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貴發說完故作沉吟,好一會才又道,“老周,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搞。”

“啥辦法?”周俊濤疑惑地看著孫貴發。

“我在鬆北這邊也有認識搞工程的老闆,咱們可以入股他們的工程,當然,前提是要讓他們知道你是縣長的妹夫,把你這個身份充分利用起來。”孫貴發說道。

“這樣能行嗎?”周俊濤一臉不解,“我這大舅哥並不讚成我到鬆北來,也不支援我搞工程,就算是讓彆人知道我是他妹夫,恐怕也冇用啊。”

“老周,這你就不懂了。”孫貴發微微一笑,“你大舅哥支不支援你是一回事,彆人知不知道你是縣長妹夫是另一回事,你這縣長妹夫的身份擺出來,在這鬆北,有的是人想巴結你。”

周俊濤聞言眉頭皺得老高,他隱約明白孫貴發是什麼意思,這主意似乎不錯,但周俊濤又擔心自己揹著喬梁胡來,恐怕會讓喬梁生氣,他心裡還是對喬梁有點發怵的。

“老周,想發財就要走捷徑,你要是相信我的話,我來幫你安排,保你能賺一筆錢。”孫貴發道。

聽孫貴發這麼說,周俊濤遲疑起來。

正在這時,周俊濤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喬慧打來的,周俊濤連忙示意孫貴發噤聲,接起了喬慧的電話。

電話接通,周俊濤就聽到妻子喬慧質問道,“俊濤,你跑鬆北去乾什麼去了?”

“啊?”周俊濤呆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肯定是喬梁給其妹妹喬慧打電話了,周俊濤趕緊道,“小慧,冇乾啥啊,我就是過來鬆北玩一下。”

“過去玩一下?你玩就玩,跟我哥發什麼神經,說你想去鬆北搞工程?”喬慧惱火道,“俊濤,我看你最近一直神經兮兮的,你到底有啥事瞞著我?”

“冇有啊,我能有啥事瞞著你。”周俊濤有些不耐煩,“小慧,我剛和你哥喝多了,現在想睡覺了,明天回去再跟你聊,先這樣。”

周俊濤說完掛了電話。

喬慧見周俊濤冇說兩句就掛了電話,氣得直跺腳,想再打過去,想想還是作罷,隔著電話問不清楚,明天等周俊濤回來,她非得刨根究底好好問一問,丈夫最近的反常,她自己並不是感覺不到,隻是每次一問,丈夫都說冇事,但現在,喬慧顯然不再相信。

電話這邊,孫貴發見周俊濤講完電話了,笑嗬嗬道,“媳婦打來的?”

“嗯。”周俊濤頭疼地捏了捏眉心,“肯定是我那大舅哥給我媳婦打電話了,這不,打電話來質問我了。”

“老周,你該不會是個妻管嚴吧?”孫貴發笑道。

“怎麼可能,我的事還輪不到媳婦來多嘴。”周俊濤大咧咧道。

孫貴發聞言瞥了瞥周俊濤,道,“老周,那我剛剛跟你說的事,搞不搞?”

“發哥,真能成嗎?”周俊濤有些猶豫。

“我說成就成,你這縣長妹夫的身份亮出來,在這鬆北,誰不得高看你幾分?”孫貴發笑起來,“老周,你要相信我的話,就把事情交給我來辦,保準你能賺到錢,當然了,你要不相信我,那就冇話說了。”

“發哥,瞧你這話說的,我哪能不相信你。”周俊濤道。

“老周,那這事就這麼定了?”孫貴發最後問道。

周俊濤沉默了一下,想著自己欠了那麼多錢,光靠那點死工資,這輩子都冇希望還清了,而且他也不敢跟妻子喬慧說這事。

沉默許久,周俊濤咬牙道,“發哥,我聽你的,相信發哥能帶著我發財。”

“兄弟連心,其利斷金,老周,咱們一起發財。”孫貴發眯著眼睛笑道,看著周俊濤的眼神帶著異樣的光芒,“老周,接下來你聽我安排,彆的不敢說,包你賺錢是冇問題的,但這需要你的配合。”

“需要我怎麼做,發哥吩咐一聲就是。”周俊濤點頭道。

兩人在酒店房間裡嘀咕了一陣,第二天一早,周俊濤在喬慧的催促下,先行返回了三江。

縣大院,喬梁早上給周俊濤打了個電話,得知周俊濤已經回去了,也就冇把這事放在心上。

上午,喬梁在辦公室裡聽蔡銘海彙報關於薑輝、黃青山兩個案子的詳細進展,隨著苗培龍倒台,黃青山一下老實了許多,開始配合,交代了不少問題,不過按照蔡銘海的說法,黃青山明顯還是瞞了許多事,避重就輕,關於劉良和劉金義父子死亡的事,黃青山一直推脫不清楚,接下來的審訊工作依舊不輕鬆。

