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伽術是西亞色列國的一種軍用格鬥術,具有極強的戰鬥力,是色列**事、執法部門人員必修的格鬥術,被廣泛地運用在世界各地軍警部門。https://

雖然這個矮個外國人出拳踢腳的速度極快,但林羽還是十分精準的認出了他用的就是馬伽術,而且跟色列國內傳統的馬伽術不同的是,這個外國男子的招式和力道比普通的馬伽術要強大的多,極有可能是色列國的原古馬伽術,相比較普通馬伽術,這種原古馬伽術的攻擊力要強大數倍甚至數十倍!

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好比華夏的功夫和玄術。

但是跟華夏玄術不同的是,原古馬伽術在色列國儲存的很好,同時也要簡單的多,因為它創建的曆史很短,總共也不過才上百年的時間,而上百年就能在國際上擁有如此威名,可見其實戰能力有多強!

不過這個原古馬伽術雖然戰鬥力強,但卻並不是想練就能練的,要知道,普通的馬伽術就以近乎變態的訓練模式而聞名,那原古馬伽術的習練難度自然可想而知!

據說色列**政部門每隔三年挑一批身體素質超群,適合習練原古馬伽術的青壯男子,進行特殊訓練,而這些青壯男子在被選中之後,都要簽一份誌願書,死亡誌願書!

因為被選中的這幫人,在被訓練三年的過程中會不斷有人死去,而且最終結業的時候,會進行一對一捉對廝殺,最後的十名倖存者,纔是最後的原古馬伽術大成者!從而順利加入色列國的特殊軍事機構,也就是國際上威名赫赫的彌薩德!同時也是世界上排名前三的特殊軍事機構組織!

而這份死亡誌願書,也相當於提前培養了彌薩德成員不畏死亡的意誌,這也是它們之所以會如此強大的原因!

既然這個矮個外國男子既然會原古馬伽術,那他也就極有可能是彌薩德的成員!

所以此時在這家餐廳裡看到彌薩德的成員,林羽難免有些意外,不過轉瞬也就明白了,這倆人多半也是跟著彌薩德來京城參加這次軍事交流會的!

怪不得這倆人說的話林羽他們都聽不懂,可見他們剛纔說的多半是色列國國內使用最廣泛的希伯來語。

就在林羽驚詫的瞬間,何瑾祺突然猛地一拍桌子,怒聲道,“媽的,我們的同胞在自己的地盤上還能被兩個外來戶給欺負了!”

說著他立馬踢開椅子,朝著那倆外國人衝了過去。

“就是,他媽的,乾他們丫的!”

古馳男等人見狀也怒喝一聲,猛地站了起來,拎著酒瓶,叫罵著朝著那倆外國人衝了過去。

“瑾祺!”

林羽見狀頓時急了,急忙想要喝止住何瑾祺,就憑瑾祺那點身手,哪裡是人家彌薩德成員的對手!

不過他話音未落,何瑾祺就已經衝到了那倆外國人的跟前。

不管怎麼說,何瑾祺也懂些功夫,所以在衝到矮個外國人跟前之後,十分自信的揮出了一拳,直擊矮個外國人的麵門,速度和氣勢倒也十分淩厲。

因為他衝過來的突然,所以這個矮個外國人防備不及,轉過頭來的刹那,何瑾祺的拳頭已經砸到了這個矮個外國人的麵前,何瑾祺見要得手,心中一喜,但就在他的拳頭剛剛觸碰到矮個外國人鼻尖的刹那,他突然感覺到腹部一陣劇痛,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整個身子宛如被車撞了一般飛了出去,真的是飛了出去!

他隻感覺自己的身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就重重往地上砸去,心中猛地一顫,知道接下來肯定要摔個七葷八素。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就在他的身子往下墜落的刹那,一雙有力的臂彎突然淩空接住了他,一股巨大的安全感頓時湧遍了他的全身。

何瑾祺猛地一喜,抬頭一看,見抱住自己的正是林羽,立馬興奮道,“二哥!”-