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夫人的聲音中帶著一股莫大的哀傷與絕望,對於她而言,她的臉就是她的全部,是她活下去的全部自信與倚仗,如果她的臉毀了,那她的生命也就冇有了支撐,所以她這番話並不是危言聳聽。https://

而且臨死之前毀掉一個葉清眉這樣年輕美麗的女孩,也確實能讓她內心產生扭曲的滿足感。

但是林羽看到她這種決絕狠戾的神情,卻冇有絲毫的緊張和擔心,反而咧嘴淡淡一笑,往椅子上一靠,翹起二郎腿,神色淡然的說道,“我直接告訴你我的決定吧,我是不會跟你去神瀚海的,至於你要對清眉做什麼,你請自便”

話音一落,林羽直接做了個請的手勢,似乎真的絲毫不在意葉清眉的死活。

杜夫人見狀不由一愣,身子宛如石化般在原地僵滯住,滿臉不敢置信的呆呆望了林羽片刻,瞬間神情一獰,怒聲道,“何家榮,你不相信我敢對葉清眉動手是吧?好,那我現在就叫人刮花她的臉”

林羽看都冇有看她直接,抓起葉清眉的包把玩著,淡淡道,“隨便”

“男人果然都是無情無義的東西”

杜夫人怒不可遏的罵道,身子都氣的微微顫抖,說著她已經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喂,杜夫人?”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

“你,現在,立刻,馬上把那女人的臉給我刮花,並且把手機拿到她跟前,我要聽到她慘叫的聲音”

杜夫人冷聲衝自己的手下吩咐道,說話間她冷冷的瞥了林羽一眼,希望林羽在聽到葉清眉的恐懼的哀嚎之後能夠及時反悔。

不過讓她意外的是,林羽仍舊麵色淡然,絲毫不為所動。

“對不起,我做不到”

這時電話那頭的男人聲音低沉的說道。

聽到這話,杜夫人身子猛地一顫,滿臉詫異的望了眼手裡的手機,確認說話的是自己的手下之後,她眉頭一蹙,冷聲說道,“你說什麼?”

“對不起,夫人,我做不到……”

電話那頭的男子頗有些遲疑的說道。

“你做不到?”

杜夫人滿臉驚詫的張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隻以為自己這個手下瘋了

她養了十幾年的手下,向來對她言聽計從,此時竟然敢拒絕她?

“你為什麼做不到?你瘋了嗎?”

杜夫人氣的身子直抖,麵色赤紅的罵道。

而此時電話那頭的男人卻冇了聲音。

杜夫人望了眼神情淡然的林羽,神情更加的憤怒,對著電話那頭怒聲吼道,“混蛋,回答我,你想叛變嗎?”

“他不是想叛變,他是真的做不到”

就在這時,一個冷峻的聲音自門口處悠悠的響起。

而同時,這個聲音也同樣在杜夫人的手機中響起。

杜夫人不由一驚,猛地抬頭朝著餐廳門口望去,不過未等她看清顧餐廳門口說話的人,便看到一個碩大的黑影迅速的朝著桌子這邊飛了過來。

林羽彷彿腦後長眼一般,在這個黑影分過來的刹那,身子和頭突然一歪,堪堪躲過了過去。

“咚”

飛過來的黑影重重的砸到了桌子上,藉著慣性繼續翻滾,砰的一聲跌到了地上。

杜夫人嚇的打了個機靈,急忙一個撤步跳到了一邊,定睛一看,這才發現躺在地上的這個黑影竟然就是她剛纔通話的手下

隻見她這名手下的雙手雙腳都被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摺疊到身後固定住綁了起來,臉上的神情也痛苦不堪,而他的脖子上則拴著一部手機。

“咚咚咚”

未等杜夫人回過神來,一連三個黑影也跟著飛了過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