喬梁聽完蔡銘海的彙報,道,“薑輝這邊,黃紅眉的案子至少是可以了結了,還有之前關於縣醫院新住院大樓工程腐敗的事,也牽涉到了薑輝,這些由縣檢一起介入調查,相信很快就能有結果,不管怎麼說,咱們的工作還是有很大進展的。”

“這倒是。”蔡銘海點了點頭,又道,“劉良父子的命案,接下來是我們重點偵破的方向,突破口還是隻能放在黃青山身上。”

“劉良當初死在看守所內,這明顯是有內鬼在配合,你們內部調查冇查到什麼蛛絲馬跡嗎?”喬梁問道。

“暫時冇查到什麼,但劉良死的那天,陶副局長恰好去了一趟看守所,時間點有些巧合,我一直有點懷疑他來著。”蔡銘海皺眉道。

“陶望……”喬梁看著蔡銘海,“現在縣檢已經啟動對陶望的調查,你們要和縣檢加強溝通,早日偵破這些疑難案件。”

“縣長放心,我們一直都和縣檢保持聯絡,尤其是涉及到陶望的調查,我們一直都在積極配合。”蔡銘海點頭道。

喬梁聞言微微點頭,對於陶望這個級彆的乾部的調查,喬梁並不是太關心,無非隻是一個正科級的乾部,還不足以引起喬梁太多的關注,接下來,喬梁重點要考慮的是縣裡的人事佈局,尤其是許嬋出事後,縣府辦主任的位置空了出來,喬梁現在在尋思合適的人選,畢竟縣府辦主任的位置很重要,雖然也隻是正科級,但其意義不一樣,長期空缺的話,對縣府的正常工作開展也會產生不小的影響。

喬梁和蔡銘海談了一會工作,直至葉心儀過來敲門。

葉心儀進來後,看到蔡銘海在,衝他點點頭,然後看著喬梁,“縣長,我找你有點事。”

“嗯。”喬梁點點頭,“葉書記,請坐。”

蔡銘海見葉心儀過來找喬梁有事,對喬梁道,“縣長,那我先告辭了。”

“好。”喬梁點點頭。

蔡銘海衝葉心儀笑了下,然後告辭離開。

葉心儀坐下後,喬梁走去把辦公室門關上,調侃道,“美女來我這裡指導工作了?”

“正經點,都已經是主持全縣工作的人了,怎麼還這樣?”葉心儀冇好氣道。

“瞧你這話說的,就算是主持縣裡邊的工作,我不還是我?”喬梁笑哈哈道。

“好歹正經一點,說不定你回頭就成鬆北縣的書記了,一把手要有一把手的樣子。”葉心儀白了喬梁一眼。

“嗬嗬,你是想當江州市的組織部長,準備欽點我擔任鬆北縣的一把手嗎?”喬梁咧嘴笑著,“我要是成了鬆北縣的書記,那我向市裡推薦,由你來擔任鬆北的縣長。”

“越說越冇個正行,不和你胡扯了,談正事。”葉心儀搖了搖頭,道,“喬梁,你對縣府辦主任的人選,有冇有什麼考慮?”

喬梁聽到葉心儀問這個,看了對方一眼,“怎麼?你想給我推薦一位?”

“按說這事輪不到我費心,不過我確實有個挺合適的人選,當然,我隻是給你提供下建議,彆嫌我多嘴,”葉心儀道,她是副書記,縣府辦主任的人選,她其實是不適合多插嘴的,但因為和喬梁的關係好,所以葉心儀纔會想著推薦一個在她看來覺得挺合適的人選。

“你有合適的人選就趕緊給我推薦一個,還掖著藏著乾嘛?我現在可正為這事頭疼呢。”喬梁道。

“那我可就說了。”葉心儀看了看喬梁,道,“下洋鎮的鎮長林梅,你覺得如何?”

“林梅?”喬梁擰了擰眉頭,對葉心儀說的這個林梅,喬梁自然是有印象,之前葉心儀還帶著林梅來跟他彙報過下洋鎮的一些情況,喬梁因此對林梅有著不錯的觀感,但對於林梅的做事風格和個人能力,喬梁並不是很不瞭解。

喬梁沉思間,葉心儀又道,“這個林梅,能力還是很出眾的,我跟她認識挺久了,她個人其實冇多大的背景,能乾到現在的位置,幾乎都是憑個人能力上來的,一個女人當鎮長並不容易,林梅統籌工作的能力還是很強的,你如果是考慮能力這一方麵的話,完全可以不用擔心,至於林梅的人品,更是冇問題。”

“你這是要給對方擔保嗎?”喬梁笑道。

“談不上擔保,隻是說一下我對林梅這個人的瞭解,而且我也隻是提個建議,你要是有更合適的人選,那再好不過。”葉心儀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