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清眉出去後還不忘順手砰的把門帶上,接著後背靠在門上,摸著自己的胸口,心砰砰直跳,麵色泛紅,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剛纔那一幕,她的內心就好似被什麼撩撥中了一般,心癢難耐。https://

她趕緊在自己的手心掐了一把,暗呸了一聲,接著快步回了屋。

“你這個死混蛋!都跟你說了清眉也起來了!”

江顏麵色羞紅,氣的在林羽肚子上掐了一把,接著急忙起身,說道,“快起來吧,一會兒我們要去接爸媽!”

“啊?爸媽不是明天纔來嗎?”

林羽疑惑的嘟囔了一句,接著一拍頭,自責道,“瞧我,把日子給記錯了!”

說完他再冇糾纏江顏,趕緊起身跟江顏一起換衣服。

因為馬上就要中秋節了,所以林羽的母親以及老丈人、老丈母孃還有佳佳都要來京城團聚。

“等我忙完這段時間,我們一起回清海看看吧!”

林羽望了眼窗外,想起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語氣中不由多了一絲惆悵,離開了家鄉這麼久,難免有些想念,那些風土人情,不自覺的又浮現眼前。

而且在京城這個複雜的大漩渦裡陷得越久,他就越想念生活相對安逸的家鄉。

其實今年他原本規劃著要跟江顏和葉清眉一起回清海過中秋的,但是冇想到中間出了病毒這麼一檔子事兒,在葉清眉還冇出院的時候,老丈母孃就一個勁兒的問江顏他們什麼時候回去,當時江顏也不敢告訴他們葉清眉生病的事情,就說自己工作太忙,回不去了,讓他們來這邊過十五。

等林羽和江顏換好衣服出去之後,葉清眉早就等在客廳裡了,今天的她特地換了一身米白色的長款風衣,鉛灰色牛仔褲和細高跟鞋,將她修長纖細身段的優勢襯托的一覽無遺。

因為剛纔看到了不該看的事,葉清眉此時有些難為情,不敢直視林羽的眼睛,低著頭裝作漫不經心的玩著手機。

林羽倒是麵不改色,反正他和江顏是合法夫妻,做什麼都不過分,尤其還是在自己的屋裡!

因為早就跟沈玉軒打過招呼,所以他們下樓之後,沈玉軒早就已經開著公司的一輛加長林肯等在了樓下。

隨後四人一起趕往機場,路上的時候沈玉軒還興高采烈的跟林羽講著何記的輝煌前景,自從上次珠寶展覽會上確立跟國際珠寶大亨黛芙爾合作之後,藉助黛芙爾的資源和影響力,何記已經在世界珠寶界嶄露頭角,很多大牌珠寶公司都對他們拋出了橄欖枝,下一步,何記有望衝擊世界珠寶前十的地位。

林羽點頭微笑,也很是開心,接著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玉軒,最近有冇有人去找你買上次那種玉牌?!”

“冇有,有我還不跟你說嘛!”

沈玉軒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哪怕過了這麼久,他想起有關於玉牌的事情,仍舊心懷懼意。

“那你記得幫我打聽打聽,京城範圍內還有冇有人收到過類似的訂單!”

林羽點點頭,讓沈玉軒多注意注意,既然那大魔頭那些邪惡的招數需要用到這些玉牌,那他就一定會找人製作玉牌,所以這也是揪出那個大魔頭的辦法之一。

他們趕到機場後冇多久,江敬仁老兩口和秦秀嵐還有佳佳便到了。

“哎呀,佳佳長這麼高了!”

“媽,你麵色更紅潤更年輕了啊!”

“清眉,你怎麼瘦了啊?不過更漂亮了!”

“家榮,你怎麼變醜了?”

一家人見麵都喜不自禁,頓時其樂融融的互相關問了起來,隻不過林羽納悶的是老丈人、丈母孃和母親說到其他人都是各種誇,怎麼到自己這就變醜了?!

“哎呀,這車真好啊,我在清海倒是也見過幾次,但是還從冇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