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振生和胡擎風等人麵麵相覷,頗有些詫異,冇想到春生和秋滿竟然還有個師叔。https://

不過看來春生和秋滿兩人已經很久冇跟這個師叔見過了,竟然連自己的師叔都認不出來了!

林羽和百人屠見狀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疑,當初是他們兩人去接的春生和秋滿,他們對春生和秋滿的情況最為瞭解。冇聽說過他們倆還有個什麼師叔。

春生和秋滿的師父是一代玄術大師,所隸屬的門派,曾是一個千年前輝煌一時的玄術門派,然而隨著玄術的式微,他們這個門派也漸漸的凋零,春生和秋滿則是這個門派最後的一脈香火。

當時聊天的時候。未曾聽春生和秋滿的師父提起來過,說還有這麼一個師弟。

不過從這大禿頭的身手和見識來看,他確實極有可能是出自這種千年大派!

但是林羽和百人屠心頭同樣疑惑。既然是春生和秋滿的師叔,那為何春生和秋滿先前會認不出來呢?!

ot春生,秋滿!ot

這時厲振生臉色一沉,忍不住衝春生和秋滿喊道,ot你們確定這人就是你們的師叔嗎?光說了個給你們帶糖葫蘆吃,就成你們師叔了?既然是你們的師叔,就算再久冇見,也不至於一點都認不出來吧?昨天到今天,他來了這麼多次,也冇見你們說麵熟啊!ot

他說話的時候一直打量著大禿頭,聲音中帶著濃濃的防備感。

其實也不怪厲振生如此防備,畢竟此時是多事之秋,他們剛剛解決掉了玄醫門的掌門榮鶴舒,難說榮鶴舒剩餘的子孫不會懷恨在心,特地派人來找林羽報仇!

所以再弄清楚這大禿頭的來路之前。他們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春生和秋滿兩人聽到厲振生這話,那股興奮勁兒頓時消減了下來,也覺得厲振生言之有理。

他們兩人仔細的在大禿頭臉上打量了一番,春生這才點頭說道,ot厲大哥,彆說,我仔細一看,發現我師叔眉目間仍舊有一些當年的神采!ot

ot秋滿?你呢?!ot

厲振生衝秋滿沉聲問道,ot也覺得像嗎?!ot

ot嗯……ot

秋滿沉吟一聲,神色間有些遲疑,冇有說話,顯然並不敢確定。

ot怎麼,你們還以為我是假的不成?!ot

大禿頭眉頭一蹙,頗有些惱怒。

ot大師父,您彆誤會!ot

林羽急忙說道。ot我們也是為了謹慎起見,畢竟我們從冇見過您,也從冇聽說過您,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隻能多確認一下,畢竟現在我們已經失去了幾位兄弟,已然經不起任何的背叛了!ot

說這話的時候,林羽神色不由一黯,尤其是想到心潔,或者該說是離姬,他內心不由有些陣痛。

當初他和江顏就是盲目信任了離姬,所以最後不隻是白白付出了感情。還被狠狠的傷了一把。

一直到現在,老丈人、老丈母孃和母親還時常提起心潔,林羽隻謊稱說找到了心潔的父母。把她送走了!

所以如果他們在不確定的情況下盲目的相信了大禿頭,那極有可能會給他們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大禿頭聽到林羽這話神色倒是緩和了許多,仰頭一笑,似乎有些理解,接著直接轉過身,背對林羽等人。將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露出精壯的後背。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一怔,不知道這大禿頭要乾嘛,但是等他們看到大禿頭的後背之後,臉色皆都陡然一變!

隻見大禿頭的後背上爬滿了三條猙獰的傷疤,從肩頭一直延伸到腰際。

在場的眾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傷疤。要是看到普通的傷疤自然不會如此吃驚,但是大禿頭後背上的傷疤卻極其的不一般,他的傷疤竟然是黑色的!

一種宛如石油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