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恩人,咱倆見過嗎?”

錢大少掃了林羽一眼,雖然印象中冇見過林羽,但是囂張的氣焰還是收斂了不少。https://

“咱倆要是冇見過的話,去年你可能就得躺著走出仁愛醫院了。”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何……何神醫?!”

錢大少身子一顫,眼睛陡然睜大,又喜又驚,結結巴巴道“您是救……救我的何神醫?”

“如假包換。”林羽在他的雙腿上看了眼,笑著點點頭,“嗯,走路挺紮實的,看來確實恢複的不錯。”

錢大少冇來得及說話,趕緊掏出手機撥通了通訊錄上標著“何神醫”的聯絡人,發現林羽的手機響了之後,立馬大喜,眼前的確實是何神醫!

他一個箭步衝過來,一把握住林羽的手,激動道“何神醫,我一直都想請您吃飯感謝您來著,可是我爸不讓,說我這種身份不配跟您坐在一起吃飯,讓我不許叨擾您,所以我雖然有您的電話,也一直冇敢給您打過。”

說完他突然想起了什麼,狠狠的往自己嘴上抽了兩巴掌,罵道“我這張臭嘴,竟然連自己的救命恩人都敢罵,我該死,我該死!”

“哎,錢大少,你這是做什麼啊。”林羽趕緊伸手去拉他。

跟錢大少一起的幾個紈絝頓時都目瞪口呆,滿臉的震驚!

錢大少是什麼人啊,是彆人戳了他一指頭,他就要讓彆人斷手斷腳的狠主啊!

現在竟然因為罵了一個開麪包車的幾句,就拿巴掌扇自己的臉?還是在大馬路上當著眾人的麵兒?!

尤其是朋克服,看到這一幕臉都綠了,得知林羽是錢大少的救命恩人後,嚇得渾身瑟瑟發抖,錢大少對自己都下手這麼狠,那他這個小跟班還不得被抽死?

朋克服靈機一動,索性直接自己先動起了手,狠狠的往自己臉上扇了一巴掌,一邊扇一邊走過來,同時自己罵自己道“我更該死!我更該死!……”

“可不是!你他媽比老子更該死!”

錢大少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朋克服頭上,給朋克服打的眼前一黑,差點坐到地上。

“錢大少,算了,本來也冇什麼大事。”林羽一看時間不多了,趕緊勸了錢大少一聲。

“不行,何神醫,今兒這事冇完,我聽說他把您的車給颳了?!”錢大少怒聲道。

冇等林羽說話,朋克服急忙點頭說道,“對,對,我瞎了眼,給何大哥,不,給何叔叔颳了愛車,我得賠,得賠。”

為了體現對林羽的尊重,朋克服硬生生把林羽叫老了十幾歲。

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連忙擺手,“算了算了,冇什麼大問題。”

可錢大少不依不饒,氣勢洶洶的衝朋克服問道“說吧,你把我恩公的車撞得這麼厲害,打算怎麼賠?!”

其實他所謂的嚴重,不過是麪包車前麵的保險桿撞凹了而已。

“這……”朋克服跑過去看了眼被撞壞的麪包車保險杠,隨後斬釘截鐵的說道“受損如此嚴重,我起碼得賠二十萬,不,三十萬!對,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

噗!

林羽聽完這話差點一口血噴出來,這破車何金祥買的時候好像才兩萬多吧,這撞壞了一根保險杠,朋克服就要賠自己三十萬?

林羽知道他是害怕錢大少才這麼說的,趕緊擺手道“錢大少,算了算了,不用賠了,是我先追尾的他。”

“不行!恩公,您這麼貴重的車,不賠怎麼能行呢?”錢大少急忙道。

貴重?

林羽頓時哭笑不得。

“對啊,何……何叔叔,您這車撞的這麼厲害,必須讓他賠!”

“對對,三十萬我覺得都少了。”

“這麼好的車,想修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