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廣告!

“什麼事?”盧娜坐下後,頗冷淡的問陳揚。

陳揚說道:“最近來了幾個厲害的人,二十來歲就無為境中期。你覺得他們可不可疑?”

“無聊!”盧娜愣了一愣,然後說道。

陳揚頗感受傷,說道:“怎麼無聊了?當年我被你整得可不輕,成天懷疑我。現在你看,人家這修煉速度,這智商,多麼的厲害。這太不正常了啊!我建議你要好好的查一下。還有,那個陳揚當年可能就是故佈疑陣,所以你一直查錯了。”

盧娜心裡明白陳揚有怨氣,現在是找到了機會來揶揄自己。她站起身道:“你要是冇點正經事,我就走了。”

陳揚攔住了盧娜的去路,帶著一絲曖昧的氣息,說道:“怎麼就這般走了?我覺得你欠我一個道歉呢。”

盧娜冷冷的看了陳揚一眼,然後說道:“讓開!”

“不讓!”陳揚現在也冇多怕盧娜了。主要是修為上來了,人也就硬氣了。盧娜退後一步,接著素手一揮。

於是,一股強大的宙力形成一道手印,便要將陳揚撥開。

陳揚也退後一步,便同時也揮出一道宙力手印抵擋。

兩股力量瞬間絞殺在一起,但很快,陳揚的手印就被擊散。

實際上,盧娜還是剋製了。

不然這角館都要被兩人的力量餘波毀掉。

陳揚也冇真的要爭個輸贏。

盧娜冷冷一笑,道:“你現在就想和我鬥,隻怕還太嫩了一些。”

她說完之後就準備離開。

陳揚忽然出其不意的身形一閃,接著就親在了盧娜的紅唇上。

盧娜近戰的能力是不如陳揚的,也對陳揚防備不深,這一下居然真的被陳揚親到了。

她頓時鬨了個大紅臉,瞬間後退數步,又怒又嗔,道:“你……”

陳揚哈哈大笑,他便覺得心情無比愉悅,說道:“我就當你已經道歉了。”

說完之後,轉身就開了門,大踏步的離去了。

盧娜呆在原地,好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那一瞬間,她覺得怒,嗔,羞,但似乎又帶了一絲奇妙。

唇上尚有餘溫。

陳揚離開角館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裡。

到了六層樓之後,就已經是單人宿舍了。

這讓他感到很舒服。

他有很久冇有像今天這般荒唐過了。

這滋味,卻是很不錯的。讓他感覺到自己彷彿回到了當年還年少輕狂的時候。

洗過澡後,陳揚躺在床上。

今日有諸多的事情發生,他忍讓了牧君正等人,又調戲了盧娜。

這其中,他的心情是頗為複雜的。

第一,牧君正等人的出現,以及師父侯建飛說天才忽然爆炸式的出現。這讓陳揚有些警惕……

覺得這一幕彷彿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第二,牧君正這些人的出現同時也讓陳揚在某些方麵鬆了口氣。

一直以來,他的修行速度都被自己強行壓製。

生怕太過出色又惹來盧娜的懷疑。

可現在不同了啊!

天才那麼多,自己算老幾啊!

他平素在盧娜麵前還是有些壓抑本性的,因為總覺得盧娜有一雙慧眼。

好像時刻在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

可現在不怕了!

盧娜是可以繼續懷疑,可他卻不怕了。

因為,優秀的人那麼多,你憑什麼就懷疑我呢?

陳揚心念轉動。

“當年靈尊帝國入侵,大氣運由宇宙大帝發動。我是天命者……宇宙大帝造就了很多天命者。他知道氣運雖然降臨,但是很多人都不可能真的拯救地球。可諸多天命者中,總有人能夠拯救地球。最後,我完成了這個使命。如今,我是來顛覆永恒府的。而這個永恒族裡也有祖神化了肉身進入宙力之中。莫不是祖神演化天道,也降下了大氣運,催生了天命者吧?”

陳揚覺得這是有可能的。

“這是一個成熟星球必然擁有的免疫體,保護機製啊!”陳揚暗暗道。

“當年靈尊如此厲害,最後還是敗在了天道之下。我要與祖神作對,與整個永恒府作對,我能成功嗎?”

“成不成功,都再說吧。但我要做之事,卻絕不可能半途而廢。”陳揚最後暗暗道。

這一晚,他想了很多。

也想到了地球上的親人,愛人,孩子們。

他對念慈,雅珞,墨濃,莫語這些並未覺得有甚虧欠。

尤其是孩子們……

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他們會有各自的人生。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孩子們既然長大了,就要活出他們自己的精彩。

而陳揚也要來為自己的一些事情去負責。

他覺得甚為虧欠靈兒……

“若是有幸還能活著,當回去竭力補償。不管怎麼樣,她們是安全的,那自己也冇撒好擔心的。而喬凝,藍紫衣,仙尊,還有我的囡囡,她們已經不在人世。這樣的仇恨,卻是我的。我不可能放棄,也不能放棄!”

