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掉電話,喬梁急匆匆走出辦公室。

在外間小辦公室的傅明海看到喬梁出來,也跟著站了起來。

“小傅,安排車子,去縣醫院。”喬梁急道。

傅明海聞言連忙點頭,喬梁的臉色讓傅明海意識到出事了。

坐車趕到縣醫院,喬梁直奔搶救室,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都是聯合調查組的成員,看到喬梁過來,一行人連忙讓開一條路。

早一步接到訊息的縣安監局局長榮小興已經提前過來,見喬梁來了,榮小興連忙上前,“喬縣長。”

“怎麼樣了?銘海同誌的情況嚴重嗎?”喬梁著急問道。

“在搶救中,目前還不太清楚。”榮小興答道。

“怎麼會這樣……”喬梁喃喃自語,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冇想到蔡銘海去查下洋鎮的石礦,竟然會出這種事。

一旁的榮小興冇敢搭腔,此刻的他正暗暗慶幸,幸虧擔任聯合檢查小組的組長不是他,否則今天被炸的怕是他了吧?榮小興暗自想著,他其實之前就不讚同蔡銘海的做法,對下洋鎮的情況,榮小興還是瞭解的,那裡宗族關係十分複雜,民風彪悍,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為了爭奪石礦利益,劉氏和董氏兩大姓氏之間經常大打出手,矛盾非常尖銳。而一旦遇到外部壓力,兩大宗族往往又能團結起來一致對外,這也是為什麼外人很難在下洋鎮立足的原因。

在榮小興看來,下洋鎮就是一個火藥桶,誰碰了都是吃力不討好,還有可能會得罪人,前兩天蔡銘海跟他談起要整頓下洋鎮的石礦行業,他就已經隱晦地暗示過對方,偏偏蔡銘海不信邪,還直接越過他從喬梁那得到了支援,搞了一個聯合檢查組,這下好了,為期一個月的整頓剛開始呢,蔡銘海的車就被人炸了,自己還進了搶救室,生死難料。

“查到是什麼人乾的了嗎?”喬梁突然問道。

“現在還不知道,警方已經第一時間介入調查了。”榮小興說道。

兩人說著話,副縣長兼縣局局長孫東川也趕了過來,孫東川一到,立刻就露出了焦急的神色,“銘海同誌怎麼樣了?要緊嗎?”

“正在搶救。”喬梁看了孫東川一眼,道,“孫局,你們縣局一定要抽調精乾警力,無論如何都要查出真相,將凶手繩之以法。”

“喬縣長放心,我已經第一時間指示刑偵部門成立專案組,一定要把那無法無天的犯罪分子緝拿歸案。”孫東川拍著胸脯保證道。

“嗯,有什麼進展,及時跟我彙報。”和孫東川說完話,喬梁沉默起來,靜靜地看著搶救室。

等待的時間是最讓人煎熬的,蔡銘海生死未卜,讓喬梁心裡生出了些許自責,如果蔡銘海從一開始就冇來鬆北,就不會有現在這些事。

一旁,孫東川也沉默著,臉色嚴肅的他,眼神有些飄忽,不知道在想什麼。

孫東川之所以會這麼快趕過來,其實也隻是做一個姿態罷了,畢竟蔡銘海之前在縣局工作過,眼下蔡銘海出了這種事,孫東川作為蔡銘海之前的上級,怎麼說也該做做樣子。

就在喬梁等人聚集在縣醫院時,下洋鎮,劉家村。

劉金義拿著手機從外邊走回屋裡,一邊走一邊大笑道,“爸,

我剛從醫院打聽到訊息,那個蔡銘海現在正在搶救,說不定救不回來,一命呼呼了。”

劉金義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屋裡頭,其父親劉良正在泡茶,聽到兒子的話,劉良臉上也不自覺露出笑容,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這次不知道是誰乾的,膽子倒是真大,一上來就想乾死那個檢查組的組長,那個叫什麼蔡銘海的要是真被炸死了,估計這檢查組的其他人怕是會嚇尿了。”

“到時候說不定都不敢再來檢查了。”劉金義順著父親的話往下說,咧嘴笑道。

“這事不好說,就怕縣裡震怒,采取更嚴厲的手段。”劉良皺眉道。

“反正縣裡總不可能一棍子把我們下洋鎮的石礦產業打死,真要那樣,鎮裡第一個就得跳出來反對,依我看,這事也就跟以往一樣,雷聲大雨點小,最後就是走走過場。”劉金義笑道。

聽到兒子的話,劉良搖了搖頭,道,“原本我也是這麼想的,但現在那個叫蔡銘海的組長被人炸了,這性質就嚴重了,誰知道縣裡會是啥態度。”

劉良說著笑了笑,雖然他也有些幸災樂禍的心思,但他其實並不讚成這樣的做法,接著又道,“要我說,乾這事的人就是個蠢材,也不看看現在是啥年代,竟然還敢乾這種無法無天的事。”

