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揚一行人來到了方雪的宮殿裡麵。

在那冰雪宮殿中,方雪居高臨下,眾人則是攻擊作揖行禮。

方雪目光冰冷的打量著陳揚一行人。

過不多久後,她忽然輕輕的咦了一聲,其目光則是落在了羅峰的身上。

“第一天神的血脈,你居然是來自光曜星。”方雪的眼眸深處出現了殺機。

陳揚已然知道不大妙了,知道大哥也是傲氣之人,怕彼此言語起了衝突,當下便先說道:“方前輩,我大哥並非是光曜星的人,不過是機緣巧合去過光曜星,然後融合了光曜星上的高手,如此才得了第一天神血脈。”

方雪道:“當真?”

陳揚說道:“豈敢欺騙前輩,我們都去過光曜星,也知道您和光曜星上那一幫大帝的恩怨。如果我大哥真是土生土長的光曜星人,今日又怎敢前來?”

方雪眼中殺機稍斂。

但這時候,羅峰卻開口了,道:“方前輩,即便我是光曜星的人,那又如何?當初你為了一己之私,掀起光曜星的淨化之戰,惹得生靈塗炭,是與非,大家心中當有個公論。你去借神甲,諸大帝借於你,乃是情分。不借也是本分,就像今日,我要借你手中鳳凰琴。你不借,乃是本分。難道我要因為你不借,就來殺你嗎?”

他這番話一經說出之後,場中頓時靜得冇有半點聲息,氣氛也僵硬起來。

方雪身上綻放出無窮怒意來。

陳揚卻是萬冇想到大哥會來這麼一處……

但仔細一想,卻也覺得可以理解。因為他如今的妻子阿青就是淨化之戰中的受害者……

當年淨化之戰,阿青的父親萬古老人也在其中。雖然後來並未身隕,可也因此和她母親分離……讓阿青從小受儘無父無母之苦。

她的母親常年躲避……父親則是戰戰兢兢的打造神甲……

可現在,這個元凶卻彷彿是受害者一般,居然還對光曜星的其他人都如此遷怒。

“說的好!”方雪怒極反笑,道:“你說的真好,但我方雪從來都不是講道理的人。今日你竟敢在我麵前如此狂妄,那我便要讓你死無葬生之地。”

說話之間,手中一閃,卻是將鳳凰琴祭了出來!

“且慢!”陳揚大喝一聲。

他們這邊都已經嚴陣以待。

方雪看向陳揚,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陳揚便道:“我們今日前來,乃是奉了你師弟林戰之名。他是要去找你師父冰凰神女的,他常說冰凰神女乃是心繫天下蒼生的仁主。如今整個宇宙都有大難將至,若是找到冰凰神女,神女一定會出手相助。我卻冇想到,你身為冰凰神女的弟子,心胸居然如此狹窄。你狹窄也就罷了,可不要壞了我等救蒼生的大事。”

“你放什麼狗屁!”方雪一聽他這話,便更加憤怒。

“你要打,我們幾人自是奉陪!”陳揚繼續說道:“隻是如果你輸了,怎麼說?”

方雪冷笑一聲,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憑你們也想打贏我?”

陳揚說道:“你彆管這些,我們若是輸了,今日在這裡,身家性命全憑你處置。你若輸了,又當如何?”

方雪道:“好,我若輸了,你說什麼,便是什麼。我身家性命,自然也憑你等處置。”

陳揚說道:“你若輸了,我也不要你性命。我要你打開蟲洞,讓我們去見冰凰神女,事後,你還要隨我們一起返回我們所在的地方,共抗強敵!”

方雪自信十足,便道:“好!”

她的確也有自傲的底氣……因為在一萬年前,她在光曜星上就已經稱霸無雙了。

而這一萬年裡,她一直都在潛心研修鳳凰之力。

其修為早已經到了奪天地造化的地步!

她並不覺得眼前這幾人有可能是她的對手。

在她心中,宇宙裡也就隻有師父一人值得她尊敬。

其餘的,都是螻蟻!

唯我獨尊!

大戰一觸即發……

方雪並不想在這裡決鬥,免得毀了她的宮殿,身形一縱,朝外飛去,隻留下一句……跟我來!

說完之後,身形已經消失。

陳揚等人並冇有立刻跟進。

他們開始合體,陳揚與黑衣素貞率先合體……

秦林進入羅峰身體裡麵。

陳揚則進入羅峰身體裡,掌控其腦域。

這尊身體,便為陳揚所掌控。

掌控之後,羅峰先向陳揚說道:“對不住了三弟,剛纔我冇忍住。”

陳揚哈哈一笑,道:“冇事,這女人如此自私小氣,我估計就算求,也求不得她答應。乾脆一戰定輸贏,痛快!”

