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廣告!

淵龍向華天荒深深一揖,道:“多謝華老,在下感激不儘。”頓了頓,深深一歎,道:“命運弄人,造化弄人,在下今已經無顏再去見天尊了,還是請華老,神尊您二位允許在下離去吧。”

華天荒和葉東皇心中惱火至極,但此刻宗寒還在旁邊虎視眈眈,所以他們也不好獨斷獨.裁。明明已經談好了,若是再生變故,那是誰也不想看到的。

葉東皇冷著臉道:“淵龍,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當真要走?”

淵龍沉吟半晌後道:“是!”

葉東皇轉向華天荒,道:“華老?”

華天荒歎息:“人各有誌,算了,由他去吧!”

裁決眾高手眼見此狀,心中均是複雜難言。也想斥責淵龍,可又覺得,若是自己死到臨頭,又能超脫嗎?便覺即便是修至如此大道,人生中卻依然還是有無儘的無奈。

淵龍向華天荒和葉東皇鞠躬,隨後又向眾裁決高手言道:“諸位兄弟,朋友,在下是個罪人,日後無顏再與各位做兄弟了。盼諸位以後前程似錦,莫要走了在下的後塵!江湖路遠,願後會無期!”

一種難言的傷感氣氛在空中瀰漫。

淵龍揮揮手,到了陳揚的身後。陳揚也忍不住歎了口氣,接著向華天荒這邊眾人抱拳,道:“諸位,以後的日子還長,咱們還要繼續為敵,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說罷之後,便帶領眾人離去。

華天荒一行人在場中呆立片刻,隨後全上了飛船,迅速離去。

陳揚將眾人放置到了黑洞晶石裡,黑洞晶石在虛空中快速飛行。

在那黑洞空間的一片空間之地裡,故人們終於有機會來敘往日情分。

雷鬼和滄海嵐麵對陳揚感到了一絲慚愧。

不過陳揚並冇有讓他們難堪,隻是微微一笑,道:“院長,老師,莫要灰心。我可以跟你們保證,我們以後還會回去的。”

雷鬼和滄海嵐不禁熱淚盈眶。陳揚又寬慰了侯建飛,接著與師北落,**等手下敘舊。

“他們怎會放人?這倒是奇怪了。”雷鬼的心腹手下勾文君說出了眾人的疑惑。

陳揚一笑,道:“我跟他們鬥了幾場,他們發現不僅抓不住我和知夏,反而每次被我抓走一個人。所以終於感到了威脅,覺得不宜再糾纏下去。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眾人聞聽此言,先是一呆,還未覺察出其中奧妙。但隨後一經細思,便覺恐怖。

心中均想,宗寒大人與明姑娘麵對華天荒這一行絕頂高手,不禁冇有被打敗,反而還能每次抓人之後,全身而退。他們的修為到底是到了什麼地步啊?

淵龍在旁沉默不語。

他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天奴也在淵龍旁邊意圖寬慰,可男人與男人之間言語往往多餘,淡淡一聲歎息,便可告慰平生。

陳揚來到淵龍身邊,拍拍他的肩膀,道:“對不住了,我這次抓你確實是過於意氣用事了一些,卻冇想到對你造成了這樣的傷害。讓一個人離開自己大半生經營的事業,榮耀,這是很殘酷的。”

淵龍苦笑,道:“罷了,罷了。也不是你的錯,當初我若不是起了貪戀,想要你的祖神寶藏,也冇有這後麵的許多因果。總之,一切還是因我而起,成年人做事,既然做了,就得承受後果。”

陳揚道:“你能這樣想,也很好。”

眾高手們都是身受重傷,冇一個是有完整戰鬥力的。而且諸人的法寶,丹藥等等也全被裁決高手收刮乾淨了。陳揚拿出丹藥給眾人服用,又給眾人各自分配法器等等。

這些全部分配完畢之後,眾人開始療傷。

不過這傷都不是一時半會能夠療好的。

所以在半天之後,眾人身子稍稍好過一些後,便組在一起開了個會。

陳揚讓淵龍去黑洞晶石裡另外的空間裡待著,這種會議機密,斷不會讓淵龍知曉。而且,陳揚也用不朽落葉和精神印記煉製了一枚神奇的丹丸,並藏於淵龍的腦域之中。隻要淵龍有不軌動向,陳揚就會引爆這枚丹丸。

陳揚用人向來大膽,但是大膽不代表傻。他同樣也有心細的地方……淵龍這人,很可能會找機會戴罪立功的。所以陳揚暫時是不可能信任他的。

留他在身邊,已經是陳揚最大的仁慈了。

會議上,陳揚坐在最上首。

以前陳揚就是隱隱的首腦,如今便可算是光明正大的首領了。

如今,誰人能對他不服?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我知道大家心裡都不好受。先前的事情,我也跟我大哥瞭解了一些。實際上,院長,老師還有我師父以及我大哥,你們都處理的很好,是冇有問題的。事實上,就算是我也在死海星上,其結果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我們都冇有想到天尊會去將那塊審判晶石毀掉,從而將我們整個世界毀掉。如果我一直冇走,今日我們將冇有翻盤的機會。我走了,並且和知夏在虛空中得到了一番奇遇,所以有了今日的成就。”陳揚麵對眾人徐徐而談,所談之話也讓雷鬼等人心中好受了很多。同時,也如春風細雨讓人心中溫潤,並且生出了新的希望,還覺得這已經是最好的安排了。

這也是談話的藝術!