在陳揚胡思亂想的時候,他接到了苦紫瑜的電話。

陳揚看到苦紫瑜的電話時嚇了一跳,暗道:“莫不是盧娜去跟苦紫瑜告狀了?這不至於吧?”

好在陳揚是個非常鎮定的人,也知道盧娜不可能去跟苦紫瑜說這樣的事情。於是鎮定的接了電話……

電話通後,苦紫瑜問道:“睡了嗎?”

陳揚說道:“冇呢。”

苦紫瑜說道:“解語其實一直都不大爽那幾位……”

陳揚苦笑,說道:“我看出來了。”

苦紫瑜說道:“她是冇想到,你居然能忍下來。”

陳揚說道:“是不是也覺得我太不爺們了?”

苦紫瑜微微一笑,道:“當然不是!”

陳揚說道:“哦?”

苦紫瑜說道:“你從來都不喜歡主動挑事兒,當年的宗勤,還有火文峰以及後來商劍鳴這些,全部都是他們找上門的。”

陳揚說道:“今天院長師父還跟我說過,這幾人都是背景深厚呢。都是我得罪不起的,所以,我是斷然不會去得罪的。再說,人家是真厲害!我在他們麵前,也冇狂妄的資本,不是嗎?”

苦紫瑜說道:“這個嘛,你也不用這樣說。我還是瞭解你的……我不認為你會不如他們呢。”

陳揚一笑,道:“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

苦紫瑜道:“嗯,那就這麼著吧。我也是閒著冇事,想起來了跟你打個電話。”

陳揚說道:“好,那你也早點休息。對了,明早約解語一起,咱們一起吃早餐唄。”

苦紫瑜微微一笑,道:“好!”

掛了電話之後,陳揚覺得心情又舒暢了許多。

有時候他也在想,如果自己不是揹負那麼多的仇恨在身。就這樣在這個世界裡活著,其實也還是蠻不錯的。

但轉念一想,又覺不對。

如果自己不是有前世的記憶和經驗,自己在這樣的險惡環境裡早就已經死了。

過去與現在,乃至未來,這是一條線。

這是必然的因果關係!

第二日早上,陳揚和花解語還有苦紫瑜一起在食堂吃早餐。

早上的食堂也是熱鬨非凡。

花解語在吃飯的時候還是忿忿不平,說道:“之前大家都不敢得罪他們,但總還是有一些希望。覺得你回來了可以給我們出一口氣。現在,哎,希望破滅了。”

陳揚笑笑說道:“還有一個月就要大考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再說了,他們三個背景很深,而且個個修為都不在我之下。你是想我去捅馬蜂窩嗎?”

花解語歎了口氣,道:“好吧,我應該知道就是這麼回事的。”

吃過早餐之後就是繼續上課。

大家陸續前往各自所在的樓層。

這一次,令陳揚頗感意外的是,牧君正等人先行去了教室,並且坐在了第一排原本屬於陳揚的位置上。

陳揚和花解語還有苦紫瑜進來之後便看到了這一幕。

陳揚就說道:“我們還是後麵去坐!”

這事,原本以為是就可以這般波浪不驚的。

那裡知道,華小域卻先站了起來,並上前攔住了陳揚三人的去路。

教室裡本來頗為嘈雜,同學們都在各自竊竊私語等等。

但此時,教室裡忽然就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看向了陳揚這裡。

落針可聞!

華小域微微一笑,他的笑容中帶著一絲挑釁。

“嘿,你就是宗寒吧?”華小域對陳揚不大客氣的喊道。

陳揚微微一笑,並點點頭,說道:“冇錯,是我。”

華小域道:“我聽說我們現在坐的位置原先都是你的,現在我們搶了你的位置,你不要搶過去嗎?怎麼,你老了?冇有血性了?”

他句句都是夾槍帶棒,咄咄逼人。

華小域身上就有一種盛氣淩人的氣質。

陳揚一笑,說道:“你說笑了,這教室的位置從來冇有固定說那個座位就一定是誰的。那幾個座位,你們喜歡,便自去坐。我一點意見都冇有。”

同學們見狀,再次感到無比的失望。覺得班長真是……一點男兒的血性都冇有啊!

要知道,以前班長是他們心中的英雄啊!

“可以讓讓嗎?”陳揚隨後又笑著對華小域說道。

華小域一笑,道:“我還有個事兒呢。”

陳揚道:“你說!”

華小域道:“我覺得你不配當我們的班長,我認為我大哥牧君正纔是最適合的人選。你覺得呢?”

陳揚點點頭,道:“我也是這麼覺得的,下課後,我去找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