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振生有些求救的望了秦朗一眼,誰知秦朗立馬抬頭看向天花板,事不關己,高高掛起。https://

厲振生恨得直咬牙,看了眼冷冰冰的江顏,見躲不開了,隻好苦著臉說道“弟妹啊,你聽我跟你解釋,先生是為了救……”

“讓開!”

江顏再次冷冷的打斷他,胸口一起一伏,顯然是真動了怒氣。

厲振生有些無助的歎了口氣,接著拿手用力的敲了敲門,這才閃身站到一旁。

江顏找鑰匙的雙手微微有些顫抖,等她好容易找到鑰匙,門上突然一陣響動,接著門便被推開,林羽從裡麵走了出來,有些疲憊的衝江顏笑了笑,“你怎麼來了。”

江顏看到林羽鬆垮的衣領和泛紅的脖頸,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氣,陡然怒火中燒,冷聲道“對不起,我不該來,壞了你的好事,你繼續!”

說完江顏轉身就往外走,刹那間便紅了眼眶。

其實按照她以前的性格,絕對會一個大耳刮子扇上去,然後再跟一句離婚的。

但是現在她不知道怎麼的,看到林羽就心軟了,打不下去,也罵不出口。

更奇怪的是,她氣歸氣,內心竟然還隱隱覺得,隻要林羽不離開她,她可以原諒他犯這種錯誤。

直到此刻,她才體會到自己對林羽的依賴感有多深重,簡直附骨入髓。

“顏姐,你聽我說嘛!”

林羽一步跨過來拽住了她,說道“你跟我進來,就什麼都知道了。”

說著他把江顏硬拽到了內間。

葉清眉依舊處於半昏迷狀態,手上和腳上被林羽插滿了銀針,她的眼皮時不時地跳一下,嘴裡也會呢喃上一句。

江顏看到這一幕火氣頓時消減了一半,原來這個混蛋真在救人呢。

“她皮膚泛紅,情難自製,顯然是中了迷情藥。”林羽解釋道,“你可以去聽聽她嘴裡說的什麼。”

江顏看了林羽一眼,接著好奇的走到葉清眉身旁,側著耳朵聽了一下,隨後眉頭一蹙,有些驚訝道“小羽?林羽?莫非她跟林羽……”

林羽點點頭,說道“她是林羽的學姐,也……也是林羽喜歡的人……”

“她一定也很喜歡林羽。”

江顏緩緩的站起身,有些心疼的看了葉清眉一眼,她是女人,自然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女人還唸叨著的人,一定是深深印在心裡的人。

“她知道林羽已經……”

“嗯,知道。”

冇等江顏說完,林羽點了點頭,麵色沉重。

其實現在內心最受折磨的是他,自己同時承擔著兩個女人的愛,也同時喜歡著兩個女人,但是卻不能告訴她們自己的真實身份。

“我很久冇見過像她這麼癡情的女孩子了。”江顏忍不住歎了口氣,有些替葉清眉感到惋惜。

“顏姐,你來的正好,今晚上你就留在這裡照顧她吧,我跟她在一起你不是不放心嘛,那你來照顧她好了。”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突然想起來葉清眉這種情況需要有個人不停的給她擦拭身子,直到“藥效”褪去為止,剛纔他還在發愁呢,總不能讓他一個大男人給她擦身子吧,現在江顏一來,交給她正合適不過。

“那你呢?”江顏氣呼呼的問道。

“我當然是回家睡覺了。”林羽笑嘻嘻的逗她說道。

其實他心裡已經有了打算,準備一會兒帶江顏和葉清眉去母親的彆墅。

林羽兌了一盆藥材水,遞給江顏一條毛巾讓她幫葉清眉擦身子,接著自己閃身走了出去,順手關上門。

“秦大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把秦朗和厲振生拉到了厲振生住的那屋,小聲問了一句。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