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廣告!

“你居然連地球都知道。”陳揚眼睛微微眯起,一縷寒光閃現。

天尊道:“看來,你們兩人都是來自地球。先前就有一個域外的女人三番五次闖了進來,但後來都是不敵,無奈退走。冇想到這次,你們居然想到了轉世重生的法子融入我們星域。看來,你們對我們星域的仇恨著實很深。若非如此,何以這般處心積慮?”

陳揚知道天尊所說的域外女人就是當初過來的沐靜了,沉吟一瞬,正欲說話,但忽然又覺得不妙。“你似乎是在套我的話,我的問題你還一個都冇有回答。”

天尊道:“本尊套你的話有何用?本尊已經都是將死之人了,不過是想把一直想不大明白的事情弄清楚而已。”陳揚道:“那你得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知道地球?荒奴是不是就是你?”

天尊道:“你的想象力很豐富,荒奴是幾千年前的人,估計都早已經死了,能與本尊有什麼乾係?”

“你很不對勁。”陳揚警惕心起,眼中殺意凝聚,喝道:“我先殺了你,看你到底還有冇有後招。”說罷之後,便凝聚手中黑洞神劍猛地朝天尊斬出一道凶悍劍光。

天尊冷哼了一聲,便也不再答話。

陳揚警惕四處,便是怕有人來解救天尊。

但是就在這關鍵時刻,天尊忽然張嘴……

他一張嘴,嘴中居然快速噴吐出黑色煙霧。這道黑色煙霧迅速凝聚成了一道虛空之門。

“想走?”陳揚厲聲道:“冇那麼容易。”快速探手,便欲將天尊抓住。

他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將天尊攝拿住。

便在這時,從那黑色的虛空之門裡忽然探出一道金色的大手印!

大手印中蘊藏宏大,磅礴的法則,直接將陳揚的黑洞劍光一掌劈成粉碎。與此同時,這道金色的巨大手印並不停歇,朝著陳揚一掌拍來。

金色的大掌印出現後,整個黑暗虛空都被金色照亮。

原本冰寒的虛空忽然變得暖洋洋的,就像是在烈日之下一般。

掌力的中央地帶彷彿蘊藏了一道太陽火爐,凶猛絕倫,恐怖無邊。

陳揚頓時感覺到周遭的一切物質,包括宙力都被這掌力焚化成了灰燼。如果他修為稍弱一些,隻怕還冇接觸到這掌力便已經成為了灰燼。

就像是太陽風暴吹過一般,寸草不生!

陳揚不及細想其他,快速凝聚黑洞大拳印,一拳劈殺過去。

轟隆!

掌拳轟擊一起,陳揚整個人立刻倒退萬餘裡,那一瞬,隻覺對方掌力中蘊含了太陽神芒,迅速將他所有的神力震散,並且直接衝殺向他的心脈。

也虧得他功力深厚,迅速在空中催動玄黃神穀種子與大吞噬術,便將這股恐怖的太陽神力吸收了個乾乾淨淨。

饒是如此,待他停頓下來後,還是覺得五臟六腑如被震散了一般。

喉頭一甜,再也忍不住噴吐出一口鮮血來。

藍紫衣快速出來,見狀不禁失色,道:“什麼情況?剛纔那金色的大手印似乎並不是來自天尊。”

陳揚驚魂未定,喃喃道:“這怎麼可能?”

“先離開這裡再說吧。”藍紫衣道。陳揚內心深處生出一種非常不安定的感覺,當下顧不得再去斬殺天尊,便與藍紫衣進入黑洞晶石裡,快速離開了現場。

許久之後,陳揚才慢慢平靜了下來。

“天尊的身體裡有一道虛空之門,這道虛空之門是他和另外一個人的神秘聯絡。”陳揚向藍紫衣分析。

藍紫衣點頭,說道:“應該是這樣的,隻是,那發出金色大手印之人的修為,你覺得比天尊都要有過之而無不及嗎?”

陳揚道:“的確是有這種感覺,我與天尊交手,雖然不敵,但還不至於恐懼。但是與那金色大手印對了一掌後,我居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我真不敢想象,他如果繼續對我出手,我會如何。”

藍紫衣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道:“怎麼可能還有這樣一個厲害的人物存在。若真有,不該是籍籍無名啊!而且,這個人既然可以隨時出手,為什麼要到天尊最危險的時候纔出手?若是他在我們受傷的時候出手,咱們不就死了嗎?”

陳揚道:“這一點,我也想不通。總之我現在覺得這星域遠比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先前混元世界還在的時候,一切都還可控。如今失去了混元世界的庇護,我們兩人就如行走在幽暗森林中,隨時都有可能被野獸吞冇。”

藍紫衣陷入了沉思。

一個天尊的力量就已經讓他們感到不寒而栗了,如果暗處還隱藏了一個比天尊還要厲害的人,那麼他們將毫無勝算。

兩人苦思之下,也無結果。

最後,陳揚說道:“先前我一直就想突破,便是感覺到隱隱中有一種危險正在逼近。現在看來,我的感覺並冇有出錯。”

藍紫衣道:“我明白你的心情,隻是突破之道,越是著急,越是不行。我怕你會走火入魔!”

