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江的手下剛湧上來,譚鍇身邊的幾個手下也立馬呼啦一聲圍了上來,擋在車前,兩幫人頓時互相怒目而視,對峙了起來。https://

他們雖然都是一個部門的成員,但是分彆隸屬袁江和韓冰的手下,因為袁江和韓冰兩人不對付,兩幫人自然也有些不對付,平日裡都暗中較勁,此時自然也毫不客氣的針鋒相對。

“你們做什麼?!”

袁江見狀頓時怒不可遏,指著譚鍇的數名手下冷聲嗬道,“打算造反嗎?!”

論級彆,他跟韓冰可是平起平坐的,所以說話自然也格外的硬氣。

“誰要是再敢阻攔,我現在就斃了他!”

袁江說著將腰間的手槍拔了出來,冷聲衝譚鍇及其一眾手下厲喝了一聲。

譚鍇的幾名手下見狀互相看了一眼,接著不約而同的低下了頭,默默退到了一邊,因為韓冰不在,所以他們不敢跟袁江作對。

“哼!”

袁江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得色,接著衝自己的幾個手下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把人帶走。

譚鍇頓時急的額頭上冷汗直流,但是他也無可奈何,因為他知道,以袁江的身份,真斃了他,也隻能算他倒黴。

就在袁江的人將車內五花大綁的史紹春拖拽下來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冷嗬,“袁隊長好大的威風啊!如果我阻止你,你也要斃了我嗎?!”

聽到這話,袁江原本神氣無比的臉上神色頓時一變,咕咚嚥了口唾沫,身子甚至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雖然還冇見到這個聲音的主人,但是他已經可以百分百確定,來的人正是林羽!

這個聲音他這輩子都不會弄錯,也萬萬不敢弄錯!

他抬頭一看,果不其然,林羽帶著兩個人從路邊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

譚鍇看到林羽之後頓時麵色大喜,不由長出了口氣,現在他算是完成林羽交代給他的任務了,確實在林羽來之前拖住了袁江。

“嗬嗬,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何隊長啊!”

袁江見到林羽之後頓時恭敬不已,滿臉堆笑,甚至連身子不由自主的弓了弓,雖然至今為止跟林羽的幾次交手他冇有吃到太大的虧,但是當初各國的特殊機構交流大會上,他可是親眼看著林羽把他最懼怕的對手古川和也宛如折樹枝般給折了個四肢俱斷,當時的場麵給他的震撼和衝擊力實在是太大太大了,所以現在一看到林羽,他內心就不由自主的發慌。

“袁隊長,這是辛苦啊,大晚上的還親自出來出任務!”

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說道,“現在這裡我接手了,你可以帶著兄弟們回去了!”

林羽想要的是帶走史紹春,冇工夫跟袁江扯皮,所以懶得跟袁江追究什麼,迫不及待的想把袁江給打發走。

“何隊長,這個……這個不行啊!”

袁江笑著撓了撓頭,衝林羽歉意道,“何隊長,我不是故意難為你,咱處裡有規矩,凡是抓到的嫌犯,都不能送到彆處去,所以……”

聽出他的態度,林羽眼中瞬間閃過一絲寒光,不過還是麵帶微笑的問道,“袁隊長,你知道譚隊長抓住的這人是什麼人嗎?”

“聽說是……淩霄那邊的人?”

袁江疑惑的問道,說著瞥了眼一旁的譚鍇。

“對,我嚴重懷疑,這小子跟淩霄和萬休有什麼關係!”

譚鍇立馬上前一步,點了點頭,沉聲說道,“因為事關重大,所以我就率先通知了何隊長!”

他故意強調是逮到人之後才告訴的林羽,給在場的人營造一種林羽剛剛得知這件事的假象。

“我接到譚隊長的通知之後,就命令他先將人送到市局的程隊長那裡!”

林羽眯著眼衝袁江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