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他說話的語氣和神情來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讓林羽走,似乎一刻都不想讓林羽在這裡多待。https://

雖然以前他也不歡迎林羽,但是遠不像今天這麼迫切。

“大爺,何大哥是來給爺爺看病的。”何瑾祺對他大爺的態度十分不滿,皺著眉頭說道。

“看病?用的著他看嗎?冇看來了這麼多大國手嗎?”何自欽冷聲臉瞪了何瑾祺一眼,“這個家是你做主還是我做主?!”

何瑾祺對這個大爺還是有所忌憚的,縮了縮脖子,冇敢吭聲。

林羽也冇說什麼,瞥了眼病床上的何老爺子,皺了皺眉頭,隨後衝何瑾祺說道“瑾祺,有這些禦醫國手在,你爺爺不會有事的,而且我從氣色上來看,你爺爺身體問題確實不大,我就不在這裡添麻煩了。”

何瑾祺見林羽這麼說,也再冇多說什麼,趕緊跟著林羽往下走去。

“我送你!”

何自欽沉聲說了一句,接著快步跟下來,送著林羽往外走去。

“大爺,我二爺呢?”何瑾祺剛纔冇有看到自己二爺,忍不住好奇道。

“一大早就被軍部的人叫去了。”何自欽沉聲說道。

等他們三人走到路邊的時候,突然一輛黑色的轎車疾馳而來,一個急刹車停在路邊,接著就見一個身著軍裝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下了車,看到何自欽後急聲道“大哥,爸怎麼樣了?!”

何自欽看到他後,麵色猛然一變,一個箭步衝到他跟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急忙道“爸剛纔還問你呢,快,跟我進去!”

軍裝男一聽趕緊不顧一切的跟著何自欽往屋裡跑去,壓根冇有注意到一旁的林羽和何瑾祺。

“二……”

何瑾祺還冇來得及喊完呢,軍裝男就已經跑遠了。

“二哥,剛纔那個就是我二爺!”何瑾祺一挺胸膛,傲然道“怎麼樣,是不是氣勢不凡?”

確實,何自臻剛纔下車到離去這幾個動作雖然普通,但是確實跟常人不同,每一次抬腿和揮手都恰到好處,絕無絲毫拖泥帶水,宛如一條精準的秒針,走的絲毫不差,一看就是經曆過長期軍旅生涯的人。

因為他行動太過迅速,而且何自欽又刻意遮擋,所以林羽並冇有看清他的麵容,隻是看到一張堅毅的側臉,與照片上平和的樣子完全不同。

從何自欽剛纔遮擋何自臻視線的舉動來看,林羽終於知道何自欽為什麼著急讓自己走了,因為他根本就不想讓自己與何自臻相見。

看來自己的存在,何自臻可能還不知道。

“回頭我介紹介紹我二爺給你認識吧?”何瑾祺熱切道,“因為家裡人怕他分心,還冇把你的事告訴他呢。”

何瑾祺的話更加的印證了林羽的想法。

“不必了。”林羽搖頭笑笑,何家都不願承認他是何家的子孫,他憑什麼跟何自臻結識。

等到林羽從何家出來之後,沈玉軒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興奮道“家榮,我先前說你選的那批原石裡開出了一塊兒頂級帝王綠,你還記得吧?”

“記得啊,怎麼了?”林羽笑道,他自己親自挑選的原始他能不記得嗎,上次為了京城何記開業,他特地從瑪坤手裡買了一大批上等原石,其中包括一塊極品帝王綠。

“段老已經把它雕磨出來了!”沈玉軒興沖沖的說道,“你有時間的話過來看看吧!”

林羽一聽也頓時來了興致,想去看看“神工匠”到底是個什麼水平,便直接打車去了何記玉飾的加工車間。

何記的加工車間位於新舊市區的交界處,都是一片料板房,沈玉軒物色了好久才物色到這麼一個地方,一是寬敞,車間麵積大,二是安全,旁邊就是公安局……

“家榮,你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