“爸,這事八成是董家村的人乾的吧。”劉金義說道。

“誰知道呢。”劉良眼裡閃過一道精光,“如果真是他們乾的就太好了,可以利用這件事一舉將董家村給掀翻。”

說完話,劉良看了兒子一眼,“金義,你先在咱們村裡邊查一查,看這事是不是咱們自己人乾的,隻要不是咱們的人乾的,那就絕對是董家村的人乾的。”

“爸,我覺得不大可能是咱們的人乾的,這劉家村裡,冇咱家點頭的事,誰敢乾?更何況是這麼大的事!冇經過咱們點頭,我不信有人敢這麼乾!”劉金義說道。

“你說的是有道理,但總要以防萬一,就怕下麵那些小崽子無法無天慣了,腦子一熱,啥事都敢乾。”劉良挑了挑眉頭,“你先去摸一摸大家的口風,隻要確保不是咱們劉家村的人乾的,那蔡銘海被炸這事,咱們可以好好做做文章,說不定可以把屎盆子扣到董家村頭上,隻要這次將董家村打趴下,以後這下洋鎮就是咱們劉家村的天下。”

“好,那我這就去喊各房年輕一輩領頭的出來喝酒,讓大家都回去問問。”劉金義點頭道。

“嗯,把這事辦好,儘快給我答覆。”劉良點了點頭。

父子倆談完,劉金義很快就離開,劉良獨自一人坐著,繼續喝茶。

其實像今天蔡銘海被炸這事,劉良是不讚成這種做法的,現今年代和以前不同了,再加上劉良自己是村負責人,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他深知國家力量的強大,個人想對抗體製,那純粹是找死,但眼下事情已經發生了,如果能利用這事打擊董家,那劉良絕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在董家村裡,其實也是跟劉家村類似的金字塔結構,董家村裡能說話做主的是董軍卓一家,再往下則是排資論輩。

而董軍卓雖然不是董家村的村主任,但在董家村是董軍卓說了算,村主任都冇董軍卓說話好使,

劉良和董軍卓當了多年對手,這次如果能利用蔡銘海的事將董軍卓打趴下,以後下洋鎮就是他們劉家說了算。

劉良想著心事,心裡也在暗暗盤算著計劃。

縣裡,喬梁依舊等待在醫院搶救室門口,因為搶救室外聚集的人太多,吵吵鬨鬨的反而影響到了手術,喬梁讓其他人都先行回去。

人走了,搶救室門口也安靜了下來,喬梁找了個椅子坐下來,不時看向搶救室,眼裡露出擔憂的神色。

傅明海出去外麵給喬梁買了晚飯過來,“縣長,您先吃點東西吧。”

“唉,現在哪有什麼胃口。”喬梁擺擺手。

“總要吃一點墊墊肚子。”傅明海關心地說著,又道,“我相信蔡局長吉人天相,一定會冇事的。”

“希望如此吧。”喬梁歎了口氣。

在搶救室門外等了足足三個多小時,醫院的院長等人也過來陪同著,當搶救室門打開的那一刻,喬梁蹭地一下站起來,迫切地問道,“怎麼樣了?”

“手術還算還成功,但因為病人腦部也受到重創,能不能扛過去,還得看病人的意誌力,這幾天暫時得送進icu裡觀察。”主刀醫生說道。

喬梁聽到這個結果,剛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醫生這話的意思是如果蔡銘海扛不過去,就危險了?

“如果把病人送到市裡的醫院,會不會好點?”喬梁問道。

“市裡的醫療水平和設備條件等各方麵肯定都會更好,要是能送到市裡是最好不過,但病人現在的情況,就怕不能亂動。”醫生頗為謹慎地說著。

“縣長,要不請市裡的專家下來吧,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幚.這樣可以讓蔡局長少折騰。”傅明海提醒道。

“對對,那就請市裡的專家下來。”喬梁拍了下額頭,他這是急糊塗了。

幾人說著話,很快,蔡銘海被送進icu裡,因為icu裡是不能探視的,所以喬梁隻能站在外邊看著,看到昨天還好好的蔡銘海,這會身上插滿了管子,時刻在與死神鬥爭著,喬梁心情萬分複雜。

在醫院裡又呆了一會,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喬梁看了看時間,交代醫院要做好看護工作後,這才離開。

鬆北酒店。

一場飯局已經臨近尾聲,黃青山和劉廣波乾完最後一杯酒,劉廣波提起地上一個厚重的手提箱,跟黃青山告辭。

走到包廂門口,劉廣波突然又停住,看著黃青山道,“黃總,今天的事,真不會有事吧?”

“放心吧,不會有事。”黃青山笑眯眯說著,看了劉廣波一眼,半開玩笑道,“事情都做了,你現在再說這個也遲了嘛。”

見劉廣波臉色一下變了,黃青山笑著上前拍了拍劉廣波的肩膀,“放寬心吧,隻要你把那動手的人安置好,啥事兒都冇有,你要是擔心,就出去避避風頭嘛。”

劉廣波聞言,咬了咬牙,提著手提箱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