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纔發生了什麼?”

萬士齡擰著眉頭問道,似乎還冇反應過來,這郝寧遠怎麼還來去一陣風呢?

“好像看了一張紙條,然後就走了……”

萬維運也有些摸不著頭腦,到底是什麼紙條,能讓郝寧遠看一眼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呢?

“曉川,你跟上去看看,看他到底去哪了。https://”萬士齡沉聲道。

萬曉川的車就在路邊,趕緊答應一聲,鑽進車裡追了上去。

他一路追隨郝寧遠,最後看到他的車停在了回生堂跟前,頓時滿色一寒,恨恨的罵了一聲,再次開車返了回去。

“爺爺,那個郝寧遠去了回生堂。”萬曉川一下車便彙報道。

“去了回生堂?”萬士齡微微一怔,“回生堂不是關門了嗎?”

“不知怎麼的,又開門了。”萬曉川也有些疑惑。

“那他進了回生堂都說了些什麼?”萬士齡皺著眉頭問道。

“我……這個,我冇聽,就光著急回來了。”萬曉川撓撓頭,支吾道。

“廢物,你他媽能乾點什麼。”萬維運氣的踹了他一腳。

“這個何家榮不除,始終是個心腹大患啊。”萬士齡皺眉捋著鬍子,緩緩的說道。

“爸,您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吧。”萬維運哪能聽不出父親話中的意思,舔了舔嘴,眼中迸發出了一絲凶光。

話說郝寧遠到了回生堂,便迫不及待的衝了進去,急忙道“何先生,這紙條可是你給我的?”

“郝部長,您看到了啊。”林羽笑嗬嗬的點了點頭。

“十六伊始,困頓難安,動土不破,百藥難解。”

郝寧遠念著字條上的十六個字,心驚不已,這何家榮莫非是神仙不成?

“十六伊始,困頓難安”,說的是他從上個月開始,便感覺頭暈昏脹,渾渾噩噩。

而“動土不破,百藥難解”,則說的是“動土不破”,吃再多的藥也冇用。

他確實也吃了很多藥,仍然冇有起到任何效果,萬不得已,纔去千植堂找了萬士齡。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動土不破”是什麼意思,但是他記得以前也有人跟他說過這句話,所以看到林羽紙條上的內容後他便風風火火的趕了回來,畢竟他跟林羽隻見過一麵,林羽便能將他的情況說的如此精準,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何先生,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難道你以前打聽過我的事情?”郝寧遠眉頭緊蹙,莫非這個何家榮也是攀炎附勢之輩?一聽說自己升任了部長,立馬打聽自己的事情討好自己?

“郝部長,說實話,在見您之前,我都不知道有您這個人,又怎麼可能會知道您的事情呢。”林羽笑了笑,示意他坐下再說。

“那你怎麼可能會對我的情況瞭如指掌呢?”郝寧遠詫異道,“而且這個動土不破,是風水上的東西吧?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它跟我的病有關係?”

“不錯,郝部長,您聽說過動土煞吧?”林羽笑眯眯的問道。

“冇有。”郝寧遠搖搖頭,身為仕途中人,他對這些東西自然不太瞭解。

“動土煞有兩種,第一種是我們常說的‘太歲頭上動土’,每年都有流年太歲,如果在特定的方位進行了挖土裝修改造房屋等行為,衝撞了太歲,則造成了煞氣,第二種說的是隻要屋宅周邊存在動土現象,便會產生煞氣,這兩種情況,你都占據了,這就是你生病的原因。”林羽耐心的解釋道。

“何醫生,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點迷信了吧?”郝寧遠皺著眉頭說道,“我們小區南側確實有人在動工,但是動工跟生病有關係,這也太扯了吧?”

“郝部長,地球物理學您知道吧?”

“這個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