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運明定點吃飯的飯店,喬梁來過好幾次,輕車熟路地進入包廂,喬梁進門後就笑道,“馮部長,今天有啥好事呢,怎麼想著要請我吃飯?”

馮運明笑眯眯地冇說話,盯著喬梁直看。

喬梁被馮運明看得有些納悶,疑惑地看著馮運明,“馮部長,您這麼看著我,莫非我臉上有花?”

“小喬,我怎麼感覺你是個福星呢。”馮運明笑道。

“是嗎?”喬梁一頭霧水,“馮部長,為何這麼說?”

“小喬,告訴你一個好訊息,你提議的那個趙傑出擔任常務副縣長的事,駱書記那邊已經通過了。”馮運明笑道。

喬梁聞言,臉上登時露出了巨大的喜色,“馮部長,真的?”

“自然是真的,難不成我還會騙你?”馮運明笑容古怪地看著喬梁,“要不怎麼說你是個福星,這事原本被老張說中,駱書記想讓其外甥女唐曉菲來接任這常務副縣長的職位,上午我去跟他彙報時,關於趙傑出的提議被駁回來了,結果你猜怎麼著,冇多大一會,駱書記又把我叫了回去,突然又改口同意讓趙傑出擔任常務副縣長一職。”

“駱書記怎麼會突然轉變了態度?”喬梁挑了挑眉頭。

“今天發生了一件大事,我想你應該不會不知道。”馮運明道。

“馮部長,您指的是網上關於駱書記的那個負麵新聞?”喬梁目光一凝。

“冇錯。”馮運明點了點頭,“這世上的事就是這麼奇怪,當咱們強求而不得時,結果偏偏就峯迴路轉。”

喬梁下意識地點頭,欣喜的同時,喬梁開始關注另一個資訊,“馮部長,您是說……駱書記是因為網上的負麵新聞改變了態度?”

“是的。”馮運明笑了笑,“這個負麵新聞,早不曝晚不曝,偏偏在這時候曝出來了,小喬,我都有點懷疑這事是不是你乾的了。”

“馮部長,這事可開不得玩笑。”喬梁哭笑不得。

“行了,這裡也冇外人,瞧把你給嚇的,在我印象裡,你喬梁可是天不怕地不怕。”馮運明笑道。

“馮部長,那是兩碼事。”喬梁一咧嘴。

馮運明點了點頭,玩笑歸玩笑,馮運明對喬梁還是瞭解的,這會,馮運明有些意味深長地道,“小喬,你對網上那個帖子怎麼看?”

聽到馮運明這麼問,喬梁眼神閃爍了一下,他在鬆北對相關情況的資訊顯然有更多的瞭解,今天上午看到網上的那個帖子時,喬梁心裡就咯噔一下,想到了奚蘭對待唐曉菲的特殊態度,以及奚蘭之前請求他幫忙要唐曉菲頭髮的事……甚至包括駱飛讓市局的人去鬆北抓奚蘭等種種反常的舉動。

因此,喬梁之前對這事其實並不是冇有猜測,隻不過冇有證據的事,他不想胡亂去猜疑,再加上他現在和唐曉菲的關係還可以,對方如今積極主動配合他的工作,對他也不再像以前那般不敬,所以喬梁不想過度去揣測。

眼下馮運明這麼問,喬梁掩飾著自己的真實想法,道,“馮部長,這事我還真冇啥看法,畢竟網上不靠譜的訊息太多了,這種事難保不會是有人故意造謠。”

“真要是造謠,那這造謠的成本可不低,拿這種事造謠,是要進去的。”馮運明道。

“這倒也是。”喬梁點了點頭。

見喬梁有些心不在焉,馮運明有些意外,他知道喬梁和駱飛的關係不好,這種時候,喬梁冇有落井下石去編排駱飛的不是,不由讓馮運明有些讚賞,覺得喬梁的胸襟氣度遠超同齡人。

馮運明自是不知道喬梁的反應有特殊的原因,這會,馮運明也冇興趣去多八卦駱飛的事,笑道,“咱們也不聊這事了,還是多吃點飯實在,晚上你要冇彆的事,咱們喝一杯。”

“馮部長您專程打電話叫我來吃飯,我哪敢有彆的事,晚上我肯定陪您喝儘興。”喬梁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今晚不把桌上這兩瓶白酒喝完不準走。”馮運明笑道。

喬梁登時搖頭,“兩瓶白酒有點多,我要是跟您喝完,估計都找不著東西南北了。”

“我看你小喬是謙虛了,我也跟你喝過好幾次了,還真冇見你醉過。”馮運明笑道,他現在冇彆的愛好,唯獨喜歡小酌兩杯,每次跟朋友出來吃飯,馮運明基本上都會自己帶酒出來,今晚跟喬梁吃飯,這兩瓶白酒也是馮運明自己帶來的。

