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有些疑惑的望了病床上的李千影一眼,隨後按照李千珝告訴他的密碼將手機打開,在相冊裡翻了翻,找出了標有“何先生”字樣的相冊,點進去後發現是一個視頻,林羽便直接將這個視頻點開來。https://

“哈嘍,何先生!”

視頻很簡單,是李千影的一個自拍視頻,不過錄製的時候,李千影特地挽起了長髮,穿上了一身空姐製服,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甜甜的打了個招呼。

林羽看到她的裝扮,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頓時想了起來,李千影這身裝扮,正是林羽第一次在飛機上見到她時的樣子。

想起來後,林羽會心一笑,事隔經年,卻恍如昨日。

“怎麼樣,很親切吧?你可能已經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樣子了,我可一直記得呢!”李千影順了下自己的空姐服,將手掐在腰上,一條腿站直,一條腿微屈,性感嫵媚,有些俏皮的對著螢幕說道。

林羽輕輕一笑,他怎麼可能會不記得呢,縱然見過江顏,見過葉清眉,李千影對他而言,仍舊十分驚豔,而且她身上那種大小姐與小女人性格並存的溫婉,永遠替她人著想、善解人意的性格,讓她顯得那麼的與眾不同。

隨後視頻中的李千影開始掰著指頭細細的回顧了一下她與林羽結識後發生的一些,從酒吧的偶遇,到拍賣會上的結識,再到林羽來李家給她哥哥治病,等等。

每一樁每一件她與林羽一起做過的事情,她都如數家珍,甚至連許多細節也都記得清清楚楚。

林羽心頭暗驚,不知道她得如何努力,才能將這些細枝末節的事情記得如此清楚詳細。

其實林羽不知道的是,這些東西根本不必努力去記的,當你真心一個喜歡的人,你與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都是銘心刻骨的記憶,都是生命中融於血脈的存在。

等到李千影將自己跟林羽相識後一起經曆過的事情都細數了一遍,突然望著鏡頭笑了片刻,接著才說道“何先生,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快樂,但是我很遺憾,隻能以這種方式跟你道彆……”

林羽聽到這裡心頭猛地一顫,宛如被什麼東西猛烈撞中了一般。

“當你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我知道,我生命中早就該來的時刻終於來到了,不過就算救不了我,你也不許愧疚哦,你已經幫我幫的夠多了,感謝你讓我的生命延續了這麼久,也感謝你陪伴了我這麼久!”李千影揹著手歪頭一笑,故作輕鬆地說道,“無論任何時候,什麼地方,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那個無所不能的何先生!”

很明顯,李千影可能早就預想到了這一天,也早就做好了有朝一日,連林羽都拯救不了她的心理準備,所以她便提前錄製好了這個視頻,一是為了好好的跟林羽道彆,二是為了減輕林羽的負罪感,不想讓他因為冇有救治好自己而感到內疚自責。

林羽刹那間也明白了李千影的用意,眼眶陡然間便紅了起來,哪怕是在生命消逝之前,李千影仍舊是如此的善解人意,仍舊是如此的替他著想。

“何先生,我看過的一部電影裡說過,‘每個人隻能陪你走一段路,遲早是要分開的’,很遺憾,我隻能陪你到這嘍!也很感謝你,能夠記得我!”視頻裡的李千影眼中已經含滿了淚水,但是仍舊裝出一副輕鬆的模樣,笑著說道,“你會記得我的,對吧?那麼……再見嘍!”

而此時手機前麵的林羽眼中也已經滑落出了大顆大顆的淚滴。

他猛地起身,將手機扔到一旁,接著取過銀針,按照自己以前通過歸藏八卦研究出的針法繼續給李千影施針,不停的用手指輕輕地搓撚著針尾,用儘全力將自己體內的靈力一點一點的渡如李千影的體內。

但是這次這種方法似乎已然失去了它原本的效用,林羽這針施展了半天,仍舊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