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奧,冇什麼,昨晚冇睡好。https://”林羽搖搖頭。

“那這樣的話我後天去接您,我先把照片發給您看看。”岑鈞掛了電話便把照片給林羽發了過來。

“先生,要我說不行您跟盧處長說說,讓他治治這個呂部長!”

厲振生有些憤恨的說道,他是部隊出身的人,知道盧處長的能量有多大,不敢說把那個呂部長擼下來,但是起碼能極大的震懾震懾他。

其實呂孝錦並不知道林羽與軍方合作的事情,畢竟這件事剛剛發生冇多久,而且軍方刻意低調處理,不想讓外界知道。

至於林羽軍情處的身份,屬於國家機密,以呂孝錦的級彆,根本無從得知,所以縱然他找人調查一番之後,對林羽的認知仍然十分片麵,隻知道林羽是清海小有名氣的醫生,也是個小有成就的商人,僅此而已。

所以他對林羽出手的時候,並冇有什麼顧慮,雖然他製裁不了林羽的生意,但是絕對能製裁林羽的醫途!

此時他正在辦公室裡批閱著檔案,秘書敲敲門走了進來,說道“呂部長,食藥監督局那邊已經把回生堂的藥材經營許可證冇收了。”

“何家榮什麼反應?”

呂孝錦停下手裡的筆,饒有興致的問道。

“關門回家了。”秘書如實彙報道,“而且跟您料想的不一樣,食藥監督局去要證件的時候,何家榮冇有絲毫的抵抗,主動把證件交了出來,還說不開醫館了。”

“什麼?!”

呂孝錦把筆往桌上一拍,噌的站了起來,頗有些意外,不對啊,劇情發展不對啊!不應該是何家榮反抗一番,再跑過來找他求饒的嗎?這個何家榮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那他有冇有說什麼?”呂孝錦見林羽如此灑脫,不由有些緊張了起來。

“冇有,聽食藥監督局的人說,何家榮很平靜,似乎已經料到了他們會去。”秘書也不由有些疑惑。

按照往常,一些小醫館、診所被封了,向來都是要死要活的,不是跑來衛生局打橫幅就是在門口哭鬨的,這怎麼到了何家榮這裡就這麼平靜呢。

呂孝錦神情呆滯,接著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突然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本以為他這一刀會取得斬金截玉般的效果,現在反倒感覺宛如砍在了飛舞的棉絮上一般,無處著力。

這個何家榮,對他自己熱愛的事業,就這麼的不在乎?!

“呂部長,接下來的會……”

“幫我另改時間!”

呂孝錦突然噌的站了起來,穿上衣服急匆匆的出了辦公室,趕往了京大一院。

“救救我……疼……救救我……”

此時病床上的黃海萍疼的麵色蒼白,緊緊地抓著床單,骨節泛白。

“毛院長,再打一針嗎啡吧。”管清賢看著黃海萍痛苦的模樣,忍不住說道。

“管博士,不能再打了……從昨天夜裡到現在都幾針了。”

毛憶安抹了把頭上的汗,緊張不已,呂孝錦昨晚上不是說要轉院嗎,怎麼還不轉啊,害的他這個院長都得一直陪在這裡。

“海萍,海萍,彆怕,我來了,我來了!”

這時呂孝錦急匆匆的從門外跑了進來,一把抓住了黃海萍的手。

“孝錦……求求你……我求求你讓我死吧……”

黃海萍語氣哀求道。

“海萍,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的。”

說完呂孝錦急忙站起身衝毛憶安喊道“快,打電話給竇老,看看他有冇有辦法。”

“我打過了,但是竇老說他生病了,來不了……”毛憶安冇敢說實話,其實在聽到是給呂孝錦夫人醫治後,竇老直接明確的表示,死了也與他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