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韓春明一覺睡醒,

外麵已是日上三竿。

從臥室出來,

韓母正坐椅子上納鞋底,

韓春明跟韓母打個招呼,便自顧自去院裡打水洗漱。

等他回屋,

飯桌上已經擺好米湯饅頭菜。

“大姨她們走了?”

隨口跟韓母搭句話,

韓春明便坐到桌前開始祭五臟廟。

隻是韓母並不搭茬,

她還在生韓春明的氣,

韓春明昨天當著她和她大姐的麵數落孟小杏,多少有點過分。

今早她大姐走的時候都還滿肚子委屈。

可讓她埋怨韓春明,她又張不開口,畢竟兒子說的冇錯。

“春明,你那工作找咋樣了?吃完飯,你再去街道辦看看?”

聽著韓母的問話,

韓春明手中筷子一停,

“媽,已經有譜了……”

說話的同時嚥下嘴裡的饅頭,

韓春明看向韓母,

“媽,您瞧好,不出三個小時,後院那程建軍一準上門來給您報喜。

大概率是去食品廠,下午辦手續,明天就能上班。

但,媽您可彆輕信那小子的鬼話。

那小子正跟我競爭蘇萌呢,

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舉動,都是為了打掉我這個競爭對手。

隻要蘇萌一天不嫁人,您就得對他多留點心。

您看著吧,他給我找的工作,我連一個月都乾不滿,他就得給我整開除……”

慢理條紋的給韓母打著預防針,

韓春明一臉的玩味,嘴角上揚,滿是不屑。

韓母則聽的眉頭深皺,

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兒子的話。

回味半天,

正打算開口詢問,

就聽著院裡傳來喊話聲,

“春明…春明……”

韓春明往門外瞅一眼,再轉頭跟韓母對視一下,

“得,三小時換成三分鐘……”

完後便朝外麵喊話:

“建軍,我在呢……”

話音未落,

程建軍已經興沖沖的走進來,邊走邊顯擺道:

“春明,好訊息,好訊息,工作的事有著落了,我爸給拿下了……”

韓春明先看韓母一眼,完後馬上轉頭笑臉相迎,

身子前傾給程建軍拉椅子,

“快說說,是什麼工作?”

程建軍大馬金刀的坐下來,

滿臉笑意的嘚瑟道:

“義利食品廠,愛去不去啊……”

韓春明當即猛的一拍手,

“哎呦喂,食品廠,那以後餓不著了啊……”

滿心歡喜的感歎一句,

韓春明用力拍一下程建軍的肩膀,

“要麼說還是你爸厲害,這麼難辦的事都手到擒來,冇說的,你們父子倆都是這個……”

儘心配合著程建軍的顯擺,

話裡話外韓春明給程建軍戴起高帽,再豎起大拇指。

“哎~誇獎了誇獎了……”

程建軍明明一臉的滿足,卻故作謙虛的連連推諉。

“怎麼著?打算怎麼謝我?”

韓春明當場一拍桌子,

“走著,哥們砸鍋賣鐵也要帶你搓一頓……”

話完就站起身來,拉著程建軍出門,

臨到門口纔回頭朝韓母告假,

“媽,中午就不用給我做飯了……”

倒是程建軍這時候還不忘做表麵功夫,

回頭朝韓母扮乖道:

“阿姨,那我們走了……”

結果話冇說完,就被韓春明拽走。

獨留韓母站在門口,滿心擔憂。

咋就還真給小五子說中了呢?

那這以後可咋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