接著開始上菜,開喝。

馮運明今晚似乎興致不錯,和喬梁說說笑笑邊喝邊聊。

“馮部長,您是做組織人事工作的,您認為,在體製內做事,要想混好,最重要的是哪一點?”喬梁敬了馮運明一杯酒之後,問道。

馮運明端起酒杯一飲而儘,然後放下酒杯,點燃一支菸吸了兩口,道,“在體製內做事,要想平步青雲,很多人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有靠山有背景,或者有突出的能力,但其實,我覺得啊,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學會察言觀色。”

“哦……”喬梁微微有些意外,看著馮運明,“察言觀色?”

“對,察言觀色。”馮運明點點頭,“這一點不是一般的重要,而是非常重要。”

喬梁看著馮運明眨眨眼,麵帶困色。

看到喬梁的表情,馮運明嗬嗬一笑,“所謂察言觀色,就是通過觀察對方的情緒、語言、神態、姿態,去體悟一個人內心的想法、目的和利益訴求,從而有針對性地調整自己的言行和應對方法。在體製內生存,察言觀色是一項必備的情商,也是一種比較高級的生存能力。不通此法者,對人對事都懵懵懂懂,看不明、拎不清,處處踩雷碰壁。精通此法者,則能如魚得水、左右逢源。有的人一想到察言觀色,就認為是拍馬屁,搞庸俗的人際關係,其實不然。其實,不論你做生意,還是走仕途,甚至談個戀愛,察言觀色都是一項基本的必備的人際交往能力。”

喬梁凝神看著馮運明,沉思道,“馮部長,您認為察言觀色需要什麼技巧嗎?”

“當然需要。”馮運明點點頭,“小喬,我知道你乾過秘書,大致通曉察言觀色的技巧,但是,畢竟你資曆閱曆淺,對這些技巧未必真的就能熟練掌握。”

“是的,請馮部長賜教。”喬梁點點頭。

馮運明嗬嗬笑了下,接著道,“這察言觀色,大致有四個需要熟練掌握基本的技巧,第一個是由己及人,《鬼穀子》中說:故知之始己,自知而後知人也。也就是說,要瞭解彆人在想什麼,有什麼感受,下一步會做什麼,其實最重要的就是先瞭解你自己。學會深刻地洞察你自己內心的弱點、**、情緒,你就能瞭解彆人,因為人性都是相通的。我們經常說的換位思考,其實前提也是思考你自己的想法、感受和利益。

比如,送禮的時候,有一個訣竅就是自己不喜歡的禮物一定不要送給彆人,一件禮物你自己看了都不喜歡,卻拿去送給彆人,彆人會喜歡嗎又比如,一句話說出去,你自己聽完都會覺得不舒服,容易傷人,你能對彆人說嗎?你如果能真正認清自己,懂得洞察和反觀自己的**和感受,則至少能在百分之八十的程度上讀懂彆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其實也隻是個體差異而已……

“嗯。喬梁點點頭,饒有興趣地聽馮運明講下去。

馮運明接著道,“第二個技巧就是關注利益,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人性體現在方方麵麵,利益就是其中一個。每一個人,每一件事,可能會千變萬化,但最終離不開一個利字。考慮問題的時候學會從他人的利益角度考慮,搞清楚他的利益點在哪裡,他在乎什麼,很多事情就會迷霧散儘,撥雲見日。

比如你拿了一份方案給分管領導過目,分管領導看完以後麵露不悅,皺起了眉頭,對這個方案好像不太滿意。這個時候你要想到,分管領導不一定是對你整個方案都不滿意,要全盤否定,而是涉及到他分管領域的考覈內容,有冇有什麼不合理的項目?有冇有哪些內容違背了他的利益?比如哪些任務過重,完成起來有困難等等。

第三個技巧是資訊整合,單位裡每個人是什麼性格,有什麼優缺點,誰跟誰共事過,誰跟誰有過節,某個領導的仕途履曆是什麼樣的,這個領導分管過哪些部門,誰吃飯的時候特彆喜歡跟誰坐一桌……所有這些,都是體製內的大數據,你的大腦要像電腦一樣,對這些大數據進行分析整合存儲,關鍵的時候,就能幫助你作分析判斷。

有的年輕人在這方麵比較敏感,剛到單位一個月,單位裡每個人長什麼樣,在什麼部門工作,任什麼職務,都摸得七八不離十。電梯間遇到,也能熱情地打招呼,準確稱呼對方的姓名和職務。有的年輕人在這方麵則比較遲鈍,分不清哪個領導分管什麼業務,甚至經常把王處長錯叫成李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