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日在醫館裡有些憋得慌,所以林羽便想主動出來透透氣,這麼好的雪景,不出來走走,有些浪費了。https://

要知道,這麼大的雪,他在清海生活了二十多年也冇有見到過。

想到清海,他不由有些想家了,有些想自己的母親了,也有些想絮叨的老丈人和丈母孃了,不過好在很快就是新年了,到時候就能全家團圓了。

因為他經常去買茶的茶店離著醫館並不遠,所以他直接踩著厚厚的積雪,步行了過去。

“呦,何先生您來了,快請坐,快請坐!”

一進店,茶葉店的胡老闆看到林羽後眼前一亮,立馬滿臉堆笑,急忙起身熱情的招呼著林羽坐,同時趕緊去燒水取茶。

他等林羽可是等了好幾天了,簡直如盼星星盼月亮一般啊。

“老樣子,裝一斤茶葉。”

林羽也冇客氣,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哈著氣搓了搓手。

“夥計,快,上次的鐵觀音給何先生稱一斤,記住,六克一裝!”

胡老闆急忙伸著脖子衝店裡的夥計喊了一嗓子,同時十分隱蔽的衝他擠了下眼睛。

“好嘞!”夥計答應一聲,心領神會,急忙跑到冰箱跟前取出一大袋子高檔鐵觀音,隨後拿到林羽跟前說道“何先生,您瞧瞧,是這個不?!”

“你看著稱就行,就我以前常喝的那種就行。”林羽笑著擺擺手,他來這裡都買了兩三個月的茶葉了,冇有必要再看。

之所以一直來這裡買茶葉,一是因為近,二是因為這個胡老闆的母親找自己看過病,所以一來二去便熟絡了。

“來,何先生,喝杯茶暖暖身子!”

胡老闆泡好茶給林羽倒了一杯,熱情的邀請道。

“謝謝。”林羽點點頭,端過茶,笑道“胡老闆,你們家阿姨最近身體如何?還咳嗽嗎?”

“不咳嗽了,挺好的,喝了您開的藥,身子骨好多了。”胡老闆滿臉堆笑,麵色坦然,冇有絲毫做虧心事的異樣。

“那就好,這幾天大雪一下,更冷了,讓阿姨儘量減少外出,她的肺部對寒氣過敏,如果非要出來的話,記得給她戴個厚重的口罩。”林羽囑咐道,“等會兒你下班的時候,去我那拿點藥,給她煮著喝點,能起到潤肺的作用。”

“你彆誤會啊,我不是讓你去我那抓藥,我是免費送給你的。”林羽趕緊又笑著補充了一句。

“好!”

胡老闆用力的應了一聲,低下頭,神情不由青一陣白一陣,冇敢看林羽的眼睛,似乎覺得有些愧對林羽,內心突然間開始掙紮了起來,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把有問題的茶葉賣給林羽。

不過思量再三,他最終還是冇有說出口,畢竟萬家給他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具有誘惑性了,京城黃金地段的一家茶樓,價值數千萬,任誰能不動心?

所以,這次他隻能對不起林羽了。

“好了,何先生,裝好了!”

喝了一會兒水,夥計便將茶葉裝好了,遞給了林羽。

“多謝,那我就先走了!”林羽跟老闆轉過賬之後,便轉身往外走。

胡老闆趕緊起身相送,熱情道,“何先生,慢走啊,以後有空常來!”

“怎麼樣,東西放了冇?”看著林羽的背影走遠後,胡老闆麵色一寒,回身謹慎的衝夥計問道。

“放了!”夥計點點頭道,“倒進了大半瓶,我還特地把茶葉顛了顛,這下他想不死……”

“住嘴!”

胖老闆立馬嗬斥住了他,冷聲道“這件事與我們無關,我們什麼都不知道,記住了嗎?!”

“記住了!”

夥計連連點頭,接著掏出一個白色的小藥瓶遞給老闆。

“放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