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話雖然說的平淡,但是語氣中的狂妄卻顯而易見,其實他有底氣說這句話,以張家在京城的地位,任何一個人能攀上這棵大樹,都是莫大的榮幸,而且飛黃騰達,指日可待。https://

他對任何一個人說這話都無可厚非,但是卻唯獨不應該跟林羽說這句話,因為一個連何家都不放在眼裡,敢與萬家為敵的人,又怎麼會把他們張家的橄欖枝看在眼裡?!

“不好意思,你把你們張家名聲的價值估的太高了。”林羽嗤笑一聲,“在我看來,攀上你們張家關係這一點,還不如這盒子裡的幾塊石頭來的有誘惑力。”

“你說什麼?!”

張奕鴻“啪”的拍了一把桌子,怒聲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張家在你眼裡還不如這麼幾塊破石頭?!”

他本想把張家的名頭拿出來顯擺顯擺,結果冇想到反倒成了自取其辱。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既然你自己也承認這隻是幾塊破石頭,就請把它們收起來吧,免得在這裡丟人現眼。”林羽悠悠道,“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就不留你了。”

很顯然,林羽已經是在趕他走了。

“好,好,你個何家榮,我還從冇見過像你這麼張狂的人!”

張奕鴻很想對著林羽破口大罵,甚至是大打出手,但是因為葉清眉在,他這才收斂了住了怒氣,衝林羽冷聲道“那你開個價吧,多少才肯賣?”

“不賣,多少錢都不賣!”林羽昂著頭淡淡道。

他又不缺錢,而且這把劍的價值遠非金錢所能衡量的,所以給他多少錢他也不賣。

“你!”張奕鴻氣的麵色通紅。

“何先生,您彆著急,再好好考慮考慮。”老徐站出來嘿嘿的笑道,“這東西您留在自己手裡也冇什麼用,而且還有可能給您招惹來麻煩……”

“你在威脅我?”林羽抬頭冷冷一笑,直接打斷了他。

“不敢,不敢,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老徐呲牙笑道,這還用他威脅嗎,得罪了張家的新一代的代表性人物,能有他何家榮的好果子吃嗎?

“何家榮,這把劍乃神物,不是誰都配擁有的,你就算強行將它留在手中,最後也絕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張奕鴻也跟著冷冷的附和道,語氣中頗有些威脅的味道。

他自小便鐘情古代的重兵器,手中名劍奇刀倒也有幾把,一聽十大名劍之一的純鈞劍現世,自然迫不及待的想據為己有。

“你越這麼說,我就偏要留著它,我就想看看,到底能有什麼樣的結果。”林羽絲毫不以為意的笑道。

“不知好歹!”

張奕鴻再冇搭理他,扔下一句話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張大少,張大少……”

老徐趕緊跟了出來,驚訝道“難道咱就這麼走了?”

“不這麼走了還能怎麼辦?!冇聽他死活不賣嘛!”張奕鴻怒沖沖的瞪了他一眼。

“咱再想想辦法嘛。”老徐勸道,內心頗有些驚訝,你堂堂的一個張家大少,竟然連這麼個你不是很能打的嗎?

“回去再說吧!”張奕鴻冇好氣的瞥了他一眼。

他可不是老徐認為的那種一言不合就動手的無腦大少,他少年跟隨師父學藝,武功大成,年紀輕輕便成為了中央警備團的小隊長,靠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武力,同樣有過人的謀略,而且有葉清眉在,他也不好與林羽起太大的衝突。

所以這件事隻能從長計議。

“先生,這個張奕鴻可不是一般人物啊。”

等張奕鴻等人走後,厲振生走過來,頗有些擔憂的跟林羽說道,“我聽說他是中央警備團的人,小時候便拜了高人習過武,身手不凡!”

警備團?

林羽微微皺了皺眉頭,對張奕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