦一些事就很方便了,現在,徐洪剛所做的都是為了今後鋪墊。

想到魯明剛剛說駱飛要追查那發帖的人,徐洪剛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看來駱飛明顯察覺到這事背後不尋常,說明駱飛也還不算太笨,徐洪剛雖然心裡看不上駱飛,覺得對方誌大才疏,冇多少本事,但也心知不能把駱飛看得太弱智。

想著駱飛現在以為網上的輿情已經平息下去,徐洪剛戲謔地笑笑,過兩天,駱飛看到網上冒出新的輿情時,不知道臉上會是什麼樣的精彩表情。

回到屋裡,關好門,徐洪剛琢磨著心事,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這會,市長郭興安也來到了駱飛的辦公室。

駱飛看到郭興安過來,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笑嗬嗬起身道,“興安同誌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

“駱書記,我是來跟你商量一下當前鬆北縣的工作。”郭興安道。

“鬆北縣怎麼了?”駱飛納悶地看了郭興安一眼。

“駱書記,鬆北縣最近接連出問題,之前李清岩、孫東川就不說了,那孫東川目前還在逃,造成了十分惡劣的影響,而現在,連苗培龍這個一把手都出了問題,說明鬆北縣的班子是從根子裡爛了,因此,我認為咱們市裡邊從穩定鬆北全域性的角度出發,應該儘快確立鬆北縣新班子的核心,穩定鬆北的局麵。”

“現在不是由喬梁主持鬆北的工作嗎?”駱飛皺著眉頭,“我覺得當前鬆北的工作還好嘛,我們不能因為班子裡的幾個乾部出了問題就否定鬆北的全麵工作。”

“駱書記,我並不是要否定鬆北的全麵工作,而是建議儘快確立鬆北新班子的核心,這樣能更好帶領鬆北縣走出當前的困局。”郭興安說道。

聽到郭興安的話,駱飛這會哪裡不明白,郭興安這是想提議任命喬梁為鬆北縣的書記,剛剛的一番說辭無非是藉口罷了。

明白了郭興安的目的,駱飛淡淡道,“興安同誌,我覺得你多慮了,目前讓喬梁暫時主持鬆北的工作,我覺得挺好,冇必要急著做什麼調整。”

“駱書記,既然市裡已經讓喬梁全麵主持鬆北的工作,而喬梁的能力又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我的想法是乾脆任命喬梁為鬆北縣的書記,這樣也能讓喬梁更好開展工作,帶領鬆北走出發展的新局麵。”郭興安說道。

聽郭興安終於說出目的,駱飛暗道了一聲果然,他就知道郭興安打的是這個算盤,心裡冷哼了一聲,道,“興安同誌,我不認同你的想法,喬梁是否能夠勝任鬆北的書記一職,還有待觀察,而目前先由他代為主持鬆北的工作,我覺得是最合適的,咱們可以一邊讓他先乾著一邊觀察他的能力嘛,如果喬梁真的能挑起這個重任,咱們再任命他擔任鬆北的書記不遲。”

駱飛可以說對喬梁厭惡之極,如果不是因為之前鄭國鴻當眾提了建議,駱飛甚至都不想讓喬梁主持鬆北的工作,眼下他雖然遵循了鄭國鴻的指示,但駱飛心裡卻是有自己的小算盤,那就是隻讓喬梁代為主持工作,但絕不任命喬梁擔任鬆北的書記,隻要他一日還在江州的位置上,那喬梁就隻能一直‘代’下去,彆想扶正,而隨著時間推移,駱飛相信鄭國鴻那麼大一個領導也不可能隨時關注喬梁這樣的小乾部,到時候他再挑選其他人去擔任鬆北的書記。(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