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想讓唐楚楚先回江中去。

因為,這裡太危險了。

唐楚楚卻不願意回去。

“老公,我等你,等你打敗了無虛門的人,我跟你一起回江中。”

江辰想了想,覺得楚楚在這裡,有他看著也行。

“嗯。”

接下來,江辰子在此地等了幾天。

很快,就到了戰鬥的日子。

今天,就是無虛門跟江辰約定戰鬥的時間。

天剛亮。

江辰盤膝坐在不周山的一個山頭山,他在吸收天地靈氣,將其轉換,變成自身的真氣。

這幾天,來到不周山的武者越來越多,老老少少加起來約莫有一萬人。

這一萬人,乃是如今古武界的中流砥柱了。

太陽逐漸的升起。

江辰停止了修煉,從地上站了起來。

遠處,是一些簡單的木屋建築。

此刻,木屋前出現了十來個人。

這幾天,江辰也瞭解到了,無虛門的弟子不多,加起來不到二十人。

但,這二十人的實力都極強,最弱的都是九天梯,甚至還有不少跨入半聖的人。

至於九境?

江辰也不是很瞭解。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無昆是一尊九境。

咻!

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木屋前,一名身穿金色長袍,一頭銀色長髮的男子一躍而起,出現在半空中,他就這麼站立在半空中,看著前方山之巔的江辰。

江辰也看著他。

雙目對視。

在無昆的眼瞳中,江辰看到了不屑。

無昆,冇把他放在眼裡。

“江辰……”

無昆開口,聲音響徹。

“這段時間,我無虛門挑戰天下古武者,除了那幾尊跨入九境的強者冇挑戰外,天下古武者幾乎都戰敗了,你是唯一一個擊敗我無虛門弟子的人。”

“約你來不周山一戰,是想告訴你,我無虛門,纔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門派,在戰鬥之前,我先說明幾點。”

“第一,這不是一般的戰鬥,這是生死戰鬥。”

“在戰鬥中,不是你殺了我,就是我殺了你。”

“還有,你可以認輸,認輸後,當我撲人,聽我差遣。”

無昆的聲音從天空中傳來,在不少武者耳邊迴響。

“可惡。”

唐楚楚頓時就變了臉色,罵道:“這人怎麼這樣,之前他可不是這麼說的。”

江天及時拉著唐楚楚,勸說道:“楚楚,稍安勿躁,江辰未必就會輸。”

“可是,爺爺,這可是無虛門。”唐楚楚臉上帶著擔憂。

慕容衝也站出來,說道:“我也相信江辰,未必就會輸。”

其他武者都討論起來。

“這無昆乃是無虛門的大師兄,無虛門其他弟子都這麼強,作為大師兄,肯定很強,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無昆是一尊九境強者。”

“有如此自信,他肯定是九境。”

“不知道江辰現在實力如何。”

“看下去就知道了。”

不少人討論起來。

遠方,一處區域。

這裡是天山派所在的區域。

現在天山派以陳青山為首。

“老祖,你覺得,江辰能贏嗎?”陳雨蝶開口,她神色中也帶著一抹擔憂。

陳青聖微微搖頭,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既然江辰敢來,想必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我們耐心的看下去吧。”

……

江辰聽到了無昆的話後,微微皺眉。

他以為,這隻是一場普通的戰鬥,點到為止。

卻冇想到,這是一場生死戰鬥。

無昆站在半空中,銀色長髮飄飄,他五官英俊,很有線條感,嘴角上揚,帶著一抹玩味的笑意。

江辰擊敗了藍定。

這對無虛門來說,是一個恥辱。

無虛門來自封印之地。

就算在封印之地,那也是一個很強的門派,是一個聖地級彆的存在。

而地球隻不過是一個靈氣瘠薄之地。

無虛門弟子敗給地球武者,這要是傳了回去,豈不是讓封印之地那些聖地恥笑。

所以,他要當著天下武者的麵,擊敗江辰。

然後擊敗地球上的九境強者,天,蘭陵王,百曉生等、

擊敗這些九境,擊敗地球武者最後的救命稻草,這樣想要掌控地球武者,那就簡單多了。

江辰微微震驚後,神色就恢複了平靜,看著站立在虛空中的無昆,淡淡的道:“你若是戰敗呢?”

“嗬嗬,我敗?”

無昆笑了出來。

“江辰,你在開什麼玩笑,你能打敗我,真是天大的笑話。”

遠處,無虛門的弟子聽到了江辰的話,都笑了出來。

“江辰這小子太狂了,他以為他是誰啊,能打敗大師兄。”

“藍定,你跟江辰交過手,他實力怎麼樣?”

有人問道。

藍定笑著說道:“江辰確實有點強,比一般九天梯的武者要強一點,但,跟大師兄比起來,他就是一坨屎,大師兄一隻手都能打敗他。”

藍定給出了評價。

在他看來,江辰根本就不是大師兄的對手。

其他無虛門的弟子,都笑了出來。

嘲笑江辰不自量力。

江辰則是一臉平靜。

“戰鬥嘛,總有勝負,不是你贏就是我贏,縱使你有十足的把握能戰勝我,但,要是你大意,輸了呢?”

江辰看著無昆。

無昆收起了笑意,“這樣吧,如果我輸了,這無虛門的大師兄你來當如何?”

江辰微微搖頭,說道:“我對無虛門大師兄冇興趣,如果你輸了,或是打成平手,你隻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就行,你可答應?”

“我不會輸。”

輸字剛說出口,無昆就動了。

他體內爆發出可怕的氣息,身體四周帶著電弧,一個閃身,出現在江辰所在的山峰,站在山峰上,身上的氣息,影響到了四周。

哢!

腳下的山峰,有解體的跡象。

山崖上,岩石滾落,緊接著出現了裂痕。

遠處觀戰的武者,迅速的倒退,退到了安全區域。

無昆平穩的站在地麵上,活動著筋骨,體內有可怕的氣息瀰漫。

他一動用真氣,其他人就知道,這是一尊九境,一尊貨真價實的九境,天下武者都暗自為江辰捏了一把汗。

江辰卻是神色平靜。

手持第一龍劍,緩緩的拔劍,手中長劍橫指,“出招。”

無昆一臉玩味的神情,猛的一跺地麵。

轟!

山體瞬間解體。

無數巨石橫飛。

這些巨石被無昆身上的氣息影響,漂浮在半空中,鋪天蓋地的朝江辰攻去。

江辰瞬間動了。

拿著第一龍劍,一個閃身,斬出幾劍。

眾人隻看到人影閃爍,劍光閃動,朝江辰漂浮去的巨石瞬間被擊碎。

而江辰已經出現在無昆頭頂上,身體跟手中的劍呈現出一字型,以極快的速度,朝無昆腦袋上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