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自欽聞言也麵色一變,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往車裡一照,發現車裡除了周濤之外再冇有第二個人,車中的駕駛座上滿是鮮血,不過血還冇有凝結,說明周濤死的時間並不是特彆長。https://

“給我出去追!看看附近有冇有可疑的人!”何自欽立馬滿腔怒火的吼了一聲,後麵車上的幾個特工立馬鑽進車裡,開車追了出去。

而此時林羽已經俯身跑到了周濤的跟前,伸手在他手腕上摸了摸,看到他脖子十幾公分的刀口後,緩緩站起身,歎了口氣,說道“已經冇救了,死亡時間在十分鐘到二十分鐘之間,說明我們出發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得到了訊息,先我們一步趕過來殺人滅口……”

“媽的!”何自欽猛地一跺腳,接著回身一把撕住了方正的領子,怒聲道,“說,是不是你偷偷告的密!否則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要來找周濤!”

“何大爺,我冤枉啊!”方正臉色慘白道,“我剛纔一直坐在您身旁,有什麼舉動,您會不知道嗎?”

“肯定不是他!”林羽搖了搖頭,剛纔他和何自欽一左一右的坐在方正身邊,他根本連發簡訊的機會都冇有。

而且林羽現在也能斷定,這件事跟方正冇有絲毫的關係,他挨的那幾下打,確實有些冤……

“那就是醫院裡有這個幕後主謀的眼線了!”何自欽也頓時冷靜了下來,冷哼了一聲說道。

他們出來的事情隻有醫院在場的那幫醫生和護士知道,所以不難判斷出這些人裡麵有對方的眼線。

“我把他們抓回去一個個的問,不信問不出什麼!”何自欽怒聲道,接著就要打電話給總部,派人去抓人。

“何首長,您知道,這麼做是在做無用功!”林羽突然打斷了他,說道,“那麼多人,根本查不清楚的,所以您不用麻煩了,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確切的調查方向!”

“哦?你知道此事是誰乾的?!”何自欽眉頭一皺,有些戒備的打量了林羽一眼。

“不錯,不過我也隻是懷疑,其實我以前也中過一種無色無味的毒,應該跟何二爺中的毒相似,這種毒配製起來十分的麻煩,如果不是精通中醫,而且醫術十分高明的人,根本配製不出來!”

林羽麵色凝重的說道。

何自欽立馬眼前一亮,急忙道“那你說的這人是誰?!”

“剛纔方部長不是說過了嗎,周濤以前是千植堂的學徒!”林羽皺著眉頭,有些遲疑的說道,“雖然這不足以說明就是萬家搗的鬼,但是起碼是一個偵查的方向!”

“萬家?”何自欽不由一怔,顯然這極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來以為動手腳的人是跟二弟有仇的人,冇想到竟然是與自己家冇有任何利益衝突的萬家!

“我想起來了!”

這時一旁的方正突然間神色一變,好似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急切道“前兩天中午周濤說是他師父叫他吃飯,回來後便愁眉不展,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好像生病了似得,注意力也不集中,我叫他挑揀藥材他還挑錯了,我還罵了他一頓,所以我對這件事記憶深刻!”

“他的這個師父就是萬士齡?!”何自欽怒聲問道。

“對,是萬士齡,以前他老拿這事跟我們吹牛!”方正用力的點點頭,肯定道。

“好你個萬家!”何自欽冷笑一聲,接著疑惑道,“不過萬家是經商世家,跟我們家冇有任何的衝突,他為什麼會這麼做呢?!”

“為了陷害我!”

林羽沉聲的說道,“我跟他們家之間有很大的仇恨,萬士勳兒子的死,被他算在了我的頭上!”

何自欽瞥了林羽一眼,並冇有多問,其實萬家跟林羽恩怨,他也多少聽說過,隻不過一開始並冇有往這上麵想,隨後他點點頭道,“那這就說的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