羅峰還是有些擔心,說道:“三弟,此女子本事不小,不可大意!”

陳揚說道:“放心,不敢大意!”

說完之後,陳揚便身形一閃,也就出了那冰雪宮殿。

方雪直接離開了她所在的星球,來到了黑暗的虛空之中。

陳揚緊隨其後。

方雪手中拿著鳳凰琴,定睛看向陳揚時,發現隻有一人,頓時覺得奇怪。“合體?這是什麼道術?”

陳揚便一笑,道:“這是聞所未見的術!”

方雪冷哼一聲,道:“管你什麼道術!”說罷之後,便即運轉全身鳳凰神力。

跟著雙手撥動鳳凰琴。

那鳳凰琴中,如孕育了一個大世界一樣。隨著鳳凰神力的狂猛注入,整張鳳凰琴都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氣勢來。

接著,肉眼可見的音刃瞬間殺出。

那些音刃刹那之間便形成千千萬萬……漫天狂暴,朝陳揚襲殺而來。

詭異的是,音刃出現了,陳揚卻冇聽見聲音。

鳳凰琴彈奏出來後,居然冇有聲音。

那些音刃密密麻麻的殺向陳揚。

陳揚冇有多想,快速祭出秦林的時間權杖。

秦林的時間神力結合諸人的神力,一起發出。

時間權杖頓時爆出濃鬱的時間漣漪……

層層疊疊的時間神力組成強大的屏障。

那些音刃殺入時間漣漪之中,頓時就像是陷阱了泥潭之中……

陳揚之所以用時間權杖先行抵擋,就是想研究下方雪的力量,好做到心裡有數。免得一上來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雖然自個也有殺手鐧,但殺手鐧也不是一上來就用的。

“嗯?”方雪微微一驚,也是覺察到了對方的古怪。

“果然有兩下子,難怪敢跟我叫板!”方雪冷笑一聲,忽然一指點出。

她隔空驅動鳳凰神力,那些音刃忽然爆發……

頓時,刺耳的聲音也綻放出來。

那聲音攜帶著恐怖的殺傷力,直接將時空漣漪全部炸成粉碎。

隻這一下,時空漣漪全部消失。

陳揚也覺察到了音刃的厲害,那聲音一旦爆發,是一種全方位的攻擊。

這一刻,他也體會到了鳳凰神力的厲害。

鳳凰神力是一種古怪的力量,好像是不受諸多法則限製。

而且以鳳凰神力發出的音刃簡直就是魔音,這些魔音也不受各種法力限製,可以全方位的瓦解人的力量。

時間之力已經夠玄奇的了,但這鳳凰音刃還是將時間之力毫不費勁的破解了。

那些音刃破解了時間權杖之後,繼續殺來。

陳揚立刻施展出大吞噬術。

巨大的黑色漩渦展現出來……

音刃全部殺入黑色漩渦之中。

轟隆隆……密密麻麻的魔音瘋狂碾殺,似是要朝陳揚的腦域深處鑽去。

說這魔音是一種力量,它又不是力量。

這個時候,陳揚的混沌神力,諸多力量一起來煉化魔音,但魔音卻久久不散。

須臾之間,魔音便將大吞噬術震成粉碎。

陳揚立刻暴退,隻覺胸口氣血翻滾,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來。

那魔音繼續殺來……

如跗骨之蛆。

陳揚這時候徹底感受到了魔音的恐怖,腦子中無數個念頭急轉……

猛地突然爆吼一聲,便也發出無數音波去。

轟隆隆……

兩股音刃絞殺在一起,陳揚的法力也足夠強大,終於將那魔音全數震散。

好不容易,方纔將對方的第一次攻擊瓦解!

但那隻是一個開始啊!

方雪再次冷笑一聲,又拉動一根琴絃……

萬般神力便在她手中凝聚……

她的身後,火紅色的鳳凰虛影顯現出來。

陳揚暗道:“糟糕……這鳳凰神力發出,猶如魔音。魔音並不是純粹的力量,我以各種神力對抗,都是治標不治本。而我若以音波抗衡,可我的音波如何是她的魔音之對手?”

“難怪當初淨化之戰裡,諸多大帝都被她的鳳凰神力殺死……”

“我該如何破解?大金丹?大金丹也無法阻擋魔音,更無法吸收魔音。”

陳揚腦子急轉。

與此同時,方雪的攻擊已經發出。

隨著她素手一放,琴絃頓時如利劍彈射出一道音刃!

一道以肉眼可見的鳳凰神刃!

呈現火紅之色,飛出之時,周身閃現出火鳳凰的虛影。

淩厲絕倫!

魔音卻還冇出現……

隻有在遇阻,或是擊中目標後,魔音纔會爆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