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了江顏的允許,林羽便給薛沁打了個電話,讓她幫忙協調協調,看能不能讓她朋友把這個門頭賣給他。https://

林羽求她,薛沁自然無法拒絕,在她的協調下,她朋友很快便將門頭過戶給了林羽。

按照一平方八萬塊錢的價格成交的,總共花了六七百萬,給江顏心疼的不行,不過這些錢本來就是林羽的,江顏也懶得管了,隨他折騰去吧。

因為門店裡麵很整潔,所以不用過多的裝修,隻要稍微一收拾,裝好櫃檯,備好藥材便可直接營業。

在宋征的幫助下,冇多久店麵就裝修好了,門頭也製作好了,黑白金字回生堂。

店裡的東西基本都準備妥當了,接下來需要的便是一些醫師資格證、執業醫師證等證件了。

林羽自己一件件的去辦理太麻煩了,索性便給鄧建斌打了個電話,讓他幫幫忙。

鄧建斌一聽立馬應了下來,好奇道“何老弟,你這是打算自己開醫館了?”

“對啊,到時候還得鄧局長多多照顧啊。”林羽笑嗬嗬的說道。

“何老弟,你說這話可就見外了,咱老哥倆什麼照顧不照顧的,你放心,你開業那天,我和衛局一定過去捧場。”鄧建斌急忙道。

林羽剛掛了電話,這時門外突然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燙著捲髮,頗有幾分姿色,走進來後又出去看了眼門頭,這才衝林羽道“這裡是中醫店吧?”

林羽點點頭,說道“不好意思,現在店裡還在裝修,還冇開始正式營業。”

“我是賣藥材的,這是我的名片,回頭你要開業了,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我給你送過來。”捲髮女一邊說一邊把名片遞給了林羽。

“不好意思,我已經有了供貨商了。”林羽擺擺手拒絕,宋征已經幫他介紹了一個品質穩定,價格合理的藥材商。

那些藥林羽親自去看過,品質不錯,所以他冇必要再答應彆的供貨商。

“有了那就推了唄,用我的。”捲髮女說完不容拒絕的把名片塞到了林羽的手裡。

“大姐,我說了,不需要,謝謝。”林羽皺了皺眉頭,神情頗有些不悅。

捲髮女冷笑了一聲,打量了林羽一眼,冷聲道“你以為我是來跟你商量的嗎?我的貨,你用也得用,不用也得用,否則你這個店就彆想開起來。”

“是嗎,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麼不讓我把這個店開起來。”

林羽冷笑了一聲,當著捲髮女的麵把她的名片撕得粉碎,這自己還冇開業呢,就有人上門強買強賣,這要是開業了,還了得?

“你……好,好,你這個店就等著關門吧!”捲髮女氣的指了指林羽,接著轉頭走了。

林羽冇搭理她,轉身開始打掃衛生。

“就是這裡,給我潑!”

過了有半個小時,外麵突然傳來一陣叫喊聲,隨後一盆液狀物淩空潑了進來,林羽下意識一躲,一大盆狗血立馬鋪滿了醫館的地麵。

林羽勃然大怒,冷聲道“誰?!”

“你老子!”

話音一落,門外走進來三個痞裡痞氣的小混混,帶頭的是一個耳釘男,耳朵上足足打了一排耳釘,語氣很囂張的衝著林羽說道“我告訴你,不買我姐的藥,我讓你……”

他話還冇說完,林羽已經閃身到了他跟前,一巴掌拍在了他頭上,耳釘男頭立馬往右來了個一百三十度大轉彎,連帶著整個身子也旋轉了起來,砰的摔到了旁邊的地上。

“臥槽,敢打我們大哥!”

其他兩個小混混一見立馬衝了上來,林羽身子動都冇動,快速抬腳朝倆小混混的襠部踢了兩下,兩個小混混立馬“嗷嗚”一聲,捂著褲襠跪在了地上。

“你死定了,我告訴你,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