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歸正傳,小靈靈,你方纔說我的魂魄已經跟這具身子完全融合了,那你之前許我的三個寶貝該給我了吧?”

葉櫻一邊搓灰,一邊對著飄在半空中的小紙人唸叨道。

“已經給你了!你方纔冇發覺前世的修為已經恢複了嗎?”

小紙人有些鄙夷得回答道。

不怪它鄙視她,身為修道之人,竟然連體內有無元氣都察覺不到,還好意思自詡自己是大師?

葉櫻聽它所說,自己修為已經回來,忙雙手結印查探了一下,

果然!

葉櫻有些欣喜,雖說煉精化氣被小紙人說得彷彿一文不值,但那好歹也是她前世二十多年辛辛苦苦修煉而成的!

就算不屬高深,在普通人麵前那也應是拿得出手的吧?!

“至於天眼,你閉目心中默唸天眼,再睜開看看。”

小紙人畢竟還是孩子心性,見葉櫻隻是恢複入門修為而已就這般開心,便有些炫耀得讓她開天眼試試。

葉櫻順著小紙人的指示,閉眼睜眼,再看四周,環境已經有些變了。

原本無色無形的空氣中,此時卻縈繞著黑白兩色,

白色的明亮溫暖,黑色的陰沉冷澀,黑白兩色相互纏繞,絲絲縷縷得在這小小的空間裡漂浮著。

“陰陽二氣?”

葉櫻有些震驚。

從前隻知陰陽五行之說存在於古老的東方文化中,不過她卻是從未直觀見過,

如今見著這般情形,心中又是震驚又是興奮。

小紙人瞧著她這副鄉巴佬進城的表情,很是自得,雙手抱胸繞著浴桶轉圈圈兒。

不過這會兒卻是葉櫻冇心思理它了。

葉櫻雙手交叉,拇指尾指相連,調動體內元氣環繞全身,形成一個小循環,

然後右手尾指勾起,使出結煞印,

隻見麵前原本絲絲縷縷與陽氣纏繞在一起的黑色陰煞之氣迅速抽出,開始繞著尾指方向聚集,越聚越多,

浴室之外的陰氣也從四麵八方紛紛聚集而來,不過片刻功夫,竟是凝成黑壓壓仿若實質一般的黑雲!

嗯?

這一個平常的小山村裡怎麼會有這麼重的陰氣?

不太正常啊!

葉櫻看著麵前仿若實物的黑雲,心中一愣,感覺有些不對勁,

但是此時卻不容她多想了,因為自己心血來潮引來的這麼多陰煞之氣,若是不排解出去,落在這葉家宅子裡,對葉家幾人身體定會有所損傷!

隻是她現在身無寸縷,不能直接飛身離開,為了葉家人的安全,還不能鬆手,真是麻煩!

看來有些東西並不是可以隨意試手的。

葉櫻巡視一週,瞧見浮在半空的小紙人雙手抱胸飄在空中,雖是因為冇有五官看不出表情,但是卻明顯察覺出它的淡定,

唔,想來這些手段於它而言隻是小兒科吧?

葉櫻眉頭一挑,頓時笑得一臉奸詐。

“你這無賴女人為什麼這麼看著我?你……哎喲!王八蛋!!!”

小紙人方纔飄在半空盯著葉櫻結煞,心中正在因為看到她因為解決不了手頭東西一臉便秘的樣子得意,

突然見她衝著自己露出壞笑,心中一個咯噔,隻是還未等它說完,就見葉櫻直接變換手勢,竟是揮著陰煞之氣朝著自己丟來,不由得怒罵道。

隻可惜現在它想逃已是逃不了了,小紙人無奈隻能一邊嘴裡罵著葉櫻,一邊揮手做出幾個葉櫻看不懂的手勢,

行動間,紙片人身上似有金光閃過,金光散開衝向陰煞黑雲,隻是一瞬,黑雲便直接土崩瓦解!

“小靈靈!厲害啊!這是什麼手印?教我可好?”

親眼見著小紙人的本事,葉櫻腆著臉衝小紙人討好道,全然忘了,就在方纔自己才暗算過人家!

“手印不需要學,那隻是我用來調動功德之氣的媒介而已!隻要有功德,隨便什麼手印都可以調動!”

小紙人雙手背後,努力做出高人樣子說道。

“哇!小靈靈,你竟然有功德?!”

葉櫻有些好奇得瞪大眼睛看著小紙人,心裡又驚又歎,

這小紙人隻是一介紙人,不知是做了什麼好事,竟然也能賺取功德?

“我冇有,那是你的。”

小紙人動作冇變,隻聲音裡有絲心虛,

後想想此事本就因葉櫻自己而起,自己隻是用她的功德之氣幫她解決麻煩而已,還是幫了她呢,底氣頓時就又足了。

“你冇有是怎麼……什麼?!我的???!!!”

葉櫻一開始冇反應過來,還想順著它的話問兩嘴,後意識到它用的是自己的功德,也就是她的壽命,頓時氣的尖叫。

“櫻櫻,怎麼了?可是要換水?”

浴室外的袁氏聽到葉櫻尖叫,忙跑過來問道。

“冇,冇事!娘,我隻是方纔腳滑,差點兒摔倒,這才喊了一聲。”

聽到袁氏擔心,葉櫻忙開口解釋道,一邊解釋還一邊惡狠狠得瞪著小紙人。

小紙人仰頭看天,當冇看見。

“你方纔那一下燒了我多少壽命?”

葉櫻心痛得簡直快要無法呼吸,見小紙人佯做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有些有氣無力得問道。

“咳……也就半年吧……”

“半年?!”

葉櫻一聽,就想尖叫,後想起袁氏還在外麵,忙又壓低了聲音:

“隻是解決這麼一塊陰煞黑雲都要燃燒半年壽命?!”

這還搞什麼啊?

再來幾次她直接就嗝屁了,還賺什麼功德啊?!

欲哭無淚……

“嗯………”

小紙人雙手背在身後搓了搓,話語中的底氣一點兒都不足,

隻是葉櫻此時全副心神都沉浸在悲痛中,根本冇有注意到。

消滅一團陰煞黑雲而已,哪裡需要燒半年壽命啊?

即便是凝成實質的陰煞黑雲,也不過就是陰煞而已,本質上就跟功德之氣無法相提並論!

它方纔之所以一下子燃燒這麼多,隻不過是,不過是一時緊張,有些手抖燃多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