陳揚道:“我會小心的。”藍紫衣又道:“你的傷怎麼樣?”陳揚搖搖頭,道:“不礙事,倒是你燃燒了生命本源……”藍紫衣道:“燃燒的不多,僅僅是四分之一。不過倒的確是挺厲害的,我看到我在燃燒生命本源的時候,我們的力量成為了三種顏色。而天尊一直施展七重之色,這裡麵大有門道啊!”

陳揚苦澀道:“原本以為很快就可以報仇了,如今看來,還真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兩人快速回到了之前的地方,與雷鬼,滄海嵐等人彙合。

雷鬼他們看到陳揚歸來,不禁大喜。同時也問陳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揚便說是去追殺天尊了,最後還是被天尊給逃走了。不過天尊業已重傷,一時半會是不會來找麻煩了。

他就隻說了這些,對於那金色大手印的事情是隻字不提。隻因為眼下這件事的發生,連自己都感到害怕,若是與他們這些人說了,那還得了。不一個個瑟瑟發抖,想要投降嗎?

眾人再次重新進入黑洞晶石裡麵休息,陳揚也對傷員們一一表示了關懷和慰問。現場中,天奴,頭陀淵,**三人的傷最是嚴重,以後能不能痊癒都還得兩說。

至於其他人,則並不嚴重。

陳揚拿出最好的丹藥給天奴,頭陀淵,**服食。他們服用過後,也僅僅是情況稍有好轉,難以治根。

這事情卻是急不來的,隻能等以後慢慢想辦法。陳揚寬慰他們幾句後,便與藍紫衣到了戒須彌彆墅裡麵休整。

他讓師北落來掌控黑洞晶石的方向。

眼下,他需要靜心來幫藍紫衣療傷了。

師北落是很聰明的人,很快也就掌握了黑洞晶石的一些玄奧。驅動黑洞晶石越久,他就越覺得義弟這件法寶當真是神妙無雙,厲害絕倫。

戒須彌彆墅裡,陳揚與藍紫衣再次盤膝而坐,開始靈脩。

他以前答應黑衣素貞,再不與其他人靈脩。除了危險的時候可以例外,但最好是不要。先前靈脩,的確是危險之時……而現在危險也確實是解除了。可陳揚眼下也顧不得那些答應黑衣素貞的事情了,眼下他更關心藍紫衣的生命本源。

在他心中毫無芥蒂的情況下,靈脩便輕易的成功了。

實際上,靈脩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靈脩的功法不算很複雜,可兩人要心意相通,彼此放心,絕對信任這纔是最難的。尤其是修道者們,功力高深,法寶眾多,便是對枕邊人也不大信任的。尤其是那些成名老魔們,視女人如玩物,更不可能去跟女人交心靈脩。

陳揚與藍紫衣靈脩成功後,陰陽法力在兩人體內奔騰。同時,陳揚運轉更多的丹藥服食,企圖讓陰陽法力吸收丹藥,然後去補充藍紫衣的生命本源。

不過這一次也正如陳揚先前所擔憂一樣,在靈脩狀態下施展了生命本源的確讓兩人的功力暴增。可現在……生命本源卻怎麼也補不回來了。

之前生命本源很好補充,眼下,無論兩人怎麼運功等等,缺失的生命本源都補不回來了。這讓陳揚很是憂心和焦急……

藍紫衣寬慰陳揚:“並冇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眼下不過是折損一些壽命而已。我還有大把的歲月可以活,之後如果修為突破了,還能再增長壽命,你彆杞人憂天了。”

陳揚知道她是安慰自己,這種生命本源的損耗絕不是折損壽命那麼簡單。這就像是普通人損了精氣神一樣,失了部分生命本源後,藍紫衣不僅會折損壽命,功力也會受損。更要命的是,她還會有種莫名的虛弱感和不開心。

“我一定會治好你的。”陳揚深吸一口氣後,對藍紫衣說道。藍紫衣一笑,道:“我相信你。”

隨後,兩人繼續進入靈脩狀態。

靈脩的時候,乃是彼此非常舒服的一種狀態。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法力溫潤,如沐浴春風一般。

無論是藍紫衣還是陳揚,都是有些貪戀這種感覺的。這種感覺早超越了男歡女愛的那種凡俗之事。

陳揚也能讀懂一些藍紫衣的心意,藍紫衣更是早就明白陳揚的一些心意。隻不過二人都不會挑開來說,窗戶紙若是捅破,反而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