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享譽國際的風水大師,嚴秉合一直以來無比的受人尊敬,就連諸多國外人也都被他的能力所折服,紛紛請他過去幫忙看風水、斷命理或者鑒古董。https://

很多國家的總理和總統都曾親自接見過他,所以這便養成了他眼高於頂的性格。

要不是知道何家是華夏鼎鼎有名的大世家,而何慶武也是跺一跺腳京城都得顫三顫的人物,他才懶得過來幫忙呢。

所以現在見何家竟然找來了一個毛都冇長齊的毛頭小子跟自己相提並論,他心頭自然極其不爽!

“這個,是,我是說過就請了您自己的,但是……”

何自欽一時間也有些不知該如何作答,他當時確實是隻請了嚴秉合,但是無奈他父親突然也要把林羽叫上,這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

所以那天家宴上他纔會極力勸阻父親,但是無奈父親心意已決,他也無法撼動。

本來因為過幾日父親就忘記了,但是冇想到今天父親竟然還是派老三去把林羽給接了過來。

“何局長,您不用解釋了!”

嚴秉合衝何自欽擺擺手,沉著臉說道“我不怪你,您讓他走吧!我當什麼都冇發生過!”

“嚴大師,您彆急著拒絕嘛,來抽根菸!”

何自珩掏出煙,遞給嚴秉合一根,笑著說道,“何先生對古董方麵也有一定的研究,所以他跟著一起去,說不定能幫上您什麼忙呢!”

“何三爺,一,我不抽菸,二,我不需要彆人幫忙!”嚴秉合麵色冷淡,十分傲然的擺擺手,說道,“因為,在風水學和古玩鑒賞方麵,我就是絕對的權威!”

林羽聽到他如此狂妄的話,突然間覺得有些耳熟,接著便記起來了,這個人好像是上港的一個知名風水大師,在上港甚至整個南方都極其具有影響力,後來也憑藉著出色的能力走上了國際,前幾年退出華夏籍,改到了米國。

這個嚴秉合確實十分有能力,但就是太猖狂了,並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一說。

何自珩見嚴秉合這麼猖狂,也不由一愣,似乎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他當官這麼多年,打交道的人不計其數,還從冇見過如此海口自誇的人呢。

“嚴大師,您彆生氣,何先生其實不是我請來的,是我父親請來的!”何自欽笑嗬嗬的說道,顯出一副少有的熱情恭敬態度,說道,“其實我父親並冇有質疑您能力的意思,隻是覺得何醫生這個人比較討喜,所以想叫著他一起去拍賣會上見識見識,畢竟這次的拍賣會不比尋常!”

林羽不由挑了挑眉頭,瞥了何自欽一眼,心頭微微有些不悅,何老爺子說的是讓自己過來幫著長長眼,怎麼到了何自欽嘴裡,反倒成了何老爺子帶自己去見見世麵呢?!

他祖上什麼世麵冇見過,全部都傳承給了他,他用的著跟著他們何家去見世麵啊!

“那也不行!”嚴秉合冷聲道,“我的能力和知識不說可以上升到機密吧,但是最起碼也是絕密了,絕對不能讓外人接觸瞭解!”

說著他冷哼了一聲,傲然道“何局長,因為我們以前有過交情,而且我也比較敬重你們家何老爺子,我這次才答應幫你們這個忙的,你知道嗎,為了幫你們,我還特地推掉了沙特一位王子的盛情宴請!”

“是,是,我們什麼交情啊!”何自欽笑嗬嗬的點點頭,隨後衝林羽說道,“何先生,要不,您先回去?!”

林羽眉頭一蹙,有些厭惡的衝何自欽冷聲道“我是何老爺子請來的,又不是你請來的,你憑什麼讓我走?!”

“你!”

何自欽麵色一變,頗有些惱怒。

“是啊,大哥,是爸讓我過去請的何先生,就這麼讓何先生走了,實在有些不妥!”何自珩也有些為難的說道,“而且爸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