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林羽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可以應付任何狀況,但對於規則,還是提前有所瞭解的好。https://

“其實具體的比試內容我也不知道,因為韓國衛生部已經跟我們這邊商量過了,為了公平起見,希望這次比試的具體規則和內容由英皇室進行確定。”郝寧遠說道,“我們聯絡過英皇室那邊,他們也答應了,既然交給他們,那肯定跟以往的比試方式不一樣,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英皇室?”

林羽微微一怔,有些擔心的說道“這個似乎有些不妥吧,他們崇尚西醫,對中醫不太瞭解,交給他們,可能定製的比試規則會有所偏差。”

“我們和韓國衛生部都給他們提交了一定的相關資料,讓他們對中醫也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而且英皇室那邊也說了,無論什麼醫術,歸根結底也是落實到治病救人上麵來的,他們會秉承這個理念來確定比試的規則!”郝寧遠說道,“奧,對了,因為樸尚俞跟你挑戰的主要是鍼灸,所以這次的挑戰內容也主要是以鍼灸比試為主!”

“好的,我瞭解了。”林羽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還有一點,這件事在國際上發酵的厲害,很多知名的西方媒體也都已經陸續趕了過來,所以,家榮,事關國粹和國家尊嚴,你可一定要全力以赴啊!”郝寧遠輕輕歎了口氣,“我知道,你這麼年輕,就把這麼重的擔子壓在你身上,難為你了,但是畢竟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他的語氣中隱隱帶有一些愧疚,這段時間來他一直往林羽身上壓擔子,確實有些難為林羽了。

“沒關係,郝部長,為了祖國,我本當鞠躬儘瘁!”林羽鄭重的回答道。

接下來的兩天,國內外的一眾媒體和英皇室都已經陸續的到達了,整個華夏瞬間也成了世界上最矚目的存在,很多國內的大牌明星也都齊聚京城,希望能蹭一蹭這個熱度。

國家同樣對這件事也高度關注,政府部門的人親自出麵接待了英皇室的成員,同時也提供京城大會堂作為本次醫術比試的場地。

整個京城可謂是熱鬨非凡,但是作為這次醫術比試之一的主角,林羽卻在家裡一手捏著一本書,一手抓著一根銀針,胡亂的在空中亂點著。

突然間,他麵色大喜,自言自語道“魂歸門!原來是這一穴!當真是魂歸門!”

他實在是太激動了,冇想到在比試前的前一天,他終於弄懂了達摩針法裡的第四針魂歸門!

目前為止,達摩針法六針,他已經掌握了四針!

而且這一針魂歸門據說有奇效,能讓瀕死之人迴光返照,但是跟常見的迴光返照又不一樣,這一針是真的能夠讓人回覆極好的精神狀態,並且延長一定的壽命。

但是同樣的,收益越大,風險越大,這一針對人的體質有特殊的要求,需要紮針人根據患者的體質特征進行鍼法的調整,否則稍有不慎,便會弄出人命。

雖然林羽掌握了這第四針,但是心裡仍舊有些擔心,畢竟冇有找人試過針,效果如何,還真難說。

晚上的時候,剛吃過晚飯,林羽正準備跟老丈人殺上兩盤解解壓,結果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江顏趕緊起身去開門,隻見門外來了三個身著西服的男子,當先的一個男子看起來五十左右,濃眉大眼,個子不高,甚至比江顏都要矮一些,連一米七都冇有達到。

不過他的身上卻散發著一股長期久居人上的優越感和威嚴感。

“你好,請問這裡是何家榮何先生家嗎?”男子用流利的中文說道。

“奧,是,請問你是……”江顏疑惑的說道。

“我是韓國的醫聖,韓醫學協會的會長,樸尚俞!”樸尚俞自信從容的笑道。

“是你?!”

江顏麵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