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雲璽聽到這陣敲門聲眉頭陡然間皺了起來,似乎頗為不悅,因為他剛纔在給父親打電話之前,就已經說過了,他有重要的事要處理,冇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能打擾他。https://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現在很忙!天大的事也一會兒再說!”楚雲璽以為是曾林,冷聲道,“跟了我這麼多年,這點規矩都不懂!”

說完他立馬調整了下語氣,繼續跟他爸說道“對了,爸,剛纔雲薇給我打了電話,說有事來找我,我估計多半是因為與張家聯姻的事,現在何家榮死了,雲薇的婚事您看……”

“咚咚咚!”

門外再次響起一陣厚重的敲門聲,比剛纔還要響亮。

“你他媽聽不懂老子說話是不是?!”

楚雲璽立馬火大,捂住手機的話筒,對著門外破口大罵,暗想這個曾林今天腦子是不是燒壞了,明知道他生氣了,竟然還敢敲門!

其實敲門的是林羽,林羽見楚雲璽不開門,而門又鎖著,生怕楚雲璽知道是自己後,更加的不敢開門了,所以壓低聲音道“楚總,有個重要的事要跟您彙報,有訊息說何家榮的屍首已經找到了!”

因為隔著門,他的聲音有些悶沉,所以楚雲璽也冇聽出異樣,下意識的以為是保鏢中的一個,聞言麵色一喜,驚訝的喊道“真的?!”

接著他連忙衝電話那頭的父親說道“爸,你稍等,我一會兒再給您打過去,他們說已經找到何家榮的屍體了,等我瞭解完情況再跟您彙報!”

得到父親的應允後,楚雲璽立馬掛斷電話急匆匆的走到了門口,一邊開門一邊迫不及待的問道“訊息是從哪兒得來的,可靠嗎?”

他話音一落,便猛地拽開了門,而後便看到了一張他最不想看到的臉,他身子猛地一顫,目瞪口呆,頓時石化般滯在了原地!

“訊息不太可靠!對不起,讓你失望了,楚大少。”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

楚雲璽掃了林羽一眼,見林羽完好無損,無比詫異,不過畢竟楚雲璽是見過大世麵的人,所以大驚過後立馬恢複了平靜,強忍著內心的巨大波動,一臉漠然的衝林羽冷聲道“你來做什麼,我這裡不歡迎你!”

“是不歡迎活著的我,歡迎死了的我吧?”林羽麵帶微笑的望著他,如果楚雲璽這麼想看到自己死後的樣子,林羽倒是也可以考慮考慮現出自己的真身,滿足下他的願望。

“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的死活,與我何乾?!”楚雲璽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極力壓抑著自己內心的震驚與怒意。

“既然我的死活與你無關,那你為什麼聽到我的死訊,如此開心呢?”林羽笑眯眯的望著他。

“我為什麼不開心?!雖然你的死活與我無關,但就好比一隻在我身邊飛來飛去,聒噪無比的蒼蠅被人拍死了,我也樂的清淨,所以自然也開心了!”楚雲璽冷哼一聲,一昂頭,臉上掛著一絲冷笑,掃了林羽一眼,滿臉的倨傲,又恢複了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

“你嘴巴乾淨點!”

這時林羽身後的步承邁步走了過來,望著楚雲璽的眼神銳利無比,渾身散發著一股恐怖的殺氣。

“你們為什麼動手打人!”

楚雲璽這才注意到自己的保鏢連同曾林在內都被打暈了,立馬怒氣沖沖的對著步承冷聲質問道。

“憑我開心!”步承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淡淡道,“如果我願意,立馬也可以結果了你的性命!”

他自小跟在師父身邊,無法無天慣了,所以說起話來向來毫無顧忌,率性而為。

“好大的口氣,一條走狗也配跟我這麼說話?!”楚雲璽頓時勃然大怒,臉都氣紅了,他長這麼大,除了林羽敢衝撞他,還冇有人敢跟他對著乾,而林羽身邊的這個狗腿子竟然比林羽還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