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卜勒見狀也好奇的朝著林羽手中的手機螢幕上看去,隻見林羽已經點開了一家酒店的監控視頻,視頻中自上而下的畫麵顯示的正是酒店大廳前台。https://

此時幾名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正站在前台前麵跟工作人員交流著什麼。

領頭的男子跟工作人員交流的時候,其他的男子則一直十分警惕的四下掃視著大廳,眼神在大廳內來往的客人臉上遊走。

不知道領頭男子跟工作人員說了些什麼,前台的工作人員不停的衝男子擺著手。

“莫非,就是這些人在找您?!”

阿卜勒看到手機螢幕上的畫麵後臉色猛地一變。

“叮鈴鈴……”

而就在此時,他另外一部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看了眼號碼,急忙接了起來,接著沉聲說道,“我知道了!你們正常應對即可!”

隨後便掛斷了電話,麵色急切的衝林羽說道,“何先生,這幫人確實是來找您的!剛纔打來電話的,就是監控上這家酒店的負責人!因為這家酒店並不是您剛纔選定的那三家適合動手的酒店,所以我讓他們正常應對!”

“嗯,讓他們正常應對即可,暫時不要打草驚蛇!”

林羽點了點頭,眼睛仍舊緊緊盯著手機上的畫麵,雖然從這角度,隻能看到這幾人的側臉,但是林羽仍舊在極力的辨認著這幾個人。

領頭的男子又說了些什麼,前台的兩名女工作人員仍舊擺手拒絕他。

可見這家酒店的保密措施十分到位,不肯輕易泄露入住客人的資訊。

領頭男子突然陰冷的笑了兩聲,接著從口袋中掏出一塊鵝卵石狀的東西,在手心裡掂量了掂量,接著手掌猛地一收,然後輕輕的揉撚,一抹細小的石頭粉末便從他的手掌中緩緩灑落出來。

可見,剛纔那塊鵝卵石狀的物體,被他徒手給生生捏碎!

他這個手段十分的粗暴簡單,但是卻也十分的有效,前台的兩名工作人員看到這一幕頓時都臉色大變,驚恐萬分,接著跑去跟領導請示了一下,回來在電腦上查詢了起來。

“彆說,這幫人手段還挺高明的!”

林羽不由笑了笑,冇想到這幫人還挺聰明,選瞭如此取巧的一種手段,既冇有跟酒店形成任何的衝突,又能通過武力威懾,達到目的。

在這種情況下,絕大部分酒店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損失,都會選擇跟他們合作,哪怕到時候客人投訴下來,也可以推脫成工作失誤,得罪客人,總比得罪這幫人要好。

前台的工作人員在電腦上查完之後,便跟領頭的男子反應了下結果,因為林羽冇有入住過這家酒店,所以自然不可能有他的入住記錄。

不過領頭的男子似乎有些不甘心,繼續跟前台的工作人員打著手勢,同時掏出手機遞給前台工作人員,似乎展示的是“何家榮”的照片,前台的工作人員一個勁兒的直搖頭。

見狀,這幾名西服男子才終於放棄,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而就在這幾人轉身的刹那,林羽十分迅速的將這個畫麵擷取了下來,不過因為攝像頭畫素較低,加上這幾人走路的速度較快,所以所拍攝的圖像並不太清晰。

林羽皺著眉頭仔細的看了片刻,沉聲說道,“看不太清模樣,不過能夠判斷出來是亞陸人!”

這個資訊對他而言幾乎冇有任何價值,他判斷不出來對方是什麼人,畢竟隱修會和神木組織的主要成員也都是亞陸人,不過沒關係,不管對方是人是鬼,很快就能夠當麵見分曉了!

此時天色已經漸晚,吃過晚飯,幫薩拉娜診治過後,林羽看了下阿卜勒根據監控畫麵所做的記錄,在這段時間內,十八間酒店已經有五家酒店被這幫人排查過了。

如果光計算酒店,那這些人排查的速度並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