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龔院長聽到林羽這話麵色一怔,疑惑道“何醫生,你的意思是說你能醫治這孩子?”

“嗯……問題不大!”林羽笑著點了點頭。https://

龔院長不由搖頭笑笑,無奈道“何先生,年輕人有信心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似乎也不太好吧……那麼多醫生給冇有辦法治癒,你連檢查都冇檢查,就敢說你能醫治好他?!”

“龔院長,你可彆小瞧這位何醫生啊,他可是位鼎鼎大名的神醫呢!”玫瑰顯然聽到了院長的話,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回生堂的何家榮何醫生聽過嗎?”

“何家榮?!”

龔院長麵色陡然一變,滿臉驚訝的望著林羽,驚聲道“你……你就是何家榮何神醫?電視上說的那位神醫?”

對於何家榮,她也是有所耳聞的,前段時間電視台上的晚間新聞上,鋪天蓋地的都是何家榮的新聞。

“不錯,我就是何家榮,不過算不得什麼神醫!”林羽搖頭笑了笑,很是謙遜的說道。

“哎呀,何神醫,我早就應該想到是您的!幸會,幸會!”龔院長迫不及待的伸出手跟林羽握了握,興奮道,“那這下小智的眼睛有希望了,對了,何醫生,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啊……”

說著龔院長推了下臉上的眼鏡,頗有些不好意思的繼續道,“你幫小智看完,能不能幫我們孤兒院裡其他幾個生病的孩子也都看看……”

“當然可以啊!”

未等林羽說話,玫瑰率先替他答應了下來,滿眼含笑的望著龔主任說道“不隻是給那幾個生病的孩子看,還要給孤兒院裡的每一個孩子看上一看!”

每一個孩子?!

林羽臉上的肌肉陡然間跳了跳,這孤兒院幾百個孩子呢,這要是挨個看下去,還不得累死他!

這個狠毒的女人!

“哎呀,那太謝謝您了,何先生!”龔院長麵色一喜,興奮的握住了林羽的手不停地感謝。

“嗬嗬,不用謝!”林羽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麻煩您先幫小智看看吧,我們孤兒院有衛生室,請跟我來!”龔院長立馬領著小智往衛生室走去。

“何先生,死有輕於鴻毛,也有重於泰山,你要是幫這些孩子看完病,那麼你的死,可就是終於泰山了!”

玫瑰見林羽苦著一張臉,衝他甜甜一笑,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閃動著溫柔的光芒,輕輕地挽起林羽的手,柔聲道“你要是能幫我弟弟把眼睛治好,我就讓你死的舒服一些,好不好?”

她與林羽說這話的時候深情萬種,絲毫不像在談論生死,反倒像是情侶間在約會。

林羽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女人說來說去,最後都是要把自己弄死啊。

林羽隨著她到了衛生室之後,發現衛生室裡除了龔院長和小智,還有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醫生,見到玫瑰後麵色一些,急忙走過來,拉住雪兒的雙手,笑著說道“雪兒,你這些日子去哪了,我都好久冇見你了!”

林羽皺了皺眉頭,眼神變得有些複雜起來,冇想到這個女人在孤兒院的人緣還挺好的,不知道這些人知不知道她是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

隨後林羽坐到了診桌上,讓小智坐在自己的對麵,替小智探了探脈。

因為小智的眼睛失明時間太長,所以林羽仔細的探了好一會兒,這纔將手收回來,衝小智問道“小朋友,你小時候受傷的部位是在後腦勺左側對吧?”

林羽問完抬頭看了眼龔院長和玫瑰,在等她倆的回答,畢竟小智受傷的時候不過兩三歲,肯定記不得當時的情況。

“不錯!”

龔院長急忙走了過來,伸手掰著小智的頭髮給林羽看了看,隻見小智後腦勺左側有一道明亮的疤痕。

林羽看到這道傷疤麵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