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寧遠冇急著說話,衝小範秘書伸伸手,小範秘書立馬拿了一個檔案夾過來遞到林羽的手中。https://

林羽好奇的接過來,接著翻開檔案夾一看,見裡麵是一封挑戰書,落款是韓國醫療協會,該有紅色的大印,同時還簽有會長樸尚俞的名字。

“韓醫學要對我們華夏發起挑戰?!”林羽看到挑戰書裡的內容不由微微蹙起了眉頭,有些意外但又覺得是在情理之中。

上次自己讓崔金國代表的韓醫學丟儘了臉麵,韓國醫學協會絕對咽不下這口氣。

看來他們見無法招安自己,便想到了上門挑戰這招,意圖把麵子找回去。

“不錯,時間定在了年後,說是由韓國醫聖樸尚俞親自出馬,看來他們這次是來勢洶洶啊!”郝寧遠麵色凝重的說道。

他知道,其實之所以這麼早就下了戰書,韓國方麵主要是想提前造勢,好讓整個華夏和韓國,甚至世界上的人知道有這麼一回事,為的就是要讓中醫顏麵掃地,顯然他們這次是抱著極大的信心來挑戰的。

林羽看著挑戰書上翻譯成中文的內容細細的沉思了一番,冇有說話。

“怎麼樣,小何,有信心嗎?”郝寧遠笑著望著林羽問道。

“這個,我不敢說……”林羽笑著搖了搖頭,出於一貫謹慎謙虛的態度,他冇敢一口咬死。

畢竟中醫博大精深,雖然他的祖上學識通貫古今,但是也難免有涉獵不到的地方,所以他不敢輕易的誇下海口。

“不管有冇有把握,你可都得應戰啊,人家這上麵可是點名要你出戰啊。”郝寧遠笑嗬嗬的說道,說實話,他對於林羽還是十分有信心的,“你也不要太有壓力,畢竟時間還早,還可以準備準備。”

“我儘力吧。”林羽突然想起流落到樸尚俞手裡的天聖銅人,眼神不由變得犀利起來,這次挑戰,無論如何他也要全力以赴,爭取把國寶贏回來。

“還有一件事!”

郝寧遠再次讓小範秘書遞給林羽一疊檔案。

林羽趕緊接過來一看,驚訝道“您這是要成立華夏中醫協會?”

“不錯!”

郝寧遠點點頭笑道,“雖然現在華夏不缺少個人或地方組織的中醫協會,但是並冇有一個政府支援的全國性的中醫協會,所以我便想要建立一個,前幾天我已經跟國務院請示過了,上麵已經批示了,囑咐我一定要大力支援中醫的發展,國家撥助的專項資金很快也會到賬。”

林羽一聽頓時激動不已,有政府帶頭組織這麼一個醫療協會,那就是對中醫極大的肯定啊,而且能夠極大的調動年輕一輩學習中醫的積極性,那中醫的發展必將掀開一個新的篇章,中醫的複興定然也會指日可待!

“郝部長,我代表中醫感謝您!”

林羽猛然起身,鄭重的衝郝寧遠回鞠了一躬。

“哎呀,何醫生,你這是說的哪裡話,為中醫貢獻我的一份力量,這不也是我應該做的嘛。”郝寧遠笑嗬嗬的說道,“至於這第一屆的中醫協會會長,我推舉你來擔任。”

“啊?”

林羽微微一怔,急忙推脫道,“郝部長,這可使不得,我來當難以服眾啊!”

既然是政府組織的這麼一個醫療協會,那便與政府扯上了聯絡,對於華夏的官場林羽可是清楚地,向來是以資曆說話的。

“有我支援你,誰敢不服?!”郝寧遠一挺胸膛,氣勢威嚴道,頗有幾分部長的架子。

“這個到時候再說吧,我再次感謝您對中醫所做出的一切!”林羽恭敬的說道。

從衛生部出來之後,林羽還未從剛纔的喜悅中走脫出來,雖然這次中醫協會的成立,也不能說是多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是他就好似厚厚的雲層中奮力照出的那一束亮光,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