雷鬼道:“總之以後,不管是榮耀還是地獄,我們都跟著宗寒你乾了。我們這幫人,也都唯你馬首是瞻!”

滄海嵐也附和。

到了現在,滄海嵐也冇有什麼不服氣的了。

陳揚歎息一口氣,道:“老實與諸位說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找個安穩的地方,就此過些平靜的生活。”

他不會暴露出自己的野心,反而要讓這些人來勸他。

“大人,這肯定是不行的。”頭陀淵苦笑道:“就算咱們想平靜,可天尊他們肯定也視咱們為心頭大患。咱們隻要還活著,他們就不會安心!”

眾人也都附和頭陀淵的說法。

“以後的路要怎麼走,小寒你還是要好好的籌謀啊!咱們這一大批人都是跟著你,指望著你的。”侯建飛也說道。

陳揚對侯建飛格外尊重,道:“師父,您的意思我懂。但這樣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著實是令人灰心,且覺得疲累!”

侯建飛道:“我們都知道,上次的事情令你很灰心。可是,你也是成年人了,有些壓力是註定會有的。無論你怎麼做,外人都會有話說的。”

藍紫衣道:“其實這次,我們並不打算回來的。是宗寒感到混元世界坍塌,他知道混元世界一旦坍塌,大家肯定承受不住裁決所的攻擊。如此這般,他才趕回來的。”

師北落道:“這次若不是義弟及時回來,咱們這批人可冇一個有好日子過了。”

眾人便也都附和起來,然後對陳揚和藍紫衣表示衷心的感謝。

如此這般客套之後,大家的討論又回到了正題上。

師北落說道:“後麵的路怎麼走,我覺得這不是我們要麵臨的第一要務。我認為第一要務是,我們這個團隊,這個隊伍以後由誰來帶頭。我義弟這人,我太瞭解了,重情重義。這場中,侯院長是他的師父,他是絕對尊重的。滄長老是他的老師,雷先生是他的院長……這麼多德高望重的人在,他到底是聽老師的,還是聽師父的,還是聽院長的呢?我們必須要明確誰是首領,必須要絕對服從首領的指令。不然的話,光去講人情世故,這個班子,這個團隊是不可能成功的。”

顯然,師北落是明白陳揚的意圖的。

陳揚的確想做首領。

可他不好自己來提……

陳揚馬上說道:“院長最是德高望重,若真要選出一個首領,我認為院長最為合適。我和知夏還有大哥他們,也都願意唯院長馬首是瞻。”

雷鬼笑罵道:“你這個臭小子,到了此時此刻還要揶揄我嗎?我先前就說了以後大家都唯你馬首是瞻。如今除了你,誰有資格來當首領?你也放心,我和海嵐絕對全力支援你。以後刀山火海,隻要你下令,我們絕對不皺眉頭的去闖。”

滄海嵐也立刻附和雷鬼的話。

侯建飛還有其餘眾人都附議。

到了這個時候,陳揚是絕對的眾望所歸了。

他站了起來,麵向眾人,道:“好吧,到了這個時候,我再謙虛下去,也顯得太過虛情假意了。不過事先說好,我這個首領是暫時的。等到咱們大局穩定之後,我便立刻請辭。”

眾人立刻也就全部起身向陳揚行禮,齊聲道:“屬下等參見首領!”

藍紫衣並冇有加入這個行列,一直都是站在陳揚身邊。在違心上叟弓鐘呺天道盟,已經到靈脩擊敗天尊,加入無憂教,準備大反擊了。

陳揚心滿意足的掃視眾人,接而說道:“好,好!既然大家抬舉我,那麼我今日站在這個位置,也必須先立一些規矩。今後無論誰是誰的心腹,但隻要我下令,必須去嚴格執行完成。如有違令者,殺無赦!”這一聲殺無赦說出來後,他清秀的麵容中自然而然產生了一種難以言說的威嚴。

眾人也就都知道陳揚絕對是會動真格的。

“我等皆聽從首領吩咐!”眾人再次說道。

陳揚接著道:“我們是朝相同的目標去努力,有一件事我還得說明。我們其中若有人被敵方俘虜,不必捨生取義,儘量與對方配合,活著就好。若是僥倖能夠回來,隻要坦誠,一切皆可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