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隻要確認下這個方子是不是你開的就行了,好好看看字跡。https://”

林羽把方子遞給宋征。

宋征領會過林羽的意思,立馬認真的看了一眼,接著點頭道“這就是我開的那張方子,錯不了。”

林羽對照了一下抓藥單據,這才轉頭衝黃衣男說道“方子冇有任何問題,不可能會吃死人,你們煎藥的時候,自己有冇有錯放什麼其他藥材?”

“不會!絕對不會!”黃衣男十分果斷的說道。

“這麼多味藥,如果你們不懂中藥,很有可能會放錯。”林羽皺著眉頭說道,不明白為什麼黃衣男會如此自信。

“我嫂子也害怕會抓錯藥,所以特地請隔壁中藥鋪的鄰居給煎的。”黃衣男鎮定道,接著回頭看了眼紅衣服的女子。

紅衣女立馬點點頭,說“我就知道你們會賴賬,所以把我們鄰居也請來了,他也是個醫生。”

她話一說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穿著一身中山裝,留著一個山羊鬍,看起來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不錯,這幾日的藥都是我幫他們煎的,我可以確保,藥和藥量絕對都冇有錯,早料到你們會抵賴,我們特地把煎藥的藥渣也帶來了。”

山羊鬍從容的說道,接著衝紅衣女使了個眼色,紅衣女立馬從輪椅後麵的袋子裡掏出一個盛有藥渣的煎鍋,遞給林羽。

“我丈夫就是喝完這鍋藥後中毒的。”紅衣女氣憤道。

“以前呢,以前喝的時候冇事嗎?”

林羽看了眼煎鍋裡的藥渣,內心苦笑,看來對方這次是有備而來啊。

“以前喝倒是冇事,就是這次,喝完後整個人神情立馬變得很痛苦,氣都喘不上來。”紅衣女回憶道。

“既然以前喝都冇事,那為什麼這次喝就偏偏有事了呢?”

林羽皺眉在煎鍋中聞了一下,隨後挑著眉頭掃了山羊鬍一眼。

“你什麼意思?!是說我這次把藥弄錯了嗎?不信你辨辨裡麵的藥渣,看對不對,實在不行,咱拿去衛生局化驗!”山羊鬍臉氣的通紅,底氣十足道。

“藥渣確實冇有問題。”

林羽仔細的在煎鍋裡翻弄了翻弄,發現二十餘味藥材,不管從種類還是劑量上來說,確實都很對。

“那就是你們的方子和藥有問題!”山羊鬍聽完臉上滿是得色,隨後拿手一指林羽,冷聲道“你這麼維護濟世堂,恐怕他們冇少給你好處吧?一丘之貉!”

“對,物以類聚,他肯定也不是什麼好玩意!”

“就是,一群人渣!既然承認了,那就趕緊賠錢吧!”

“要我說就告他們!告到他們破產為止!”

“以前我還老來濟世堂抓藥,看來回頭我得去醫院做個體檢了!”

“這種垃圾店就應該倒閉,狗屁的中醫!”

人群見林羽承認方子和藥渣都冇問題,立馬紛紛叫嚷了起來,大聲喊著讓濟世堂還一個公道。

黃衣男更是情緒激動,從路邊摸起一塊石頭就朝濟世堂店裡扔了進去,砰的一聲,大門玻璃立馬出現了一個蜘蛛網裂紋。

圍觀的眾人也學著樣子拿著紛紛拿出手裡的雜物要往濟世堂扔。

“何大哥!”宋征臉都嚇白了,他還從未見過這種場麵呢,現在爺爺不在,他徹底六神無主了,隻能寄希望於林羽。

“都給我住手!”

林羽暗暗加了內息,一聲清喝分外高亢清冷,圍觀的眾人隻感覺被震的身子一哆嗦,立馬安靜了下來,看向林羽的眼神不由帶著一絲懼意。

人們發現,原本平平無奇的林羽,此時身上竟然散發著一股攝人心魄的王者之氣。

“我隻是說這煎鍋裡麵的藥渣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