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剛把名片接過去,張誌輝便迫不及待的走過來搶了過去,看了眼確實是清海藝術研究院的院長,這才點點頭,說道“老院長,您好好給看看,到底哪個纔是贗品。https://”

對於自己這副畫,張誌輝還是很有自信的,因為那個富商說曾找人鑒定過,是真跡無疑。

“老院長,那就麻煩您了。”林羽也笑著把自己的畫交給了老院長。

老院長從口袋中掏出老花鏡和放大鏡,隨後仔細的看起了林羽的這副墨梅圖。

這是他的職業習慣,無論做到哪裡,都要帶著一副放大鏡,碰到好的古玩字畫,方便研究。

“嗯,這副墨梅圖孤岑簡逸,梅枝如劍,樹身幾無苔點,枝槎如刺,構圖簡易,機鋒內藏,確實是八大山人的作品無疑。”

老院長觀看良久,這才點點頭,說道“此作品出現的時期應該是在八大山人還俗之前,此間他創作了大量古梅的作品,這副墨梅圖算得上是中品。”

江敬仁一聽這話,不由挺直了胸膛,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瞥了神情嚴肅的老張一眼。

“老院長,那您再看看我這幅。”張誌輝一聽急了。

老院長在張誌輝那幅畫上也仔細的檢視了一番,接著說道“此畫構圖元素簡練,筆法嫻熟,濃淡自然,石紋形態儘顯,寫意大氣,看起來極有可能是出自八大山人之手。”

聽到這話,張伯伯和張誌輝不由長出一口氣,看來他們這幅畫也是真品啊。

“你們這畫一真一假,是在質疑這鷹石圖是假的嗎?不知你怎麼看出來的?”老院長冇抬頭,兩隻眼睛從眼鏡框上方看向林羽,帶著一絲狡黠的意味。

“老先生您這是在考驗我?”林羽笑道。

對於老院長的用詞,他可是聽的真切,說到他這幅畫的時候,老院長用的是“確實”,而說到張誌輝的畫,他用的是“極有可能”。

可見這個老院長已經鑒定出了真假,隻不過用詞太隱晦,一般人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出來。

“不敢不敢,我隻是好奇,你憑什麼說這幅畫是假的?”老院長笑道。

“就是,你憑什麼說我們這幅畫是假的?!”張誌輝異常氣憤的說道,顯然他以為老教授肯定了他這幅畫。

“其實要鑒彆這幅畫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我相信老院長早就已經看透了。”林羽笑著走到這幅鷹石圖跟前。

“怎麼講?”老院長挑眉道。

“剛纔您老說的很清楚了,從佈局、畫風、筆法等方麵來講,確實與八大山人的風格極其相似,甚至已經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如果作者畫完即止的話,那這幅畫恐怕很難被人分辨出來。”

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隨後拿手指在了落款的紅色鈐印上,說道“可惜,畫者畫完後,在此加蓋了落款,反倒成了畫蛇添足。”

“笑話,你看清楚這個落款了嗎?還是說你壓根就不懂裝懂,這不很清晰嗎,個山驢,這是八大山人自嘲用的署名好不好!”張誌輝嗤笑道,覺得林羽是在故作高深。

“個山驢確實是八大山人常用的署款,但是出現的時機不對,你前麵說了,這幅畫是八大山人晚期的作品,而個山驢則是在他還俗初期才常用的,康熙二十七年以後,他通用的就已經是八大山人的落款,故可以斷定,這幅不是真跡。”

林羽從容道。

“好,好啊!小夥子,果然目光獨到!”老院長聽完林羽的話讚歎不已。

張誌輝麵色陡然一變,詢問道“老院長,您這意思是說我這畫不是真的,可是您剛纔……”

“我剛纔說是極有可能,意思是也有可能是假的啊。”老院長回答道。

“這,這……”

張誌輝麵色一白,隻感覺老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